第57期:編者的話

發表留言

編者的話

相隔了兩年,終於再次「出版」《女流》。《女流》經過改革,在有限的資源下,暫時只有網上版。

起初構思了「女性與政治」的專題,正是區議會選舉臨近的時候,很想把握時機。當時大家都很忙,相約訪問十分困難。終於過了區選,約好了訪問。正是特首選舉的時候。轉眼間又到了立法會選舉。大家都很想看看今次的選舉如何。最後連立法會選舉也過去了。

如今重新整理好稿件,包括女性議員(訪問的時候仍是區選,之後卻在立會當選了)和助選婦女的訪問,對於女性身份的描述和覺醒,所呈現的故事是如此有血有肉(也有淚)。但這只是一部份,原來有更多婦女在社區內起了革命,透過「建設婦女政治參與的力量」計劃,加強女性對政治的認識,進一步提昇婦女政治參與的能力。很想看看的選舉,就是讓所有女性能夠參與。

最後評論立法會政黨/團的成績表,實際上是婦進於2012立法會選舉期間與平等機會婦女聯席合作,以《婦女政綱》為基礎,總結議員在2008-2012年議會中推動性別及婦女議題方面的政績,評核政黨及政團在推動性別平等及爭取婦女權益方面的工作。作為政黨及政團,不應只監察政府的工作,忽略了民間的訴求。如今便有一群婦女切實反映了訴求,實踐和表現女性參與政治的能力。

本期亦結集了婦進讀書會的讀後感。婦進定期舉辦活動,歡迎會員及友好參加,讀書會尤其受歡迎。雖說是讀書會,不僅是看文章,也有談電影、賞藝術,輕輕鬆鬆地暢談性別議題,天馬行空一番。

《女流》廣邀友好投稿,也誠邀妳/你們加入編輯委員會,輕輕鬆鬆地暢寫性別議題。有興趣請電郵至aaf@aaf.org.hk

Holam

廣告

第56期文章選讀:編者的話

1 則迴響

編者的話

第56期的《女流》終於出版了!去年,女流編委會檢討了整個出版程序,我們期望專題的內容更具質素及可讀性,因此在搜集資料及討論上都花了比預期更多的時間,為的,就是要確保每篇文章都具有性別角度,能夠帶出女性所關注的議題及觀點。要各位《女流》的讀者及支持者久等,我先代表編委會同人向大家致歉!

《女流》的出版經費一直緊絀,去年12月,我們舉辦了一次步行籌款,為《女流》成功籌募港幣九千多圓!雖然善款僅足以應付我們兩期的印刷開支,但我們亦衷心感激每位支持《女流》的捐款者!未來我們會繼續努力開拓資源,嘗試籌辦不同類型的籌款項目,務求使《女流》的出版經費得以穩定,讓一眾編委可專心撰文工作,寫出更具性別觀點的文章與讀者分享!

至於今期得以成功出版,編委會實在要感激何東爵士慈善基金的贊助!是次基金的撥款主要是支持新婦女協進會一項有關推動青少年性別平等的教育計劃。我們期望今期《女流》的內容,能夠引起青少年對女性面對疾病及健康議題的關注,從中建立以女性/性別角度去思考社會的視野。

第56期主編

羅懿明

第55期文章選讀:編者的話

1 則迴響

編者的話

香港的城市發展迅速,近年更不斷拆卸舊區,興建金碧輝煌的大廈,以致香港的樓宇越來越高,越來越大,建築群氣勢宏大之餘,卻是犧牲及窒息了小市民的生活空間。今期《女流》專題是「誰能阻擋城市發展快速列車」,當我們明白城市發展底下的諸多不公平,才能重新審視所謂現代生活的代價及關注我們城市發展的方向。

除專題外,今期的各行各業亦回應城市發展的話題。「沒有所謂的逆向都市發展」的女農民選擇由城市走回鄉郊生活,對勇往直前的城市化作出反諷。「女人之苦」,反映女性單身外遊之不易為,掙脫自身傳統觀念的枷鎖,卻要面對摰親的擔憂,不易衝破,然而,另一篇「所謂流浪」卻呈現真實的經驗不如想象中的危險刺激,兩篇女行正好訴說女性單身外遊的不同面貌。「讓我們認識彼此─訪《我們的娃娃》及《公民調查》導演艾曉明」讓我們了解到這位由文字轉到影像工作的國內知名學者,如何走上孤獨的旅程,卻堅持為弱勢社群發出公義的呼聲。「訪問一種─陳巧文的故事」則是對「陳巧文」現象的重新思考,陳巧文常常成為傳媒焦點,大眾似乎只對她的美麗性感發生興趣,卻少有探索她如何思考自己的行動及社會參與行為,今期的訪問,企圖更豐富呈現另一個「陳巧文」。

《女流》今期開始改以免費派發,期望可接觸更大的讀者群,讓更多人閱讀《女流》。自2006年復刊以來,陸續有讀者投稿,亦有新人加入義務編輯行列,成為《女流》的新力軍,讓我們一班堅持下去的「老鬼」欣喜及安慰。然而《女流》的路仍艱難,我們於2007年籌募的出版經費已耗盡,作為本港唯一的女性主義刊物,期望能繼續探索生活中的性別議題,我們會再籌集經費,在此亦呼籲支持《女流》的讀者們,透過捐款及參與籌款活動支持我們,讓《女流》繼續展示奔流不息的女性力量。

韓小雲
第55期主編

2010年8月

第54期文章選讀:編者的話

1 則迴響

編者的話

過去半年,恆生指數由萬三回升至二萬二,証券市場再度轉趨熱烈。迷債事件言猶在耳,未獲得公道賠償者仍為數甚多,普羅大眾又開始重新投入於投資致富的美夢,彷彿甚麼都沒有發生。當大家以為海嘯已過,股市穩步上揚,危機又再湧現:杜拜的國營企業「杜拜世界」要求延期償還債務,消息震撼全球。杜拜世界是杜拜政府最大的國營財團,目前欠債約為590億美元,約占整個杜拜政府欠債的七成。若杜拜世界最終無法償還債務,債務上與之密切關聯的歐洲銀行業(包括匯豐)將受拖累,事件狠狠地摑了早前提出發展伊斯蘭債券市場的曾蔭權一巴掌,同時普羅大眾也紛紛揣測金融海嘯第二波是否來了。

然而,若我們思考金融海嘯時,只著眼於股票市場的起跌,或政府公佈的整體經濟統計數字的變化,恐怕只會在迷障之中不斷打轉,看不清真正的問題。香港的經濟發展模式向金融業務嚴重傾斜,領匯上市將公共資產變賣予國際財團,導致屋村商場不斷加租,趕絕小商戶,也間接令屋村居民承受更高物價;強積金排拒家庭主婦等無薪或低薪的社群,強迫全港僱員參與証券市場的遊戲。如此種種,養肥了不少既得利益者,卻令普羅大眾的生活更加困苦,但這些苦況卻不能從恆生指數或國民生產總值反映出來。

今期《女流》的專題,沒有將金融海嘯視為孤立和偶然的事件,而是視為主流經濟發展理論破產的一次明証。從這個框架出發,我們嘗試重提在這種經濟發展觀下被排擠的經濟生產活動(〈性別觀點vs主流經濟發展理論〉),探討不同婦女的具體反應以至抵抗策略(〈金融海嘯?同我冇咩關係喎!〉、〈婦女理財面面觀〉),並申述東亞地區婦女面對的處境(〈東亞地區婦女對金融海嘯的回應))。希望這幾篇文章,能探討促成金融市場崩壞的經濟政策,如何影響婦女的生活,並為如何改變社會經濟結構,提供多一些思考方向。

除此以外,今期還有不少討論身體和旅行的文章。〈是誰決定我穿什麼衣服〉、〈青少年如何失去他們的性自主權〉、〈性生活就是生活〉從不同角度討論政權以至社會文化對身體的控制和拉扯;〈只因我是獨行的單身亞洲女生〉、〈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旅遊的意義:充權的可能〉恰好可以互相對讀,就女性旅行的危險和自主引發意義豐富的對話。如果各位讀者有更多不同想法,還請不吝來函賜教。

第53期文章選讀:編者的話

1 則迴響

編者的話

今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來了十五萬人,成為這數年來最多人參與的一次六四晚會;同樣地,今年 的七一集會參與人數也遠較過去數年活躍。一時間,香港人對民主運動的發展彷彿又關注起來。事實上,不論是在中國或是在香港,民主運動總不乏女性的參與,但 為何婦女在民主運動的位置總是想當然地不明顯,究竟婦運與民運又有甚麼關係?

今期《女流》的專題希望從不同的角度去探討這個問題︰韋雲希望透過觀察五四以來的婦女解放運動如何在男性的國族解放思潮中掙扎,來嘗試找出何以婦女解放運動悄然隱沒於五四運動的歷史詮釋的原因。

當 女性作為母親這種角色和民主運動交疊之時,又會是一個怎樣的情況?北極企鵝的文章提出了「母親」身份的政治意義與她所能開啟的可能性。最後,我們邀請了幾 位婦進會員以座談會方式跟大家分享了婦進及其個人二十年前支援民運的經驗,並作了錄音整理,或許能填充女性在本地民運的角色,而本地婦運如何進行不同的民 主實踐,有否被定型,則見盧健凌的<本地婦運與民主實踐>一文。

女性被定型的現象絶對不限於民主運動,在今期一篇訪問啤酒女郎 的文章中,便可以看到啤酒女郎身體的每一部分如何被公司支配,她們不但要出賣勞力,就連身體也要用作展示公司商標的工具。這些把女體資本化的現象並不難明 白,再加上傳媒強化女體迷思,與及法律缺乏保障,超過7成的啤酒女郎在工作時曾受到性騷擾。

另一個強化女性性別定型的例子,便是近日在各種傳媒不停播放的接種子宮頸癌疫苗的宣傳,這些片段強調任何女性一旦患上子宮頸癌,便會產生覺得身體不完整的心理狀態,又或是切除了子宮便會「冇左完整嘅感覺」,這些不正正就是女性一定要生育的性別定型意識暴力?

如前期所述,目前我們的財政狀況,很可能無法再出版,因此希望各位支持《女流》,各位讀者可以在購買或訂閱《女流》之外,同時捐款支持,讓《女流》得以繼續展示女性力量。

殷翠

第53期主編

2009年7月2日

第52期- 編者的話

1 則迴響

編者的話

去年年底發生有關《家庭暴力條例》修訂的爭辯,激發起我們《女流》對 「家庭」定義的再思考。現代社會,家庭已經不再只是由一男一女,先結婚再生兒育女而建立,現代的家庭模樣、組成形式、動力結構等,已有千變萬化的形態。今 期專題,就是要嘗試要展示「家庭」的多樣性,增加大家對「家庭」的對話:單身家庭、單親家庭、同志家庭、中港家庭、或是有些存在而未曾揭示的狀況,即使是 傳統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當中亦存在著很多生活上的問題。究竟,香港社會的政策及服務有沒有關顧到不同形式家庭的需要?他們在生活上有沒有得到別人的尊 重、甚至壓迫?高舉道德旗幟的人士,又有否重視及關心他們的生活選擇及權利?《女流》期望透過分享不同家庭形態的故事,讓讀者認識及感受他們在生活上的遭 遇,引發讀者思考多樣家庭模式的可能。

《女流》今期多篇文章,亦呈現了不同女性的生活處境及感受。例如在人物專訪中,我們訪問了一位因交通 意外而令頭骨受重創的女性Amin,她勇敢地向我們分享了她因臉容受損而遭遇到的種種歧視。女人情中,作者五月分享了她在日本家庭中,面對著為人「妻子」 及「新抱」角色上的壓力。「遠方的痛楚--女性割禮」及「Deep V無罪 Deep V有理」兩篇文章,呈現了在兩種不同的文化下,同樣對女性的身體進行監管及操控,對女性造成無限生理及心理上的痛楚與憤恨。

不經不覺,《女 流》自2006年復刊以來已經出版了10期。作為婦進執行委員之一兼今期主編,實在很感激一班在繁忙工作之中仍能抽出時間參與《女流》編輯工作的婦進會員 及義工。然而,《女流》的營運經費一向是依靠捐款及收入支持,據目前的財政狀況,我們只能多出兩期,因此在此衷心呼籲支持《女流》的讀者,除了透過購買或 訂閱《女流》外,亦能捐款支持我們,讓《女流》可以繼續展現「女性力量  奔流不息」!

羅懿明
第52期主編
2009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