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生活就是生活》
文:最邪惡的拉子

當一夥兒談談情說說性的時候,也許會問及:「你的性生活愉快嗎?」。其實「性生活」這個字十分吊詭。「性」就是性,為何「性」會跟「生活」連在一起?自慰也好,與伴侶做愛也好,一夜情也好,都是你「生活」的一部份。所以「性生活就是生活」,性生活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除非你是性冷感,要不然,性一定跟你的生活扯上關係。既然「性就是生活」,我也不介意跟你們分享我的生活,我的性生活。因為我相信透過分享故事,大家可以從中交換視角(Horizon),擴闊大家對性的討論。

我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同志,有一個大我五年的哥哥。四歲左右,我應該挺愛穿裙子的;後來,大概五歲,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麼家人總是要我穿裙子那麼單一,所以我就跟家人嚷著要穿褲子。五、六歲左右,我愛看龍珠,喜歡孫悟空,因為他脫光上衣時的胸肌很宏偉,感覺很帥;我愛看亂馬1/2,因為裏面有一些描繪亂馬在澡堂裏洗澡的圖片。

七歲左右,爸媽離婚。我就要搬到婆婆家住,媽媽要外出賺錢。很多時候,我是獨自一個人過時間的。沒東西做,就自己找點東西來玩。有時,我會看錄影帶、自己跟自己玩大富翁、酒店大亨,還有玩睡覺。睡覺很好玩,因為不知怎的,我喜歡將一些公仔,例如毛巾鴨子,把它放到我的內褲子裏。當時,我還不知道什麼叫做自慰,我只是感覺到把「親愛的」鴨子放到自己最私密的位置裏,感覺很親切,也是很開心的。還有,因為我的小妹妹好像是癢癢的,不知怎的有一種很莫名的興奮。

大概八歲左右,我擁有我人生中第一架四輪單車。當時,我住的是公共屋村。公共走廊就是小孩子的天堂。有一次,我獨個兒在走廊中踏單車。我發現有一個姿勢令我的心砰砰跳的──坐在單車椅上前一點的位置,把屁股貼緊椅墊,上身向前傾。這個姿態真厲害!因為你一做這個姿態,你就會發現你的小妹妹正向著單車椅的尖端施壓。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我的陰道不由自主地收縮著、放鬆著,過程循環不息令我感到很愉悅。可是,我很害怕讓人知道這種興奮,因為我當時覺得自己很變態。

雖然,我心內很有罪疚感。但是,我也開始發展不同的方法去滿足我的小妹妹。譬如說,我嘗試在沒人的時候,脫掉內褲,走到房門旁,用雙手緊緊握著兩邊的門鎖,雙腿緊緊夾著那扇門,小妹妹便會感到壓力了。這是我的首選自慰方法。

還有,有筆芯電池的話,我會把它放到陰道外磨呀磨呀。還有啊,我會在房間裏,趁著外婆煮飯的時候,把枕頭/攬枕的角壓在我的外陰上,整個姿勢不是男上女下,而是我在上、攬枕的角邊在下。用枕頭也不夠開心,用枕頭/攬枕的「角」才夠撩人,剛好挑起我的欲望。在探索身體情慾領域的階段,我發展了這些層出不窮的「自慰術」。現在想起來,反倒頗欣賞自己的探索精神。

到升讀中一,可算是豔福無邊。暑假參加了五天夏令營,認識了兩個比我大一年的女校生。不知怎的,半天就跟她們熟絡了;兩天就開始跟她們倆拖手,左邊一個,右邊一個;第二天的晚上,我們三個一起睡。

晚上,我跟其中一個女生在竊竊私語,然後我們倆的身體愈來愈貼近了。我們的手都變得不太規矩,然後她讓我挑逗乳房。可是,這算是做愛嗎?我也不太曉得。因為只搞乳房,沒有搞小妹妹,好像不太似做愛。當時,我也沒有吸收過任何女同志做愛的性知識,也不太知道女同志應該怎樣做愛。

後來,在中二,我信了耶穌,「不乾淨的性」也理論上與我再沒關係,包括同性性愛、自慰。彷彿一下子做了全世界最聖潔的人。大概信主三年後,我開始思考自慰的好處,不會懷孕,不會跟其他人惹上麻煩,自慰相對於跟他人發生關係是簡單很多哩!為什麼要壓抑自己的性需要呢?為什麼有性欲、性幻想是不合神心意呢?既然神給我們有性的欲望,為何性卻要留待結婚後才可以發生呢?那麼真正有性需要的人不就是很辛苦嗎?

到大學二年級,我為自己的性傾向及性欲感到困擾。所以,我立定心志要解放自己。首先,我要認識一群女同志,為自己建立一個同志友好的人際網絡。然後,如果緣份來到,我要找個合適的對象來拍拖。因為我在教會「聖潔」了五年,開始感到窒息,所以我決定要忠於自己!我相信神若是公義的話,只要我不是傷害他人,祂也許會明白我的。所以我也不想再逃避一個真正的「我」了。

大學三年級,我跟一個女生認識兩年後,跟她很投緣的。之後,我向她表白。最初,因為她沒試過跟女生談戀愛,所以她不太確定她對我的是友情,還是愛情,沒有開始拍拖。

後來,我們有機會去台灣旅遊。晚上,我提議把兩張床拍在一起,方便聊天。怎知,在半夜,當我睡夢惺忪的時候,我聽到她呼吸聲突然急速起來,她吻過來,然後……我就將真正的第一次獻給她了。

「性生活就是生活」,正因愉快的性生活,是需要自己努力經營、探索及發展身體情欲領域的,這個努力經營的過程似乎就是「生活」的所在。既然身體是屬於自己的,忠於自己對身體、對性的愛惡,就是對自己寬容一點的生活。這不是一種理想的「性‧生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