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we initiated the reading on lesbians stories?
KL

今年年頭到台灣經友人 推薦下匆忙中在胡思書店買下了兩本張娟芬的書。當時有一剎那的遲疑,我要開展女同志研究嗎?還是應該更專注自己過往的範疇?不過回心一想:上課討論這個題目時,常常借助同志朋友的幫忙,但覺得自己還是有責任知道更多。再加上兩冊書真的很便宜,所以還是搶著買了下來。
怎知回來後,還是把她束之高角。在書架一放就好幾個月,到學期尾聲時才有機會,抱著拿來一看也無防的心態,帶在身邊、在路上看……怎知一看就被張娟芬細膩的文筆、觀察入微的分析所深深吸引,讓我愛不釋手。她在「姊妹戲牆」整理了台灣的女同志壓迫歷史,最深印象的是當中提到婦運與女同運動的關係及結連的可能性,提醒我別把同女運動束之高角。
其實,2007-2008年間,我在準備一科Gender Issues時 一方面重溫了女性主義的發展,同時亦review 了從women studies到Gender studies 及Masculinity studies的軌跡。
在sexuality 的討論中,重新認識同志運動。然後,開始認識不少同運朋友,感受到他們獨有的、對性別意識的堅持,亦認為他們為我們思考性方面有很大的得著。
看《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情書》,讓我看得非常興奮,對於身為女性在「性別氣質」上的自我追尋,產生了很大的共鳴感。我開始思考過往我對同運的關懷;我是不是只是把自己看成局外人?同時,我一直沒有從性別角度去深入了解性別身份在同運中的位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