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F及其他…

                                                                                                                                                KL

八月,盛夏。汗流浹背。

一眾只穿紅色「孖煙通」的男生乘開X BUS穿街過巷,並一連數天在中環美國服裝品牌 A& F店外有求必應的與各人拍照,在街頭巷尾引起了不少騷動。

陸續在網上、媒體不斷傳來型男與一眾女士們的「攬/抱」合照,陳雲先生刻不容緩的撰文「論A& F 裸男宣傳案」,批評港女「公然宣洩性幻想」、「公然諂媚以西方白人男子為主的模特兒。著名博客無待堂亦以「A&F半裸肌男臨幸鬧市」為題,兩度撰文冷嘲熱諷:「巨胸半裸洋男任由港女摸手摸腳兼阻街礙人」、又指此為「給洋腸飢的港女來個拍照攬腰的機會」。

惹來大師/博客的狠批,一眾女性是否一如陳文所言:應該就「囂張失態而自我感覺良好」以及「破壞香港的公共形象」而要好好反思己過?

然而細看下文,陳雲先生拆解A & F 的背後陰謀只是:美國出動帝國猛男色情誘惑。隨即曉以民族大義,人「學雷鋒」,陳雲先生就建議我們「學南韓」,連2005反世貿韓農的文化抗爭帶給香港社會運動最大感受的「苦行」、行動的感染力也被指簡化與民族主義。我認為陳生可以留意現今韓劇中所帶出的傳統性以及顛覆性。我較有印象的有:「我愛金三順」,帶出非時下公認的「靚女人」才有吸引力,「肥」女人都能吸引人。一套「大物」講女總統的傳奇,借一位「大嬸」重塑政治即民眾的想象之餘,更加上失婚婦、姊弟戀挑戰傳統思想。還有多年前的「我老婆係大佬」老婆保護丈夫等。陳大師只提韓人的「民族大義」而無視韓國在轉變中的性別文化,看來不免讓人懷疑借「韓」目的只是「諷今」而已。

對一些社會現象拉雜成文,其實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從而引發大家思考因「性禁忌」而加諸於男性、女性或其他性別者的性枷鎖,尋找突破的可能,實無可厚非。然而文章藉得留意的是:他們如何把女性的情慾想象二元對立,強把女性分成縱慾vs禁慾兩大陣營,然後加以好女人與壞女人的符號。再以國族爭戰、以民族大義為「性暴力」開脫,這一點卻不容忽視。

陳雲先生把女性一分為二: 諂媚、在「公共空間放肆宣洩性慾」的女人、和「不參與行動的香港女子」。然後以美軍在日的基地的性暴力事件為例,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支持下,指由於「日本女子媚美自動獻身」,故引至「美軍基地頗多日本女子慘遭美軍強暴」。繼而是把性暴力的責任由侵犯者推給了「沒有道德責任」的女子,是她們「陀衰」一眾女性形象,是壞女人累好女人被強暴。這樣的一個說法,一方面只簡單以縱慾女性「性自律」作為性暴力事件的解決方案。另一方面亦錯失讓大眾探索性暴力的源頭,共商對策的機會。分成「激進、溫和…」等把不同政治取態的香港婦女團體泛指為「婦團」甚或把婦女團體就等同女權主義者,這樣欠深入分析的泛泛之言,實無助推動深層討論。再進一步把性別研究者、左翼進步人士、基督教道德監察者拉進來混為一談,抱怨他們對男模被「物化」噤若寒蟬。這種過於簡單化的指控實在很難令對其耿耿於懷的不忿,引起共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