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中只放得下「愛情」兩字

                                                                                                      So Wai Chi

女同志的T婆文化也許有顛覆父權和瓦解異性戀霸權的潛力,可是分T婆是為了這個嗎?拜託,人家的分類文化可能只是方便彼此間求偶過程,或者如星座般有助相處愉快。要是你知道,她們在踏上同志道路上遇有不少心酸史,還真的會說顛覆父權和瓦解異性戀霸權嗎?

形象鮮明的T 除了要隻身承受主流社會的歧視,還有在喜歡上女孩子後,T都要思前想後去評估對方是否同路中人;若非也,就要作好心理準備。

為了讓她的眼睛轉向同性戀世界,就必須要跟整個異性戀世界打仗。不然就只能默默承受著自己凝視的女人正在注視著男人,讓苦澀味道去徘徊心間。在尋找過程,T所遇到的困難可比異性戀者還多呢!此外同志世界中T與婆的比例約十比一T總要擔心婆的離去。當中的寂寞有多大,若沒有愛情元素去慰藉和支持她們,又怎樣走下去?

婆雖然服裝舉止與普通女子無異,但正是這種曖昧不明情況,讓婆在迷戀了帥氣十足的T後,就可能要如童話故事般,展開殺死九頭怪龍旅程,不斷向公主證明自己的愛,還要大聲疾呼自己是異性戀絕緣體。或許該情況也會發生在異性戀世界,但是性質相同,程度不同。撲朔迷離的婆在人際關係處理上要更為小心,免得「純度」下降而被踢出同性戀協會,同時也要給予T們安全感。又有誰會明瞭婆在心靈上的幽怨?可是偏偏喜歡是種感覺,筆墨難以形容解說,也無法抑制心如鹿撞情愫。是因為愛存在才甘願付出,別向這浪漫套上「瓦解異性戀霸權」之說,這大煞風景了。看待感情的時候,應該用心去看本質而非用眼球去看社會建構。也不要嘗試去分析愛情,感覺來的時候是不帶任何原因。

角色的扮演?我只是行我路!

難道人就不可以自由選擇合適的風格,不可以是多元化嗎?「男孩子要剛強,女孩子要柔弱」這種規範只是社會壓力下以不斷重複的性別表演築出來的,並非天生自然。T與婆只是選擇合適自己的風格,而發展出全新的女性類別而已。我們對性別的認知實在太狹窄了,只是有共同點便搬出「模仿說」和「複製論」。噢!我的天,剛強帥氣並非男性專利和版權。而且T的「規矩」是充滿細節,為吸引愛人的眼球和配合自己的風格,對她們而言樂在其中。硬要說她們是模仿父權,那也只是為了爭取那種可以和女人建立感情關係的特權。

對女人獻殷勤?拜託,有誰不會寵愛自己心上人?為對方製造喜樂,自己也得到喜樂。製造喜樂的服務項目來去不都是那幾類別,而剛好陽剛味很強的T有強烈利他主義。而且誰說那些打蟑螂買早餐都是男性角色負責?婆也許都會提供類似服務,只是我們著眼於我們認為存有複製異性戀可能性的事件上。或者對於T婆,誰負責某些服務項目並重點,而是反映重視和關懷對方。別把愛情看得太複雜!

馬奎斯的短篇小說我只是來借個電話》,當中的女主角不留神地走進女子精神病院借電話,而莫名其妙被當作成病患關起來;不管她怎樣去解釋,也沒有人相信她沒病。最後,她被迫瘋了。我們會否如女子精神病院的職員般把自己想法強加於她們身上呢?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情慾交流,怎可能讓局外人說三道四去拆解當中情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