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選團就是房角石

訪問員:Iris, Polly

受訪者:May, Connie, 張茹

有時連候選人的個人形象外貌、資產物業、生意貿易,以致伴侶、親朋戚友的個人形象外貌、資產物業、生意貿易……也被傳媒廣泛報導。我們或許能藉以參考或一笑置之,但僅僅這些怎可能取得或奪走選民一票?

我們常常聽到獲選者在獲選後總會振臂高呼:「感謝投我一票的選民和我的團隊!」究竟誰是我的「團隊」?除了特首有那些「前XX//主席」手握一票的「團隊」,又有誰會記得那些「日曬雨淋」派單張、揹著「易拉架」、晚飯時逐家逐户「洗樓」的無名氏?那些參與無償勞動的助選團,就是獲選者口中,那些「沒有你便不可能成功」的「團隊」。

參與助選,就是有想做的事

May 姐一向當銷售員工作,擅於溝通,也很喜歡熱鬧。因子女長大,有時會在假期參與義務工作,認識了民主黨和很多街坊朋友。數年前要找新工作而被邀全職擔任議員助理,主要負責社區網絡工作,透過「洗樓」、派發宣傳單張等,建立人際網絡甚佳,認識許多區內人士。

建立社區網絡是May姐的工作之一,以前也會做街頭銷售的工作,現時她會聯絡街坊朋友一起做義工,也是很自然的事。但朋友會先考慮那個政黨,如跟自己的理念一致才參與活動,因此需要常常與街坊溝通,有時甚至會成為街坊的傾訴者,為街坊解決生活的困難和提供情緒支援。

至於張茹是大學二年級時透過實習生計劃而認識政黨,後來加入助選團的。她在大學主修政政系,本來臨近畢業,忘得不可開交,但實習後覺得有意義,「學到嘢」,便想繼續參與。助選期間需要接觸不同的人,學習與不同的人溝通,有時會協助跟進個案,因此有不少得著和成長。

相比之下,Connie是一個新丁。她在商業機構工作多年,有豐富社會工作經驗,參與區選助選團倒是第一次。原本她對政治不大關心,覺得社會上已有一班人去關心政治便可以了。她是支持泛民的,希望有人為香港爭取民主,但不會是自己。Connie初次主動協助聯絡議員辦事處,希望參與助選團工作,原因是眼見社會太多怪事出現了,例如居港權問題及興建大橋事件的爭議,她希望出一分力去支持面對群眾壓力的政黨,使社會人士不會被蒙蔽,「既然有人願意出力咁爭取,自己只係做少少,點解唔去幫手?

女性不會是主角?

May姐觀察到助選團大多是婦女,可能因為婦女(大多是家庭主婦)日間的時間較有彈性。義務工作有不少選擇,但助選工作時間長,加上體力勞動大,一點也不輕鬆。Connie的家人開始時並不支持,「做助選?不如搵食仲實際!」,但Connie堅持「爭取民主自由又會影響搵食嗎?」,助選期間總是派完單張,回家煮了飯,吃過了,又出去「洗樓」。

今屆區選的體力勞動還是其次,所承受的精神壓力更大,期間受到各方面的衝擊,May姐坦言「最辛苦都算係呢次」。對於首次參與助選的Connie而言更加十分難忘,「如果我想賺錢,不如去快餐店,又唔駛被人衝擊,真係好難堪架……第一次被人指住鬧,真係成隻腳都軟晒。我都算出黎做嘢咁多年,都唔算唔識面對……」,自言已「見慣世面」的Connie,助選期間面對群眾指罵,不免感到難堪,甚至連人身安全亦受到威脅。似乎暴力不僅充斥立法會,民間亦瀰漫著暴力對抗的政治環境。

三人自嘲,女性參與助選的好處,就是在面對衝擊時被推到前線。Connie認為女性擔當「傳統的弱者」角色,對方認為應衝擊「權威的男性」,安排一群婦女站在前線時,反而令對方卻步。Connie認為自己參與助選,能夠得到別人認同的機會較低,「只係覺得幫下手,唔好做主角……如果係男性,屋企人可能會少d潑冷水……」女性的助選員比不上男性嗎?體力勞動的工作,是男性略勝一籌?張茹的個子較小,有次她要獨個打開宣傳易拉架,有點吃力,她選擇先把架子在地上放平,才慢慢拉開架子,再把整個易拉架支撐起來。只要動一下腦筋,便可把問題解決。

從三人的經驗所得,女性參與助選團的工作,在宣傳工作上比男性更有效率。她們能派發更多宣傳單張。不要輕看派單張這個工作,要鞠躬和彎腰把單張派出,目的是表現自己的誠意,才可吸引途人領取單張。身體跟眼神的非語言接觸,都是技巧。

辛苦,便是一種磨練

May姐認為參加了助選團之後,義工會更留意社會及政治活動,也建立更多自信心。今年的參與,遇到的衝擊很多,但自己是女性也有好處,那些反對者會較為收斂。然而為了支持議員,覺得自己所做的工作很有意義。

Connie起初參加助選不敢給家人知道,原因是怕家人反對自己街頭拋頭露面,後來自己的行動也感動到親姊妹,願意跟她一同參與,覺得這便是成功感。Connie憶述那次在街頭版被人指罵,真是嚇得腿也軟了,但她沒有退縮,就是更堅持自己的工作。她深信,只要發揮小小的力量,身體力行支持跟自己信念一致的人,對方會更加努力。

張茹參加助選團的工作,學習到在課本上沒有的知識。那些人際關係的技巧,隨機應變的學問,令她獲益良多。

房角石也是奠基石,是放置於房子轉角處,作為第一塊基石,有定位(確定位置)、定向(確定方向)的基本功用,雖然不起眼,卻是作為承重的石塊。現時有不少婦女,也許她們不能寫出長篇大論的政綱,也不會在講台上雄辯滔滔,但她們以不同形式參與政治活動,像訪問中三位女性,有想做的事,堅持自己的信念,雖然辛苦,就算是一種磨練,過了,仍會繼續做下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