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份讀書組:愛的自由式

一本能夠真正了解女同志(女同性戀)的書籍—-《愛的自由式》

然後,在2012616日的下午2時,在新婦女協進裡聚集了一班有心人來細訴她們的心聲。

在香港的社會裡,一旦提到戀愛,必定會想起男性與女性之間的關係,所以女同志必然成為遭受白眼的一群。換來的結果就是,她們的成長過程變得很孤獨,不論是小時候的求學時期,還是成長後所面對的現實社會,真正明白她們這群人的可算是寥寥可數的。可是,這本書的出現卻導出女同志的日常生活,為她們帶來無數的心靈慰藉! 這本書是為女同志們作出大平反,因為它不像其他書一樣,只提女同志的運動 (但不提及TB/TBB – 即女同志但扮演男性角色的一方 和TBG –即女同志但扮演女性角色的一方) 或者只是分析TBB扮演男性的角色。其實作為任何的異性戀者,包括我自己,對於女同志這個sub-culture是完全不了解。或者可稱得上是誤解!我會認為她們是討厭男人或者是眾多學者所認為對異性戀霸權的一種對抗或反父權的先鋒。不過透過在讀書組閱讀《愛的自由式》的第二、三和七章和她們的討論中,我可以真正了解什麼是女同志。

第二章: T的養成過程(T – 香港俗稱為TB/TBB )

說到T的形成,簡單來說就是從以下的步驟展開:

  1. 外表不傳統,有所謂男性化的打扮,但內心仍是傳統的女性。
  2. 反叛期: 從日常生活經驗中找到女性意識 (並不是傳統的女性的意識)
  3. 真正愛上一個女人,發現自己是T

一開始,未真正進入TB這個議題前,從現場的女性 (有女同志,有異性戀者) 討論這個話題中,可以令我們先反思一個問題:從T的養成過程中,先問問自己什麼是女性?! 細想一下,如果真的有人問你這一個問題,我相信即使是女性的你,也不能好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從來沒有一個model能讓我們學習或認同何謂女性。我們只是跟隨社會主流對於女性的看法,成為一位女性而已,譬如穿蕾絲、長頭髮等。但喜歡「所謂」的男性化 (T) 的打扮又是不是女性呢?! 如果是的話,她們又如何為自己找出可以學習的對象,曠闊女性的多元化呢? 換句話說,女同志正是一個渠道協助我們在研究女性的時候,從多角度來分析女性的不同形象。因為TB 並不只是扮演男性角色,她可以是第三種性別, 可以是一種生活模式,可以一種穿衣方法,可以是一種性格,更可以是一種做愛的模式。從而可以知道 TBG 都有很多種,女人也有很多種。

另外,這本書也帶出一種作為女性,應該要有一個探索過程:性別方面、行為表現方面、性的取向和興趣。因為當女性成長後,接觸不同的事物後,會有更多性別取向的想法。原因只是社會強迫地介定了談戀愛就是所謂的異性戀。就好像有一位異性戀人士分享她的故事:小時候在學校裡,會有一些特別想法: 如果女人與女人之間有愛情的話,我應該鍾意xxx。但後來我馬上被我的同學否定,並叫我千萬不要這樣想。當時我就想:對,我不應該這樣想,然後我就自動刪除這種想法。不過到我真的長大後,我又想:其實,誰說過這是不對呢? 對於性別的想法,我是否被我們的社會抑壓自己的感情? 會不會有一天我發現我自己是女同志呢? 但直到我遇上這本書,我終於發現我不是女同志,因為我沒有像女同志一樣有探索的過程。所以,其實作為女性應有一個探索過程,真正了解自己。

有了對女性本身的認知和探索後,真正進入T的成長,先從成為T的規矩說起。

最直接可以學習T成長階段就是參加一些女同志的活動。然後身邊的TB就會教導你如何做一個T,如何穿衣服、如何說話、坐的姿勢、行路的姿勢、面對女性應該怎樣做等等。一個好實際的例子是:T戴手錶的時候,要大一些但又不是男裝款式,因為女性戴大的男裝手錶不好看。這些規矩彷彿進入了一所學校設定的校規,不是有目的而做出來的。但破壞了這個校規會「溝唔到女」、 「兄弟們」覺得你不合格。另外,就是到T(女同志酒吧) 的時候,你以為她們會去「溝女」,但她們有自己的風格;她們只會坐在一起,默不作聲地飲酒。有一段時期流行戴帽的時候,就會一班T戴帽飲酒。所以,就會引申到T好喜歡耍寶。所謂的耍寶就是「扮有型」,例如:T讀書時候的課外活動是學結他,但不會打乒乓球、打籃球而不打排球等。原因只是前者較後者型。即是你不去蒲T吧也好,不去配合其他T 的規則也好,有時候T只是去找一個適合自己的種風格。不過成為T的過程中,首先,她們也提到會遇到好多挑戰;如果跟其他T不同,會有一些壓力,別人不知道應該怎樣表現自己、說什麼話題、應用什麼方法與你有互動或對待你。慢慢地,她們又會遇到很多人來確定自己T的身份,包括:這類人是否適合自己、原來遇到這類女性,我發現自己是一個T、遇到另一個T,我會否愛上另一個T等。最後,即使是TB也好,她們也會有一段時期曾經否定過自己的存在,會覺得同性戀是錯誤的,而且不應該複製異性戀的模式(扮演男或女)。相反,應該稱自己為PURE,或者是歐美的稱為的lipstick lesbian (即女人鍾意女人的一種叫法)

第三章: P()的養成過程(T – 香港俗稱為TBG)

要養成P的過程是跟T不同: 上述所提到的T是一種自我尋找的過程,但P卻不需要這種過程。因為她們的外表和行為是跟異性戀的女孩子差不多的。唯一跟異性戀的女孩子不同是,她們需要有一種自我認同。透過無數的生活經驗,她們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她們想要的是一個T,而自己不是一個T,也沒有想過要跟男性談戀愛,這一種自我認同甚至比T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可惜的是,在我們的社會裡,在女同志的圈子裡,會對P有一種錯覺:認為她們不會真正喜歡上T,認為她們的性取向只是暫時性的、流動性的,利用T來消磨時間的。終有一天,跟男性發生關係後,她們會選擇男性而不是女性。有學者更會認為P是不存在的。PP是因為她們與T一起才是P,單獨存在的時候她們只是隱形的,跟一般的女性無異。所以作為P是痛苦的,因為她們要很努力地證明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取向,證明自己的純度。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認為是bi (雙性戀),不是P!不過,獨立的、有個性的和勇敢的P會跟你說: 因為我們跟男生與女生都談過戀愛,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需要一個T,而不是一個男生!你們沒有跟男生談過戀愛的T是沒有資格說我們是暫時性的。然而,在場的人士卻反駁,T會這樣想P是因為自己沒有安全感或者自信,會習慣性跟男性作為比較和競爭P鍾意T 是喜歡P身上有某一些的男性特質。或者認為P可以選擇一條容易的、平坦的、不受社會壓力的路,這是無可口非的! 但事實上,P是沒有選擇的空間,只是別人認為她們可以選擇,因為她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T,然後會勇敢地跟身邊的親戚朋友說:我喜歡女孩子! 有些P馬上就分享自己的經驗;她們覺得自己跟男性交往的時候,是被男性利用和佔便宜、不能跟他們打開心霏、不能做真實的自己。有時候,跟男性交往就像一宗生意交易,會互相計較 – 你這樣做會侵犯我的權益,損害我的尊嚴等等。相反,跟女性交往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對方真正地在保護和呵護自己。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否定P的存在,因為她們跟異性戀的女生是有分別的;異性戀的女生是一種散發著「精液味」的女人味來吸引異性。跟男性相處時,會有一種引誘男生的感覺。同性戀的女生會有一種享受自己世界、價值觀和有主見的女人味。

第七章: T婆的情慾互動

如果你一定要介定什麼是T,什麼是P的話,這只是一種變性慾,一種框架。因為在女同志的世界裡,女人是有好多種類的,根本不能單用TP這組字來概括。真的要劃分的話,只是給別人有一種安全感,或者是方便的說法。因為當自己清楚自己和對方是什麼後,就可以知道如何去介紹自己和跟別人交流。但對於她們自己來說,她們只是有自己喜歡的打扮,而不會去想自己是什麼。對於戀愛的取態,她們只是喜歡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性別; 所以其實女同志們會認為強迫地去介定TP是一件無聊的事。因為沒有人說過T就是一定是男性的角色,P就一定是女性的角色。TP某程度上是一種裝扮和行為像男性或女性而已。最能夠反映出沒有一定的TP的角色,就是在兩者之間的情慾責任上,因為TP其實都是女性,在性的關係上是沒有一定的區分或分工的。有些女同志會是床下B,床上G(即表面上是P,但在性方面上會是T),有些女同志則是床下床上都是BG

那麼TP的性生活上時怎樣呢? 彼此都缺乏的陽具的女同志,她們可以用手指代替陽具,可以用性玩具等的方式來尋找各樣在異性戀的世界裡沒有的性方式,因為對於她們來說性高潮不一定是像異性戀一樣需要插入才得到刺激。在香港的女同志的性生活又是怎樣呢? 過去的訪問調查中發現,香港的女同志很少以服用藥物、性虐待(SM)來增加情趣。過往三年內的性伴侶亦主要是一對一的狀態,沒有多個性伴侶(SP)。在性的過程中,她們對於使用性玩具(假陽具)更沒有太大的興趣。原因是中國人本身對性玩具的想像力有限,亦不太流行。最多人使用的性玩具主要是震蛋及假陽具這兩種。但事實上專門提供予女同志的性玩具不單是棒狀的,有些是不同卡通人物為主題的,有些甚至曾經得獎。顏色方面,都不只是肉色,可以螢光,幻彩,七彩色等。

總括來說,經過這次的活動中。我真正明白得到是其實不論男或女,人是有很多種的。只有真正認識和了解自己的需要後,才會知道自己渴望有什麼的生活態度和模式。然而,我們更不應歧視一些跟自己不同的人; 不應該以自己的想法去介定其他人是什麼,是怎樣等。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對不同人進行真正了解。了解後,你就會發覺每個人都是完全不同的,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不同的事物的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