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航航  

       從小到大,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爸媽離婚了,婆婆和媽媽照顧我和姐姐,家中沒有傳統家庭的男女分工,任何大小的事都是媽媽和婆婆負責,我從不覺得男和女有分別,我只知道女孩子一樣可以做到男性的事,家裡不一定需要有男性照顧。當然我沒有討厭男性,我只是沒有對性別平不平等有任何概念,因為我以為大家都是一樣,在社會上的待遇不就是會一樣嗎?我認為這世界是平等的,不知道性/別是甚麼回事,不懂性/別的多元,不懂原來不同性別、性傾向,在社會是受著不同的待遇,更可能在其他國家受著生命的危險。

       到了中學,在學校我是個乖乖女的角色,在老師面前都是靜靜的,不知不覺會代入那種女孩子應該要安靜,斯文的角色。老師都曾說過我說話不要太大聲,因為我是女孩子,雖然私下我仍是說說笑笑,不會顧所謂「女孩子」的形象,但表面我仍是乖乖的,這真的是我嗎?我不知道,但我當時聽老師的話,沒有想太多,但到了這兩年副學士的生活,我才開始接觸更多性/別的議題,開始反思怎樣才是真正的自己,我到底想做一個怎樣的人,為何社會常常以男、女性格劃分?像男孩子的女孩子有問題嗎?或者真的有所謂的男、女特性和性格嗎?我開始明白原來自己也身陷一些限制而不自覺,更開始發現更多人,如不同性傾向的人或跨性別人士等等在社會受盡歧視,活得不自由、不公平,這引起我對這些議題的關注。

       為了認識不同有關性/別議題,我選擇了到新婦女協進會實習。在實習的過程中,令我反思甚深; 透過接觸不同的人和機構,知道更多有關對自己身體和性的自主,知道性/別很多元,不是只有男或女,中間有很多類型的人,我們不是亦應尊重他們嗎?另外,當現今社會部份人認為女性的地位過高的同時,其實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問題仍未解決,女性真的得到公平的對待嗎?而且,我認為爭取女性權益時,讓我很深刻的是,我們不應視之為和男性對立,或是針對男性,提高女性地位,不代表剝削男性的權利,每個人都有責任使這世界變得更公平和平等,我們不妨多代入其他人的感受,而不是採用鬥爭的方式來處理問題和矛盾,是互相理解吧!

       實習完了。直到現在,雖然我還帶著很多問題離開,例如性解放要解放至甚麼程度才是真正的解放等等,但至少我對性/別議題敏感了,會多關心當中受影響的人,去表達自己的意見和看法,希望大家留意性/別的議題,因為這都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若我們不反思,對不公平的事不聞不問,社會文化不會改變,社會制度亦只會停滯不前,共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