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以下是2011年6月22日舉行的 「日本地震及核輻射泄漏對日本女性勞工的影響」分享會的紀錄,而日本Prada性別歧視個案的女事主——Rina Bovrisse當日也出席會議並親述個案始末。)

Winnie(實習生)

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晚,縱使香港正受著颱風「海馬」的影響,四處都颳著大風、下著暴雨,但無損大家的心情,仍然有不少人出席「淺談日本地震及核輻射泄漏對日本女性勞工的影響暨日本Prada勞工訴訟個案分享」的座談會。

這次的座談會大概可分為兩節,而每節都設有問答的環節,好讓嘉賓們解答大家心中的疑問。我們於首節邀請了兩位來自日本婦女團體Action Center for Working Women-ACW成員,來講述關於日本女性於金融風暴、日本地震及後續的核輻射泄漏事故所面對的工作情況。

首先,Midori 和 Yamamoto講述經過日本的大地震之後,不論男或女都痛失家園,甚至失去自己的親朋好友,及後更要面對核輻射泄漏事故,對於日本的勞工來說,這無疑是個沈重的打擊︰由於地震所造成的廠房損毀及電力供應的緊張,不少大企業借此機會大量減勞工或借機更改勞工合約,將員工由全職轉為散工,特別是日本的女性所受的影響更甚。根據Midori所提供的資料,在大地震仍未發生之時,日本女性已在職場上受盡不公平的對待,例如約八成的男性都是屬於正式員工,但日本女性只有四成多才屬於正式員工,大多都是兼職或非正式員工,由此可見,日本大多數的企業都偏好聘請男性作為它們的正式員工,反觀女性卻較少機會可成為正式員工。

而即使男女同樣都是兼職員工,雙方所得的工資卻有差別,年薪未滿200萬日元的兼職女性有四十萬人,佔全部的兼職女性約八成多,而年薪未滿200萬日元的兼職男性則只有十八萬人,佔所有兼職男性只有六成,男女就業形式的情況分歧,以及工資的分別,足以證明日本社會依然存有對女性不公不義的現象。而在日本九十年代的經濟泡沫爆破後,為了竭力挽回於國際間的競爭力,與不少亞洲國家一樣,借性別平等之名,取消對女性勞工的工作時數限制,變相使女性為了賺得與男性相近的工資水平,而大幅拉長工作時間,此舉實在是對女性勞工的另一種剝削。可想而知,在地震發生過後,首當其衝會是大部份為非正式員工的日本婦女會慘遭欺壓,可能率先成為被裁員的羔羊。

日本Prada性別歧視個案

及後,我們邀請了日本Prada性別歧視個案的女事主——Rina Bovrisse來港親述個案始末。

Rina Bovrisse 曾任職日本Prada日本分社高級零售經理,管理日本40家分店的500名員工,可見她的工作能力是無容置疑。但她在任期間,Prada日本分社行政總裁Davide Sesia,巡視部分分店後,要求Rina 裁減其中15名分店經理及助理經理,理由是她們又老又胖又醜,不符合品牌的形象。Rina認為員工外型與其業績完全無關,相反她們的銷售技巧與及是否熟悉顧客心態才是提高業績的原因,因此反對Sesia的指示並向米蘭總公司投訴。於是Rina 亦慘遭Davide Sesia報復,批評其外型又胖又醜,亦被不合理地裁減。鑑於是不合理的裁減,Rina 決定向日本Prada提出訴訟,控告該企業性別歧視,為自己爭取公義。

聽到日本女性勞工的情況及Rina的分享,眾人都踴躍地向她們發問問題,以及與身旁的人討論,情況甚為熱烈,仿佛正為所有女性(當然包括Rina)爭取應有權益在搖旗吶喊。

從上一節的座談及Rina的個案中,我們不難發現女性經常處於弱勢的一方,常被社會、企業欺壓,明明和男性的工作能力不相伯仲,為何女性仍要對所有人卑躬屈膝呢?明顯地,這是社會的不公不義之事。既然是不對的,我們當然站出來,向所有人表示我們的不滿。所以其後的數天,我們舉辦記者會、示威等一連串活動,將這種不公義之事公諸於世,以宣泄我們的不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