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與健康的性別政治

韋雲

在檢視疾病與健康的模式時,我們要思考性別在當中的重要性。

女性比較脆弱多病?

據 2009年的本港人口統計,男性平均壽命為79.7,女性則為85.9。雖然女性的平均壽命比男人長,卻似乎比男人更容易受到疾病的折磨;醫療統計發現,女性因病無法外出活動的機率比男人多25%, 臥病在床的日子一年多40%,求醫及住院的次數是男性的兩倍,用藥比男性高50%。 女性亦常自覺健康狀況比較差,這些資料似乎都在顯示女性的身體比男人差。

然而, 有些人認為這都是與女性的社會角色與期望有關。女人的生活經驗, 使她們比男人更容易遭受病痛之苦,例如生殖系統方面的疾病,抑鬱症的問題更是與女人需在孤立狀態下從事無償家務勞動有關,女人擔當多重角色影響她們身體及精神的健康。另方面,亦有一些人認為這只不過是假象,使用更多醫療服務, 不等於健康較差,只是女人在社教化過程更容易接受病人的角色及因為活得更久而容易有病痛。

生活經驗中,我們也會發現無論在公立醫院或私人診所的求診者是女性居多,當然,部份女性其實是擔任陪伴照顧的角色。

照顧病患的責任

疾病成為女性的夢魘,不單要關注自己是否健康美麗,亦要祈求家人健康不要出現問題,這種擔憂,除了是出於情感的關顧連繫,亦是受到種社會期望的壓力,如果丈夫和小孩的健康不佳,就是母親的不對。女人要對家人負起照顧責任, 是家人健康的守護者,故此,一旦家人生病,女人總是首先被列入要擔任照顧者的責任中,即使不計照顧兒童,在家中看護老人或殘障親戚的有75%是女人。 無論是甘心情願還是迫於無奈,這困境均令女性壓力重重。守衛家人健康,真是一項既嚴峻又性別化的社會責任。

女性身體碰上醫療體系

現代醫學經由政策、市場、教育、媒體等社會機制,成功說服社會大眾,讓我們覺得生、老、病、死及各種世上的痛苦,都可「交給醫生」來改善及消除。醫療化(medicalized)就是一種相信一切疾病皆可由醫療手段來解決的思考。醫療介入身體,逐漸將之「客體化」及「可操作化」。

許多人批評醫療化對女體操控的問題。當醫療知識被控制在男權主導的醫療體系中,以男性標準或男性思考模式來界定婦女健康問題,婦女常被標籤為“有問題的”,醫療論述反映既有的性別意識形態,例如常常呈現各種女性的健康困擾,是問題化女性的工作能力,以確保公私領域的男女階級位置。此外,亦有人指責醫生濫用部份醫療手術,一些不必要的開刀,例如子宮、乳房、扁桃腺及甲狀腺的切除,剖腹生產等增加,令人懷疑是方便及利益的考慮大於實際需要。 過去零碎的身體現象,亦漸變為病理化的症候群概念,女性的更年期症候群及經前症候群便是此種身體醫療化的結果,醫藥界強調女性更年期需要治療及強調荷爾蒙療法的好處,女性主義者卻質疑醫藥界的動機,只是將自然生理現象病理化,將女性的身體作為謀取利益的工具,加上醫生大多數為男性,使得更年期醫療化的問題爭議有濃厚的性別色彩。

生物醫學往往無法處理女性的健康問題,這其實是有關個體與社會環境、身體與心理的複雜關係,現代專業醫療重視疾病,甚至只是病徵的治療,忽略病人自己或家人對該疾病之反應,女性醫學的出現便是強調醫療的哲學應以病患為思考主體,醫療應以加強病患本身對健康的瞭解與自我控制為前提。近年,女性開始重視身體的保健及對疾病的認識,亦提倡將醫療主導權回歸到個人身上。

當健康成為消費欲望

隨著現代社會對傳統醫學的批評,新的健康論述又建立起來,我們的身體需要我們自己關心、健康要由自己開始,可是,如何關心?怎樣關心?要如何界定一個人是否健康,實際上存在著太多複雜的層面,大多數人對於自身的健康狀況充滿不確定性。此種對健康身體的想像,加上社會經濟和生活的改變,使人們在健康消費行為上有所轉變,不僅積極尋求如何維持健康的知識,同時也消費可以使自己更加健康的健康食品,冀求獲得健康的保障。當然,健康食品傳銷產業及廣告策略為人們提供了一套健康的定義,利用人們追求健康的心態,塑造出某種讓社會大眾相信的健康論述,讓人們覺得健康食品是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可以讓身體更強壯,可以擁有一個健康幸福的生活。

發掘我們的自主經驗及小故事

其實,我們並非否定醫療知識技術及保健食品的療效,而是希望發掘及反思更具自主的經驗,透過經驗的分享,我們可看到健康與疾病的知識是複雜及多元;在尋求治療時,女性要有充份知的權利及自決的權利,才可減低醫療權威的社會控制。當我們面對醫療專家建議時,要能夠判斷建議的實用性並展現我們的自主能力,我們不是被動聽從醫生指示,而是以自己的病痛知識與醫療知識相互檢證交流;在就醫後也能將之轉變成對自己有用的資源,在這過程中,醫療不再是主導,而是轉成輔助的位置。

文化政治與社會政策

在爭奪醫療論述權、知識權及建立個人自主文化實踐之餘,也別忽略在社會體制及社會政策上的批判及行動,性別盲的社會政策,會忽略對兩性的不同影響, 加深兩性不平等的狀況。在本港醫療資源已嚴重不足下,婦女健康問題更受忽視。家人患病固然無奈,但面對龐大僵化的醫療體系對病患者需要的漠視,令願意關顧家人的女性百上加斤,而在資源匱乏下提倡的社區照顧,更是將照顧病患者的重擔轉移到作為家人的女性身上。種種政策及資源問題,實在與女性處境息息相關,不容忽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