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光影繪出國寶——專訪攝影師周潤笙Jennifer Chau

熙、寶瑜

我們在街上看到越來越多女性拿著相機,但能夠在專業攝影領域中立足的女性卻仍是少之又少,以攝影師公會為例,約一百個會員之中就只有四位是女性。這次我們訪問了其中一位資深女攝影師周潤笙(Jennifer Chau),她擅長拍攝藝術品、珠寶、食物等等,也熱愛旅遊攝影,作品屢奪國際獎項,更曾為攝影師公會會長。在一個男性主導的世界裡,Jennifer憑著努力和豐富的攝影經驗,實現了自己的理想。

用心經營

人們都以為攝影師的工作環境凌亂、工作時間日夜顛倒。但Jennifer卻喜歡把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條,她一手包辦自己工作室的室內設計,把攝影栅佈置得格外整潔,這是筆者親眼目睹的。而且她的工作時間比較規律,每天九時多開始工作,不會晚過七時下班,一年裡還有些較空閒的月份,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或去去旅行。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的男助手已經替她工作了十九年,師徒感情深厚得像親人,她不時會在工作室內煮食,與助手們分享。

不聘請女助手?

提到助手,Jennifer說還是會先選男生。可能我們會疑惑,何以女攝影師不收女徒弟?Jennifer解釋,不是覺得女生没有能力,只是她的確需要聘請有體力較好的助手來協助她。她也承認,女性天生體力不及男性,正如她也有膽量趴在賽道上拍攝賽車,但女性的身體根本負荷不了五部配上不同鏡頭的相機的重量。不過,她認為女性不一定就比男性遜色,因為女性還可以用腦力,正如她所拍攝的作品,往往就能以心思細密取勝,因此她不選擇到球場上去拍攝運動,而拍攝自己較擅長及喜愛的藝術品。而最近,她也多聘請了一個女助手,因為她始終認為女性更善於與人溝通。

嚴謹要求下的鍛鍊

Jennifer 因為從小受父母薰陶,所以對藝術極感興趣,中學畢業後,便到美國洛杉磯入讀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在學習期間,除了上課,Jennifer每天都窩在圖書館,即使是星期六、日,仍會努力自習。攝影系的教學十分嚴格,每次繳交功課,她們都需要過五關斬六將。從沖洗菲林開始、到曬相片、再到裁剪,到錶裝,只要稍有差池,所有工序便得重頭做起。最後評審的老師還會預備一個大垃圾筒,那怕只是錶裝相片紙板的其中一角多割了分毫,也難逃被丟掉的命運。她們就是在這樣嚴格的環境下學習,無論男女都不能倖免。最後,她終於以幾乎滿分的成績畢業於美術攝影系,成為該校首位亞洲女導師。

細膩感受成就攝影事業

回港開展攝影事業時,Jennifer還是寂寂無名。但她堅持盡力做好每一份工作,絕不馬虎了事,甚至做得比客人所要求的多。Jennifer笑言在拍攝時,彷彿像「通靈」一樣,能夠跟藝術品溝通。除了因為對藝術史有所理解,相信這也是女性獨有的特質,讓她得以細膩地感受身邊的事物。因為心思細密,她對每一件藝術品的擺放位置、燈光佈局都很有要求,而且擅於以細膩的光線來突出藝術品的美態,更能讓人重新發掘藝術品的價值。因為一絲不苟的工作態度,她得到了客戶的認同,更成為了國際拍賣公司蘇富比的指定攝影師。

Jennifer已然是一位專業攝影師,在她身上,我們看到了只要能夠善用天賦,女性也絕對能夠勝任攝影工作。Jennifer清楚了解自己作為女性的長處,善加利用,從而在一個較冰冷的男性主導、機械世界中,演繹細膩與温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