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及青少年的性權與性教育: 單從保護出發是否上策?           

陳效能

法律改革委員會的《與兒童有關工作的性罪行記錄查核臨時建議報告書》已提交立法會,預料將在不久將來以行政方式推行。報告書建議建立一般被稱為性罪犯名冊的機制,要求應徵從事經常接觸兒童,青少年以及缺乏行為自理能力人士(下簡稱『兒童等』)工作的求職者,須授權準僱主向有關當局進行對他們性罪行記錄的查冊,而準僱主可以查核的結果作為是否聘用該求職者的考慮因素。

以性罪犯名冊來預防兒童受到性侵犯,反映出政府和社會各界對保護兒童等的決心,同時亦反映傳媒對侵犯兒童等件的報導所引來的迴響。事實上,每天打開報章都不難看到性罪行的報導,而個別涉及和教師,導師等侵犯兒童等的事件就更受矚目。兒童需要被保護,已經是社會普遍接受的看法。對社會對兒童需要被保護大於一切的論述下,罪犯的人權,更生,私隱和名冊的實際效用等問題相比之下變得次要。

婦進立場背後的看法

性罪行涉及社會權力和性別不平等的社會問題,設立性罪犯名冊會強對化犯事者的標籤和兒童等的無助感,對以及減低社會結構性的不平等和社會整體性罪行的效用有限。更重要的是,性罪行問題的根源及成因複雜,以性罪犯名冊去處理這問題,會令人覺得所有性罪行和性罪犯都是相類似的,繼而忽略了加強對問題成因的研究和了解的需要。

性罪犯名冊這類針對懲罰加害人的制度的另一個問題,是可能會強化成年人對於如何有效保護兒童避免受性侵犯的誤解。這誤解來自根深蒂固的概念,那就是性不但危險,而且對兒童等必然會造成傷害。換句話說,就是兒童等需要受到保護的不單是性侵犯,而是性本身。法例和社會的主流性規範都普遍把性意識,性感覺和性自主等視為是‘正常’成年人才擁有的能力 – 但事實是否如此?如何了解和處理自己的性感覺和慾望,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年青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需要有適當的空間和知識去發展對性的態度和觀念。事實上,沒有人在達到社會規定的合法年齡後便必然地會懂得如何負責任地處理自己和他人的性感覺和性自主等。 性意識,性感覺和性自主等是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通過摸索,一步一步的嘗試去了解的,而這過程在成年以後還會持續。社會主流觀點鼓勵我們把兒童等一刀切地視為沒有能力處理性意識,性感覺和性自住,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從保護兒童的角度對付性罪行有何不妥?

從保護出發的政策必須有其他配套政策才能有效地對付兒童等被性侵犯這問題。以保護出發點的政策有以下幾點值得注意:

1.    當兒童等被視為是需要被保護的組群時,保護他們的責任便落在成年人身上;她們的自理,判斷,和行動能力被視為是不可靠和不足的

2.    當我們單以客觀標準(如年齡)去劃分那些屬於需要被保護的人士,也就是把兒童等的判斷及行動能力的發展過程簡單化

3.    傾向把保護範圍在可行的情況下最大化,導致受措施影響者不止於高危人士

4.    容易令人產生錯誤的安全感,忽略處理問題根源的重要性

兒童和青少年的性權和性教育

要徹底改變兒童等受性侵犯的問題,不單要有足夠的資源協助性罪犯得到適當的治療和輔導,更重要的是整體社會的性別平等和性教育都必需得到重視和改善。長遠來說,只有正面的性別和性觀念才能防止性暴力的延續和氾濫。現時香港的性教育普遍以保護作為主要的論述角度。兒童及年青人在正規教育課程中接觸到的性教育極之貧乏,導致大部分年青人的性知識都是來自朋輩和大眾傳媒(包括主流色情媒體)。對性事缺乏適當的了解和沒有足夠的討論空間,不但會令兒童等受到性侵犯時可能會強忍或不知所措,亦會令到部分青少年誤以為性欲只可以透過暴力或強行的方法得到解決。性權利不單是指有權去實踐我們的性慾望,同時亦指我們有權利對他人的新要求說不。 年青人要能夠發展出正確的性觀念,必需明白到性自主的多面性和可能性。過分依賴從保護出發的性教育和有關性的社會政策(包括建議中的性罪犯名冊),並不能長遠地,有效的鼓勵年青人發展出這能力,也不能對減低性罪行有實際的作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