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阻擋城市發展列車?──《女流》讀者會簡報

小白兔

 第55期《女流》的專題為市區重建,為了與讀者直接交流及延續討論相關議題,我們在2010年10月16日舉行了讀者會,邀請了正受重建影響的順寧道街坊和義工分享經驗,以及有豐富社區組織經驗的陸潔玲博士,從性別角度回應市區重建及婦女參與等問題。

《女流》編輯韓小雲首先介紹專題「誰能阻擋城市發展列車?」背後的意念和想法,城市發展近年逐漸成為香港社會的核心矛盾,位於城市邊陲的菜園村和新界北要為地產發展商的大計讓路,位於城市中心的舊區也面臨清拆重建的命運,當事人面對的不但是居住地方的轉變,更是社區網絡的摧毀,生活方式的全盤推倒。我們知道婦女與社區關係密切,社區生活的崩潰對婦女影響至巨,猶幸近年空間運動中不乏女性抗爭者的身影,以異於城市發展邏輯的關懷倫理,激發持續抗爭的力量。

順寧道關注組的姚生和何生,則講述了當前他們面對的處境和工作。經過一輪的抗爭和努力,部份租戶仍未得到合理安置和賠償,但關注組要求的不只是從上而下的安置和賠償,更是從下而上參與規劃的權利。關注組成員用了兩個月時間,在深水埗街頭做了過千份問卷,在請教專業人士後,設計了一個「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內容主要是在K21和K22兩個由房協負責的重建區,興建公屋、居屋、中低價私人住宅和小型街鋪,拒絕讓深水埗成為另一個士紳化的豪宅區。

陸潔玲博士介紹了Jane Jacobs的《偉大城市的誕生與衰亡》(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都市更新的問題其實早在六十年代的美國便已出現,從上而下的功能主義式規劃,往往意味街道生活的取消。陸舉了書中一例,現時十分流行的社區設計往往是重門禁鎖,規劃成一個個門禁社區(gated community),但這種設計其實造成了不少公眾視線的死角,產生不少安全問題;與之相反,開放的街道設計往往更少安全問題,因為兩旁大廈的住客視線成為了路人的安全網。社區安全是婦女的切身問題,當前的社區設計往往缺乏性別視角,這正是其中一例。

在可見的未來,城市發展將成為香港社會愈來愈重要的課題。執筆之時,影響巨大但公眾諮詢期只得一個月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正引起市民廣泛關注,當前我們要面對的,除了個別地產發展商的惡意收樓,或政府唯利至上的市區重建思維,所謂「珠三角融合」的跨城市發展大計更是來勢洶洶。誰能阻擋城市發展列車?最後還是要回問我們自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