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   

文:殷翠

曾經當選灣仔區議員的金佩瑋及婦女參政網絡主席劉家儀, 對於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抱著同樣目標,就是要求取消各種以小圈子形式存在的組別,但二人對這次的咨詢期所發生的卻有不同的看法。我們以口述筆錄形記錄下來。

金佩瑋認為…

這次的政制改革咨詢,基本上是反映了政府不惜一切去維護一班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功能組別正是這群「勾結者」。事實上,官商勾結一直存在,只是過去的殖民政府較為自制,因為「我的統治才是最重要」。但現在的政府已不再做這個角色,而是全面進入新自由主義。特首永遠是姓李的人,不論是誰做,都是姓李的男人,傾斜向勾結者的利益。掌握政權者認為,只有勾結者才能保存政府,市民就是要推翻政府,我認為這樣的看法很奇怪。

在這樣的前提下,不論是 2005年的政改討論,還是2010年的政改咨詢,都是沒有意義的。再者,基本法已一早寫明了2007年和2008年雙普選。所以兩次的政改咨詢都只是在延續「勾結者」的利益。我看到的是北京政府比任何人都緊張要繼續殖民形式的統治,所以我對整個政改沒有期望。

民主其實最重要是市民的參與,投票只是基本,民主是白飯和青菜。政黨和政團有責任去推動市民參與,去培養民主意識,民主不只是一堆數字和選票。但20多年來,我們的政治人將整個民主放在數字和選票,其實民主是要市民充權,由日常生活去培養自己的民主素質,不是只是喊口號。

金:沒有女性主義的平等和包容

最近的公投和我以上所言的民主可算是沒有關係,因為那只是一個口號化的行動,而且人人被要求歸邊,不是朋友便是敵人,作為一個女性主義者,我對這樣的情況很反感,為什麼要我歸邊?有不同的意見不代立場不同,迫別人歸邊是極度不民主,一個這樣的民主有甚麼用?從女性主義的角度而言,說的是容許和包容,現在這樣的民主,要來也沒有用。

在這次的政制改革討論,我感受不到平等和對人民的尊重。這場「所謂」的民主運動,即不論是「公投」還是「終極普選大聯盟」,我眼中看到的,都是人民只是被視為政治鬥爭的工具,若然這真的是一場民主運動,那麼,我們應該要見到民主和女性主義的態度。

我對父權沒有深刻的認識,但現在整個政治民主黨派「很父權」,好masculine,總是認為市民不識,為了效率而禁止了很多人的聲音,父權或者是為了效率,但不論是公投和終極普選都是黑白分明,二元對立,沒有討論的空間。

劉家儀認為…

這次的政制咨詢只是一個假咨詢,與過往一樣是假的。政府提出所有的方案都不是邁向普選,如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為何只有由800人增加至1000人的選擇,而沒有「取消委員會」的方案? 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制度不僅沒有廢除的建議,也沒有逐步減少議席的選擇,反而是提倡增加議席數量,與香港人要求多年的普選背道而馳。簡直是荒天下民主之大謬!

,整個政制既沒有時間表,也沒有路線圖,更談不上未來政制發展的普選方向。相反,政制改革有如鳥籠,限制人民於一個小得可憐的框框內。這說明了政府毫不尊重民意,亦不打算落實《國際人權公約》和《基本法》的要求,只是再一次赤裸地維護大商賈和小圈子集團的「政治特權」和「經濟利益」所做出來的政治把戲。

此外,中央政府多次以「釋法」推翻民意及阻礙落實《基本法》最終達至普選的規定,實在令港人對中央政府失去信任。近期,一些大陸官員和人大代表范徐麗泰更發表「中央不可能承諾有普選投票權」的言論。這種公然對基本人權的踐踏和歧視,令人髮指! 政制改革在這時刻,香港人可以怎樣?其實,我們可以與不守法且專制的政府抗衡,彰顯「人民力量」。這是2003年71精神給予香港人最大的肯定價值。

劉: 社會有普選、有民主,才會有性別平等的發展空間

民主是人民平等包容的社會參與,普選是透過公平的選舉機制,產生人民的代言人,是不分男女的。我相信人民授權的政府會保障社會不同範疇人士的需要。台灣是一個好例子,許多有關性別平等的法例和政策大都能獲得行政和立法機關的支持,繼而逐步在社會落實執行。甚至連台灣鐵路的網站都會有性别觀點主流化這一欄。

反觀香港那個「行政霸權」的政府,連市民基本的選舉權都不會尊重,又怎會顧及弱勢社群的權利呢?!別說太遠,就以檢討平機會的三條法例來說,我們的要求已提出10年之久,卻半點未做到。因為政府的「老闆」不是市民,而是大商賈。

商界透過小圈子選舉特首及立法會功能組別這種斤「特權政治」制度,壟斷經濟成果和歧視基層市民的生活尊嚴。因此,女性在這種「官商勾結」的大環境下,承受著就業、貧窮、年齡歧視、全民退休等問題。可是立法會就連沒有約束力的動議辯論都沒法通過,又如何立法保障弱勢社群呢?

因此,香港的堅尼系數不斷上升,貧富差距愈來愈大; 巨商大賈富甲國際社會,中產卻無力購房,基層亦沒錢吃飯。倘若這種「特權政治」多存在一天,社會步向「爆煲」的日子又近一點。老生常談的一句話:「民主民生是分不開的。」我們幾十個民間團體仍然是求2012年雙普選。市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不到2017年了。

有人說:「人大已經釋法,問我們是不是食古不化?」但我們講的是實實在在的人民生活,而不是冷冰冰的政策和法例。「人大不是皇帝,釋法不是聖」。如果中央政府只維護其政權,要老百姓任特權魚肉; 如果特首只為了討好小圈子選民, 而繼續官商勾結,香港人不應坐以待斃。公投也好,終極方案也好,如果只是政治人物的籌碼交換,是沒有意思的! 因此,民間團體必須站起來,不是靠邊,也不是分裂,而是主動地將政制推向以人為本的方向。

我不希望看見香港越來越「大陸化」,即是甚麼都為政治服務。以「變相公投」為例,中央拍板定性後,親中政黨商團跟從,行政機關配合,傳媒自律,就連「拆街板」的慣例也可以打破,試問民主普選和人權法治又怎會逃得過被政治踐踏的命運呢? 我開始為香港擦一把冷汗。

雖然社運與政治都充斥著父權文化,但我不會只選擇冷眼旁觀的鄙視與批評。我相信只有參與才能改變,包括以女性主義改變父權文化的世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