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雜誌的愛情故事

文:非非

去年追讀一本很受學生歡迎的雜誌共二十一期(雜誌:Yes,907-927期,2008年8月1日至12月19日。出版:香港,Publisher Megalink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Ltd.),剪輯了當中的愛情故事,打算一探年輕人對愛情的看法。由於資料止於二十一個故事,算不上什麼研究,勉強是個初探,有心者可循此深究下去。

 這些愛情故事由讀者創作(其中四個除外,包括909、916、918及921期,由於沒有筆名,推斷為編輯部執筆。),他們的年紀不詳,從故事不涉及婚姻生活來看,推想都是中學生的作品,從筆名及主角為女性來看,作者又多為女孩子。

在這些故事裏,兩性對愛情的期待存有差異,在戀愛過程中,男女生也有既定的不同表現,也許因為這些差異,以致故事總以悲劇作結。(二十一個故事裏,十六個是悲劇。)

在大部份故事裏,男女生的差異如下:

女生對別人的動靜十分敏感,一個眼神,一句說話便勾動她的心弦。一旦結識了男友,女生便用情專一,相信男生會守諾言,堅信世上有永遠的幸福,倘若男生負她,她也忍受傷痛。有時女生會一廂情願地愛男生,承擔等待被愛的痛苦,認為傻得有價值 。相反,男生的感覺很遲鈍,不察覺神女有心,又或忘情薄義,愛上別人,毁了承諾,讓女生獨受苦楚,自己卻逍遙遠去。

在發育階段,女孩的心思確實遠較男生的細膩、敏感,女孩容易愛上別人;男生總是懵然不知,一副傻樣子,對女孩的愛不明所以。但女生都專一重情,男生都忘情負義這點,實難證實。作者會否受到社會定型概念、流行讀物和劇集影響,在男女對愛情的表現上形成僵化、狹窄的想法?把女生都美化了,男生都醜化了?人對愛情有千百種看法,在愛情路上有不同表現。僵化定型的想法會否阻礙自己認識異性,探索愛情,以致多所顧慮,自找傷心。但願這等想法只見於小說而不是存於真實的環境。

二十一個故事裏,有十三個故事的女生也有流淚,其中一些更是滿懷悲慟,例如《雨中的哭泣》(908期),女生知道男生花心,常常在雨天淋雨,掩飾眼淚,不讓男生知道自己有多痛苦。《雨軒之守護精靈》(923期)寫女生為男生殉情,男生的手上有用刀劃的「永愛小雨」(死去的女生名叫小雨),但他不斷換女友,他的心思真是難測,女生成了鬼一直守護男生,常為他哀痛落淚。

當中也有思想積極之作,如《好朋友》(909期)的女生不再做第三者,她發展新的感情,找尋幸福。在《你有愛過我嗎》裏(924期),女生明白感情不可勉強,雖然承受痛苦,還是理智地先向男生提出分手。

其中一篇《勇氣X愛=幸福》(919期)是勇敢的作品,女生初時暗戀男生,後來主動追求男生,她搜集男生的資料,親手做朱古力送給男生,打動了對方。「原來,只要勇敢踏出第一步,幸福,便離我們不遠。」這句結語不是打破了男追女的一貫定律、男孩主動而女孩被動的成見嗎?

有兩篇故事的第一身為男生,未知作者孰男孰女,但給人另一番感受。《生日快樂》(915期)通篇是男生給女孩的短訊記錄,他勸女友不要因別的女孩送自己禮物而生氣;結尾時他告知女友要到外國升學,為對方送上祝福。這似乎忽略了女友的感受,尤其是眾女生圍攏男友,她不會嫉妒嗎?到他國升學或許引致女方心緒不靈等,男生對此粗心大意,但故事沒有無情無義之意。《地下鐵碰着她》(916期)的男生在猶豫不決之際,才發現暗戀的女孩有了男友,對此,他豁達看待,「有緣相見,卻無份相識相愛,就唯有認了吧!」他也不作無謂的怨歎,跟小說中女孩對感情的執着大大不同。

如果社會鼓勵每個人寫愛情小說,作文課讓同學寫愛情故事,我們所讀的該是林林總總的作品。每個人都有他的個性特點,有獨特的愛情觀以及不一樣的愛情經歷,這種種都展示出來的話,或者可破除一些成見、偏見,對兩性相處不無益處。愛情故事不論在紙上的、在現實的應不盡是女生淚流滿臉,被男生拋棄的場面;也不是男生如大俠般輕鬆對待每段感情,飄然而去,獨留佳人對月痴想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