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衝浪(Couch Surfing)──交換住宿的免費旅遊

文:黃麗梅

2004年 一個美國年青人,他得到一張去冰島的廉價機票,但航空公司規定他要在四天之內出發,否則機票便會無效。情急之下,這位年青人找到一份冰島學生的通訊錄,便 冒昧地向1500多位學生發出電子郵件,表示希望得到對方幫助為他提供免費住宿。之後的廿四小時內,他意外地收到數十封的回信並表示樂意協助他,而他亦因 此在冰島度過了一個難忘的旅程。

他回國後,便創立了沙發衝浪這個網絡(www.CouchSurfing.com), 目的就是要建立一個平台,讓不同國家的旅客,特別是讓沒有經濟能力的學生和年青人可以互相幫助完成旅遊的夢想。加入了沙發衝浪之後,當自己到別國時便可以 得到當地人的接待,而自己回國後又可以作東道主接待來自別國的旅客,為對方提供免費的住宿。於是,「沙發衝浪」 便成為了網絡世界中「借宿」的代名詞了。

自2004年成立以來,沙發衝浪網絡已有超過38萬來自全世界的會員,而超過七成的會員都是30歲以下的年青人,他們在全球三萬多個城市中為會員提供免費床位或沙發。當中兩位,就是筆者今次訪問的琦琦和穎嘉。

琦琦和穎嘉都是從朋友那裡知道沙發衝浪這個網絡的。以穎嘉為例,她在愛爾蘭參加 working holiday時,認識到兩位來自香港的女孩,她們就是透過沙發衝浪在歐洲旅行了兩個多月。穎嘉離開愛爾蘭後,便參加了沙發衝浪,在歐洲旅行了個多月。

琦 琦和穎嘉都說沙發網站的網主設想得很周到,網站不但很易容用,而且有一套精細的會員分級制度,會員在使用時便可更有信心。當你開設戶口後,便可以看到提供 接待的東道主的個人資料,除了一般的資料外,細如個人的語言能力都會分為幾級顯示,而得到來自各國旅客肯定的東道主,更會得到 “信心招牌”呢!

琦琦和穎嘉表示這個網絡的運作模式主要是建基在互信之上,筆者問到二人曾否擔心自己的人生安全問題,琦琦便分享了她旅途中的一次不愉快經驗。

琦琦:「去年我參加了沙發衝浪後,曾接待過一位來港的意大利男子。他在香港時,我雖然不能為他提供住宿,但也作了導遊帶他四周遊覽。之後,我計劃要實踐我的第一次歐洲之旅,便聯絡了這位住在倫敦的意大利人,他一口答應了我的要求,讓我在他的家中逗留幾天。

我 到埗後第一天,他便把門匙交給我,我感到他很信任我,幾天下來都沒有特別事情發生。直至我在他的家最後那天早上,他要離開倫敦去出差,當時我還在睡覺,他 在臨走前吻了我一下。我從睡夢中驚醒並大叫起來,感到很害怕,只懂不斷罵他不應該對我做這種事。幸而他之後沒有進一步的行動,而且也很快的離開了住所。倫 敦是我歐洲之旅的第一站,他這種不軌的行為破壞了我這次的旅程,我要重新收拾心情才能繼續餘下的行程呢!

事後,我也有反省過,覺得自己到單身男子的家借宿一事想得太天真,其實這樣做是可以很危險的,我這次也算很幸運了,他沒有再強行對我做過什麼,我才可以平安無事。我想,可能他曾經向我作過一些暗示,想大家有親密的關係,但我又沒有意會到,所以才有這樣的誤會吧!」

穎嘉:「琦琦,你這次也真算幸運,雖然我自己沒有遇上過類似的情況,在沙發衝浪的網站也沒有見過有任何嚴重事故的報導,但畢竟自己要到一個陌生人的家中住, 確實會有潛在的危險,所以我不會選擇單身男子去投宿。我為了安全,也不會找新加入的會員,只會找一些曾經多次接待旅客的會員,還要看清楚其他人對他的評 語,因為如果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都對這個東道主有好的口碑,我相信她也是可靠的。其實,網主用了很多制度來保護會員的,例如,某會員曾有過負面的評語,這些 評語是不能刪去的,所以如果途中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就應在網站上公佈,才可起到警惕和教育的作用,大家才可以互相監察,以免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在未來的參 與者身上。」

琦琦:「對呀,都是怪自己出發前沒有仔細想清楚呢!不過,我之後的旅程收獲都很豐富。其實參加沙發衝浪不止是想省錢而已,最重 要的是可以與當地人相處,能夠更深入認識當地的文化。例如有一次我在一個英國的中產住宅區居住,屋主便向我介紹了很多當地的歷史,帶我去一些只有當地人才 去的地方,了解他們的想法,這些都是不能從旅遊雜誌中可以得知的資訊呢!在我離開英國之前,我想請屋主吃頓飯來答謝她,她便和我一起去看舞台劇 Lion King。由於她也是當地的一位舞台劇演員,所以她可以帶我到後台與她認識的演員見面和交流,這些都是我意想不到的收獲呢!」

穎嘉:「我很同意呀!我在巴黎時,很想到巴黎鐵塔看夜景,但由於某些原因而不能去,我的屋主便帶我到她屋後山上的公園去,那裡不單可以看到巴黎全景,還可以看到美麗 的巴黎鐵塔呢!其實在沙發衝浪中,除了可以有這些難得的機會外,我反而感到旅遊時會更有依靠、更安全,因為如果真的發生了一些意外,由於屋主是當地人,她 不單懂得當地語言,而且會比我更懂得如何去處理這些事故。就如我第一次在香港做東道主時,我接待的那位加拿大青年,他到港後弄傷了腳,之後的整整幾天,都 是我陪著他出入醫院。雖然他最終沒有在香港遊覽過什麼地方便回家去了,但最少他在港期間都有我的照顧,這也是參加沙發衝浪的好處呢!」

琦琦:「說到做東道主,我也帶過一些旅客到牛頭角下邨、Soho區等地去飲茶和玩玩,他們都是很隨意的,大家都沒有太大的負擔,也不會期望很多,如果大家相處不來,也可以隨時終止接待的關係。」

穎 嘉:「由於我在歐洲時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忙,自己回港後也很想做東道主去接待他們,可惜香港的居住環境很狹窄,一般只有在港的外國人才可以為外地旅客提供住 宿,我們只可以替他們做導遊吧!希望日後能夠有機會搬出來住,再報答沙發衝浪的會員,因為覺得自己在這個網絡中實在得到了很多。」

琦琦:「可惜,我在網站中見過一些香港人曾利用這個網絡來賺錢,他們接待旅客是要收費的,他們要有利益才肯參與。我也見過一些香港攝影師,他們參加沙發衝浪只是想找免費模特兒,根本違反了網站的宗旨和原意。」

穎嘉:「對呀,網主創立沙發衝浪是基於一種互信和利他主義,大部分的會員都很樂於助人,他們要冒險接待一個陌生人到自己的家中居住,其實他們要冒的險也相當大,但他們都沒有期望得到什麼的回報,大都只是一心的付出。」

琦 琦:「這種利他的精神,在不同的網絡中也很普遍,例如 Hospitality Club,就跟沙發衝浪很相似,不過會員的平均年齡則較大一點,他們多數是知識份子,比沙發衝浪的會員更成熟,而且都表現出對生命很有熱誠,想追求一個有 意義的人生,有自己的一套生命哲學,所以才會在網絡中發揮這種互信互助的精神。」

穎嘉:「這種互助的精神令我結識到一些很特別的朋友,每次 我見到屋主,雖然雙方只是第一次見面,但已感到大家是非一般的朋友。而二人的關係亦很有趣,兩個陌生人只有兩三天的相處時間,或許大家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很 深入的了解,但也能夠建立到很特別的感情,因為在那幾天中,大家都有一種相依為命的感覺。可惜,大家畢竟都活在兩個很不同的世界裡,一旦分開後,就只能用 電郵保持聯絡,很難在日常的生活中互相支持和保持密切的關係,而且也不容易再有見面的機會,所以大家的友誼也只好隨緣。不過,每個曾接待我的東道主,都令 我留下很不同的深刻回憶!」

在訪問結束前,筆者問到兩位的家人對她們參加沙發衝浪的看法,想不到會得到她們一個很有趣答案:原來她們都沒有 把參加沙發衝浪的事情讓家人知道。琦琦和穎嘉都表示,即使是一般的朋友,也不會向他們透露,因為在她們自己未參加之前,也會覺得別人很大膽,不能理解為何 一個女子會跑去一個陌生的外國人家裡住。因此,她們為免家人擔心,也不想向別人解釋太多,所以不會刻意告訴別人。然而,大部分知道她們參加了沙發衝浪的朋 友,都對她們的經歷很好奇,也有興趣嘗試參加,他們的反應大都是正面的。

筆者聽後,感到數碼虛擬的網絡,雖然可以把現實世界中不同角落的 人,不分男女聯繫起來,可惜仍然不能泯滅女性在現實生活中被 “捕獵” 的恐懼,而要在旅途中處處提防,甚至要害怕承受家人或他人道德上的指責而要有所避諱。希望在大同的虛擬世界急速發展的同時,人類大同思想也能夠同步跟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