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觀點vs主流經濟發展理論      

文: 區美寶

自去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後,各國政府要員、經濟學家、金融行業的專家努力地嘗試解釋是次危機爆發的始末因由。作為婦女運動的中流柢柱,女性主義者又如何以性別觀點去解讀現況呢?專題小組特別邀請了幾位研究社會經濟的朋友一起討論這議題,其中有領匯監察的陳寶瑩,探討城鄉經濟發展對性別平等影響的研究員黎佩炎,還有幾位女流編委。本文是這次討論會的總結,將以性別觀點探討主流經濟發展理論的缺失如何導致社會整體發展失衡、爆發危機。

金融海嘯之源

在這次金融危機爆發後,本土婦女團體對政府提出的救市方案沒有甚麼回應,原因大概是過去婦女團體多集中討論如何確認婦女的經濟貢獻,又或婦女受制於傳統性別角色定型而未能參與經濟活動等議題,對於金融市場發展卻感到非常陌生。所以討論一開始,陳寶瑩便非常扼要地引導我們理解美國以至全球金融市場發展的現象及市場崩潰發生的原因。

這次金融海嘯的爆發,源於美國發展商及房地產中介公司,將房地產按揭市場轉變成企業「分散風險」基地,使廣大民眾不用資產抵押,為了買房子及日常消費,不斷借貸。另外,因為「分散風險」成為商場上的重大策略,隨著美國政府取消金融市場規管(Deregulation),出現了很多投資衍生工具,即使沒有實際業務運作的公司股票,金融機構仍然極力促銷。這不單是美國的現象,過去三十年,全球經過了極速金融經濟發展,加上資訊科技進步,一瞬間便可以完成數以億計的交易。而且,各地政府奉行「小政府大市場」的主流管治信條,紛紛將公共資產,例如公共醫療、郵政、交通等服務市場化,上市是其中一個相當普遍的做法,提供了很多集資的機會,吸納市民原本零散的資金,以投入國際金融市場滾存利潤。凡此種種都在証券市場上製造了大量流動資金。

在資本主義的邏輯下,資金需要不斷的滾動才能增加利潤。因此,不單是政府外匯儲備要轉向投資金融市場來增值,各種退休基金、保險基金、私人基金均透過投資來增加利潤。成功增加利潤的其中一個因素是資金的流動性,流動性越高越能夠分散風險,既然各國已經解除了金融市場的出入限制,資金便可以全球流動,無遠弗屆,最後當美國房地產泡沫爆破,全球金融市場便被波及,發生了一場所謂「百年浩劫」。

對於金融海嘯這現象及其成因,不論在專業還是坊間的範疇已有很多大同小異的分析,不在此贅。反而,我們討論的重點是希望指出這次金融市場的崩潰並非如南亞海嘯,它不是一場不能預知及不能防範的天災,其中充滿了錯綜複雜的人為因素,更重要的是這場危機印證了各社會運動對全球經濟一體化多年來的批評。各國政府獨專「市場萬能」的經濟發展而忽略社會整體發展,社會上不公平的情況未能因為經濟發展而獲得改善,貧富懸殊反而越來越嚴重,社會亦越來越不穩定。

香港──「市場萬能」意識形態的惡劣示範

「市場萬能」意識形態盛行的香港,是一個開放型經濟,以往以製造業為支柱;到了90年代中後期始,大量工業北移,經濟側重在金融業發展;及後很多行業都是以股票市場炒作為興起的手段,二千年初科網股爆破便是一個典型例子。因為香港的經濟體系已經完全與國際市場同步呼吸,所以常常被國際推許為經濟奇蹟或被評級為最適合投資的地方。可是在社會發展方面卻常常落於人後,例如在改善性別平等的工作上都比不上鄰近經濟發展相若的國家,而貧富懸殊的問題亦越來越嚴重。婦女團體更在10多年前已向政府反映貧窮婦女化的現象,可惜一直沒有得到政府的回應。

女性主義經濟發展分析

為了使大眾容易明白,我們決定採用以下一個以性別觀點建立的理論模型來幫助分析女性是如何被排擠於主流經濟體系之外。

照顧工作(第三項範疇)不被確認

我們認為如模型中所示,一向以來所謂經濟活動,只集中在一些有正式官方確認的活動範疇,例如第一項基礎建設項目、工商企業、金融業及第五項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服務。第三項的育兒、護老、照顧傷殘、家務勞動等家庭經濟活動,因為傳統性別定型的影響,婦女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家庭的照顧者,不問物質回報,所以這些照顧工作都是無酬勞動,既然不涉及金錢回報,也就不被納入經濟活動之內。

小本經營(第二項範疇)也不被確認

至於小販,因為一向以來都是無牌經營又或不向政府繳納稅項,所以也不被確認為經濟活動。近十年來,國際社會視小販為婦女參與經濟的重要空間,所以努力地把小販納入「非正式經濟」的論述內,同時在為爭取小販的權益的議程中加入對婦女需要的關注。據資料顯示,小販的生意額小,大部分是家庭式經營,但因為所需成本及技術低,小販的經濟活動能在發展中國家提供就業機會,而且解決婦女──因傳統文化阻礙──未能進入勞動市場或參與貿易活動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選擇小販作為職業是每個人的基本人權,因此,國際上很多婦女團體都提出希望各地政府不要取締小販,並且要求政府提供方便經營的措施。香港政府過往不斷取締小販,現時小販數目已不多。政府曾經開放舊機場及添馬艦為跳蚤市場,希望舒緩失業率高企的壓力,可是因為跳蚤市場的設計缺乏小販與社區的有機結合,所以當噱頭過後,跳蚤市場的經營便無以為繼。

香港的小販雖然已「買少見少」,但在是次金融危機影響下,我們發現本來在房署轄下街市及商場的小商戶,跟發展中國家小販的處境也差不多。即使那些小商戶有固定舖位、牌照、向政府繳納稅款,也被政策規劃者忽略。其實大部分小商戶經營者不是婦女便是家庭式小本經營,可賺取的利潤不多,只以維持生計為經營目標,收入大概只比基層勞工好一點點而已,對盈利的計算亦不如大企業般,透過大量採購及壓縮工資、甚至外判等手法而「賺到盡」。但這些小商戶卻是社區經濟的重要部分,因為他們的經營目標主要是為了維持生計,沒有吸納大量利潤作為擴充營業或作出業務發展(例如大型廣告宣傳活動)的需要,所以物品訂價及貨品種類均以滿足居民需要及可以負擔為考慮,以往更因為彼此是「街坊」,還可以「賒帳」。可是自從政府將轄下街市及商場管理權賣給領匯後,很多小商戶都因加租而結業。在金融危機影響下,政府不單沒有為小商戶的經營提供協助,就連領匯繼續加租也就手旁觀。如果日後小商戶也漸漸被淘汰,社區經濟亦很容易會一蹶不振,加劇社區貧窮問題。

合作與義務(第四項範疇)──套上光環的活動也不用確認!

在社區內活動的人士大部分是婦女、長者及失業人士,因此十年多前民間社會大力推動社區經濟,希望透過推動合作社,提供另類經濟出路給上述社群,同時亦希望提倡互相合作,共同決策的精神來凝聚社區坊眾,建設社區。一時間,以合作社模式經營的項目紛紛成立,項目內容有回收膠樽、家務助理、打字、大學小賣部、回收二手衫等等。

當時民間社會希望政府修改規管合作社的法例,以及提供便宜的營運空間,但多年來訴求均未見落實。直至近年政府才有推動社會企業的項目出現,但著眼點卻只在舒緩失業問題。社會企業仍然以賺取利潤為首要目標,員工的合理報酬及福利為次,雖然收入增加後可以建設社區,但那種提倡互相合作、共同決策、尊重工友尊嚴的精神卻沒有包括的營運條件之內。這雖然並非民間社會期望的合作社及社區經濟,不過依然可以提供一定經濟參與的機會給婦女,可是政府在刺激經濟方案中又可曾有考慮給予任何協助?

提到社區內的資源,當然不可不提義務工作。很多時候市民都利用了空餘時間,去老人院探望老人、到社區中心為貧困家庭兒童補習、安排活動給予社區人士、參與團體活動為爭取某一社群的權益而努力。雖然我們當義工時,顧名思義就是不用物質回報,可是這些工作除了充滿意義,實際上也可以量化成生產總值的一部份。可是政府去年推出的社區保母計劃,美其名鼓勵鄰里守望相助,卻沒有正視在社區內提供方便而收費相宜的育兒服務,對所有雙職母親的重大意義。如果政府真正理解義工的價值,有否在規劃刺激經濟方案中,加入撥備資源給義工培育,以及建立一些基礎建設,使社區人士更容易進入義工的社群網絡?

可持續發展的經濟發展模式

以上闡述的是政府在經濟發展規劃中,往往忽略了的範疇,上述例子所要反映的並非要求政府只在其中一個範疇特別「加碼」,而是要求政府應該對不同社群在經濟上的參與及需要有更周全的考慮。因此婦女團體一直要求政府落實性別觀點主流化,不論是制訂財政預算、處理經濟危機的方案、長遠的人力資源政策、貿易政策、金融發展政策等等,都應以性別觀點來審視,不應只包括資本及國家範疇。

很多觸及社會發展的議題,都不能單單以利潤或生產總值為指標;性別平等、可持續發展、環境保育、貧富差距,也是發展指標。所以既然主流經濟理論遇上危機,也正好讓我們提出另類發展方向,將性別平等重新納入社會改革議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