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文: 叉燒包

「有個女子致電問我:『是否嫁港人就可以取得身份証?』我答:『是,但最好不要出賣自己的婚姻。』之後她哭得厲害。她媽媽想17歲的她嫁給一個60多歲的香港男人。」

「她沒有醫療費救因車禍而死的丈夫。旁人說她剋夫,每見到蝴蝶、蒼蠅飛過,旁人說是丈夫來報仇。她惶恐終日,好驚再被迫簽紙遣返,她不想見到那些人。」

「有些女子留港爭取三年,返大陸已過適婚年齡;想追回失去的學業也不行。有位朋友每年來港,都是去『相睇』,那完全是回應媽媽要求,其實她不想去。」

以上故事深刻印在Jackie的記憶中,她就是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簡稱「正委」)的幹事孔令瑜。

人肉記憶體

五 千多名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所生的子女,本在十年前已能來港與家人團聚,但因為當年政府提請人大釋法,又帶頭在傳媒提出168萬人潮湧現的謊言,混淆公眾視 聽,至今仍是拖字訣,居港權的問題始終沒有妥善解決。Jackie與「正委」本著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這些年來周旋在事件當中,為的是希望居留權子女能與 其他人一樣,能在父母身邊,與家人共聚。Jackie堅持:「這是基本人權!這是五千多個的家庭!不可拆散、不能奪去!」。

自1999年開 始,Jackie一直為爭取家庭團聚的居留權事件而努力,與有關的家長和子女同行十載。此外,她亦關注香港以至海外的多項人權議題。這十年居權運動的爭取 過程都保留在她的電腦內,每年129和626的電郵仍未有刪減(註1)。Jackie認為只要些許時間,就可以把居留權運動的故事整理成書。她的人生變得 豐富,因為那麼多家庭故事繫於心頭。在1999年12月3日終審庭最後判決日後,各方團體已退下,只剩她仍跟著事件,所以她寫書是因為:「那不是為工作, 而是為了這些家庭。」筆者曾猶豫寫此段會否令她的電腦被有關當局抬走,但這些難念的經和百感交雜的情感早已存檔於她的人肉記憶體中,沒有任何人能奪去。

政府不能讓這事沒完沒了

Jackie 不能理解港府為何要推翻終審庭的判決。129的事例正好清楚說明,如果政府認真處理,根本不會弄出那麼多事端。政府處理居留權問題時,不可能不知道會衍生 這些問題,例如假結婚,但卻容許。如今有些家長去了中聯辦,為著使少數人能取得身份證。她明白家長這樣做是想爭取更多支援,不想他們重覆以前的舊路 ─ 拿不到身份證是因名額被賣走,或因無財力去賄賂國內的審批官員。立法會近日召開「內地及香港特區家庭/中國家庭小組」,提及爭取將成年子女加入單程證配 額,亦要求政府就當年168萬的講法重新做統計。雖然是有些曙光,但這些要求,其實已是由2002年開始爭取至今。
政策重要,但人更重要

在 抗爭經驗中,Jackie感到關心這些人,其實比爭取政策更重要。有次居權活動後,有位家長找她攀談。不久,後面已排長龍,家長們以為她在做法律諮詢,但 其實她只是聽他們說話而已。每個家長談申請居權都可從40-50年代開始。很多家長是在50-60年代響應黨的呼籲,回去建設祖國,後來因文革等等封鎖, 久久不能回港。結果回港之時,子女已在大陸出世,故不能證明他們是永久居民的子女。家長抗爭十年,沒多機會表達和被聆聽,所以若有人可以付出時間為他們紀 錄經歷,將是非常重要。

妳的家庭‧團聚

與陶君行結婚多年,Jackie每週總抽時間回娘 家吃飯。有次見到爸爸從新聞看到有人示威,就拿出眼鏡走近電視機,仔細地看新聞,看看有沒有女兒或女婿的身影。知道媽媽有次從收音機聽到她和甘仔在大陸被 捕,然後坐在梳化大哭。這些時刻,她整個心往下沉,「父母永遠都是擔憂我們,所以有天要是被捕,最怕是讓家人擔憂。」

有次報紙刊登陶君行被控襲警的消息,她與父起爭拗,她跟爸爸說:「我希望你是相信我們,我們是你的女兒和女婿,希望你相信我們一直抗衡警權和爭取應有的自由。如果連家人也不支持,我們什麼基礎和支援都沒有。」她重視家庭,更珍惜爸媽和現在擁有的一切。

家的感覺除了人,還有貓。「陪了我16年的貓,七一遊行、六四晚會,即使是人大釋法那一天,無論如何回家都會見到貓貓,抱著牠哭一場都好,但牠已乖乖的走了!」每次在外頭攪完什麼「慶烚烚」的事,三隻貓貓一定坐在家門等她,給予她安撫支持。

那本經根本不難唸

聆 聽這麼多家庭故事,不難發現女性被利用、被販賣、被視作追仔機器、被賤看、被拒絕的例子,這明顯是基於兩性不平等的關係與觀念。不論是哪種身份階層的女 子,生活自主都不能被剝奪。沒有平等關係,即使團聚都有缺憾。但這並非說不要團聚,相反更要合理和公平的政策而利於轉變。只要不再是生仔經、迷信經、不平 等經……這本經根本不難唸。

對Jackie來說,攪居留權的經驗是正面的,因她有許多支援,她處理同志議題更為艱巨。教會支持家庭團聚,因 那些是一夫一妻的家庭。「有時很怕要跟教友談同志議題,但不說心不安,也對不起自己和同志朋友,所以就盡力做,不讓自己有太多的後悔。如果覺得那件事做不 到而不做的話,就永遠都做不到。」這是Jackie硬著頭皮跟教友講同志議題的原因。雖說教會是一塊鐵板,但嘗試的過程中也可轉化一些人。

註1: 「99年1月29日,香港政府與港人內地子女的訴訟在香港終審庭審結。港府敗訴,終審法院五位法官一致認同,香港永久居民在內地所生的子女,可取得居港權 利,港府有責任在短時間內核實港人內地子女的身份,讓他們可儘快與家人團聚。同年6月26日,港府提請人大釋法,將基本法第24條第3款重新解釋,指港人 內地子女出生時,父或母必須已經是香港永久居民。人大釋法將終審法院的判決完全推翻、將終審法院在1月29日的判決成歷史。」(《盼一家團聚》 p.39-40 ) 所以每年都會舉行129和626的居留權事件紀念行動,如遊行請願、燭光晚會等,藉以團結爭取居港權家庭,告訴社會毋忘居留權一事仍未完結,敦促港府正面 解決事件。

參考資料:
《盼一家團聚》。2006。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2002年〈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專輯〉下載自網頁http://www.hkjp.org/focus/humanright/roa_file.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