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V無罪 Deep V有理

文:黃麗梅

大熱天時,如果能夠只穿一件吊帶背心上街有多好啊!可惜一雙巨臂實在太嚇人,唯有加上外套遮掩一下。然而,一想到要在37˚C的太陽底下走十多分鐘去趕車,那件外套簡直就是用來開自己的玩笑。無計可施之時,只好兵行險將,把外套胸前鈕釦扣上,不用背心「打底」,讓那Deep V領口暢通無阻,涼風送爽,不亦樂乎。

走出家門進入升降機內,空調機口噴出的冷空氣令人暢快無比,但冷不防身邊的光頭男子一雙眼睛死釘著我的胸口不放,使我突然全身生滿疙瘩,真想一手掩住胸口,一手向他的面上打去。

走出升降機,遇見平日和藹可親的保安伯伯,很想向他告那男子一狀,但想不到連保安伯伯也向我來個「閃電眼胸襲」!

衝出大堂,悶熱的天氣把我的體溫和憤怒指數一同提升,心想這次真的不妙,待會走進地鐵車廂一定被那些偷襲目光弄得體無完膚。

果然不出我所料,車廂中的偷襲大軍各形各「色」,不論男女老幼,都好像從來未見過女人的乳溝,如果不看一眼便會有什麼損失似的。一般來說,他/她們的偷襲方式不外乎先快速「掃瞄」一下你的胸口,如果發現你察覺到他/她們的來意不善,大都會即時避開,以免與你有任何眼神接觸。之後,他/她們會扮作只是眼睛自然轉動時,偶爾間把眼光停留在你的胸上。之後他/她們為了要逃避你怒目而視的反擊,又要保住自己的尊嚴,他/她們都會選擇望向車廂的較高的位置,動也不動,設法隱藏尷尬的表情,等待你結束對他/她們的監視。

不過,有一些橫蠻份子,他/她們會不甘示弱,硬要跟你對視(對峙),以顯示他/她們並沒有做錯什麼,還要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反過來用眼神投訴你衣著暴露,不知檢點,別人歧視你只是你自己招來的。我心想,她們可能一輩子也未曾穿過 Deep V上街,她們除了被社會和自己剝奪了穿衣服的自由外,現在還想剝奪其他人穿衣服的自由,實在又可憐又可惡。

我走到兩個車廂的接口處想避開一下,不幸遇上一個色中餓鬼,他更索性擺明車馬,刻意要仔細看清楚你身體的所有部分,然後嬉皮笑臉的展示勝利的姿勢,看你可以奈他什麼的何。我閉上眼裝作他根本不存在,但他竟然在下車前靠近我的耳邊說:「嘩!很大!D cup!」,我睜開眼時,他已溜出車廂。我還來不及作出反應,車門便已關上了。我在心裏用盡所有我懂得的粗話來罵他,發誓下次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些無賴!

下了車,回辦公室的路上,我仍不斷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那些無賴,唉!難道我可以報警控告他們用語言和眼睛非禮我嗎?還是我要以牙還牙,看著那些無賴的私處說:「嘩,很細,像條蟲」?哼!我才不會跟他們一樣無恥。

好不容易,終於可以回到辦公室坐下來,但心情仍難以平伏,於是拿起杯子走到茶水間,希望喝點水讓自己平靜下來。突然,身後一位男同事說:「穿這麼少,小心著涼啊!」,我怒火中燒,大喊一聲:「關你屁事!」。一位「善心」的女同事經過,拉著我一邊走一邊說:「你的V領下鈕釦與鈕釦之間有『虛位』,活動時要小心點,不要便宜他們!」天呀!放過我吧!我有穿胸罩的呀!你們要看便到內衣店買個胸罩回家看個夠吧!

「Deep V無罪!Deep V有理!」,我把所受的氣全都寫下來電郵給我的女性同事和朋友,希望她們給我一點支持和安慰,但她們的回覆竟然是:

嬌女:「下次緊記穿內衣!」

我(下稱受害者):「救命呀!我有穿的呀!」

莎朗:「誰叫你玩性感打扮,你應該早知道會引人犯罪啊!」

受害者:「我的外衣只是領口大了點,又不是貼身露臂透視裝,怎樣引人犯罪啊!按你這樣說,金舖也要關門了,天天放這麼多金在店內,不是也同樣引人犯罪嗎?」

M小姐:「這裏是香港,不是文明開放的歐洲,你要適應一下了。」

受害者:「香港不是以國際大都市自居的嗎?適應一下?簡直不怕人笑話!難道要向外國的女遊客發出衣著指引,要她們“適應一下”嗎?」

靚姐:「你穿D cup這樣令人羨慕,我也想多看幾眼啦!還要計較那麼多,你不是在炫耀吧!」

受害者:「……??!!那麼,我是否需要做“縮胸”手術才對呢?!」

我憤憤不平,決定在胸前貼上「Deep V無罪,請尊重我!」的字條來示威。結果,當然是引起辦公室的一陣騷動。然而,我突然感到擁有一股無比的力量,我可以向那些把我當作物件來觀察的人表示抗議,重申我作為一個人應該受到的尊重。同時,我要告訴他們,我的身體是我的,我有權決定怎樣去打扮它表現它,別人沒有權來干擾我控制我。

下班時,匆匆忙忙的鑽入了升降機,才發現已把胸前的字條忘記了。這次引來了更多的注視目光,但他們在我胸上看到的,是一份對身體自主的聲明。我擲去受害者的怯懦和憤怒,昂然的走到街上,準備迎接一場 Deep V大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