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不重生

文: Polly

一次交通意外,令她頭蓋骨凹陷,亦改寫了她的人生。傷過痛過的她,感受到人情冷暖,外表彷彿是註定命運的一環,面對各方對其容貌歧視,她不甘示弱,相信自強便有出頭的一天,這個理想,跟她實際面對的情況有多大距離?

人物介紹︰Amin 現年29歲,大學畢業,曾當兩大公司的營運經理。那次的交通意外是可怕的,她在近郊狹窄的行人道走路的時候,被一部小型貨車的倒後鏡撞擊她的頭部,使她的頭蓋骨碎裂,而頭部某一處更凹陷了,她昏迷了整整一個月。她的腦部被抽走了部份的腦細胞,之後,她數個月躺臥在醫院的床上,看到生離死別。公司無理解僱 她,是她最傷痛的一次。她覺得是公司歧視她,並向平等機會委員會作出投訴。雖然案件現正跟進中,但她決定鬥爭到底,下一步會到法庭讓法律為她討回公道。醫生已證明她可以當從前的工作,為何公司仍要針對她呢?外表是那麼重要嗎?她一直在等待合適的頭蓋骨,希望更換後便可避免跟別人說她的過去,更希望可以順利 一點找尋工作。自被公司解僱後,舊公司誠邀她回巢工作,這時令她曙光初現,可是好景不常,只有約一個月,公司說生意不好,要她回家好好休息,她只好辭職。 除了工作外,她更擔心外表影響她跟朋友、家人的關係,但更害怕是重複的手術,令她皮肉跟心靈同樣痛苦。她的心路歷程是怎樣的呢?

四個難忘的經歷

Polly︰「事件發生後,令你感最難忘的是什麼? 」

Amin︰「令我難忘的有四件事,最傷感的是原來的公司終止我的合約。那刻我感覺無助,醫生說我可以當回從前的工作,公司列出很多的工作項目,要求我向醫 生取得證明,證明我是擔當得起這些工作。醫生也覺得奇怪,類似我的個案是有的,那些公司也不會有如此的過份要求。唉!老闆根本是有心為難,醫生回覆信件給 公司已說明我是可當回從前的工作,為何還要威逼我?不明白公司為何要這樣對我。但那刻我跟家人也沒有追究,家人也想我多休息一點,我們只好無奈接受公司的 不合理對待。」

Polly︰「第二件是什麼事情?」

Amin︰「自我知道頭蓋骨凹陷時,我便不願意照鏡子,我不接受這是自己,外表對女性而言很重要啊!我常常會睡覺,總是想著這只是一場夢,夢醒了後便一切 如常,可是這畢竟是事實。試過家人在家裡也要求我戴帽子,恐怕有他/她們的朋友到家裡見到我的外表時感到恐慌,我那時真的心痛,為何家人也不接受我?在家 中也要戴著帽子實在難堪,我感憤怒。另一方面,我很害怕男朋友的家人是否接受自己,真的很害怕……」

Polly︰「或許家人跟你一樣都是處於適應期,他/她們對你在家也戴上帽子的要求,或許是基於害怕外人對你的冷眼,不想你難受啊!那麼現在恢復照鏡子的習慣嗎? 」

Amin︰「我已經想清楚,這就是我,我不可以逃避的,幸好得到不少朋友的鼓勵和支持,我終於漸漸習慣看清楚我自己。」

Polly︰「有積極的想法真的好。第三件難忘的事情是什麼? 」

Amin︰「是再做手術。我一直等待著合適的頭蓋骨,更換了後我便可還原自己,重新開始。年頭的時候,醫院通知我,有合適的頭蓋骨可以更換了,那時真的非 常興奮。入院時抱著希望,可是醫生說效果不理想,可能會影響日後的健康,使原本已放進去的頭蓋骨要立即抽出來。我是多麼的痛苦,為何上天再一次的作弄?把 我的希望破滅。醫護人員跟我說為何每次見到你都是開開心心的進來,這次到來卻愁眉苦臉?我已經沒有心情回答。每次手術都會流失很多血!每次手術都要承受針孔的痛楚!每次手術都要把剛留好的頭髮剃掉!每次…每次…」

聽到這裡,心是酸溜溜的…

Polly︰「醫生說何時會做下次的手術? 」

Amin︰「說不定的,但是我隔幾天都致電問醫院的情況,醫生告訴我不多於半年的時間吧! 應該可以有合適的頭蓋骨或是放入人造頭骨的方法。我只想快一點完成這次手術,但矛盾的是害怕手術是否順利完成,下一次是最後一次手術嗎?我彷彿是一次又一次的試驗品。」

Polly︰「第四件難忘的事情是什麼? 」

Amin︰「自我辭去工作後,一直有跟畢業後第一份工作的公司老闆聯絡。很高興他願意聘請我,是從前營運經理的職位。可是,不多久,老闆借用生意不好為理 由,叫我不要這麼快返回崗位了,我在想不是吧?我的下屬的工作一直沒有停過,為何要我不要那麼快返回工作?在我上班後,是我的外表影響接見客戶嗎?我只好 辭職。」

Polly︰「那麼現在有沒有繼續找尋工作? 」

Amin︰「有的,有朋友告訴我有一份兩個月的臨時工,月薪為5,500元,當文件歸檔的工作。我告訴朋友,無論如何,我需要的是一份工作,可是那間公司 看到我的學歷及之前的工作經驗,便說我是over qualified。我只是想儲點錢,接著便申請報讀中國市場學的文憑課程。我知道現今的碩士生也不少了,我要增值,才可在市場上競爭。」

Polly︰「你對前景是怎樣看? 」

Amin︰「我仍然抱著希望,又想過把我的經歷寫成書,只要努力,相信有出頭的一天。」

後記︰

Amin 的理想是快點找到工作,快點更換頭蓋骨,快點擺脫那些人的有色眼鏡,當她「正常人」看待。可是只有她的努力和力量,足以令她達成這些理想嗎?社會充斥著重 視外表的文化,令Amin難以在社會有「正常」的發展機會,即使醫生已證明她可以回歸從前的工作崗位,但正如Amin所說,她要會見客戶,客戶並不了解她 的過去,老闆會恐怕其容貌而影響公司形象?這已經不是她個人的能力問題,而是容貌歧視。她難以找尋工作,即使她願意擔當兼職,薪金比過去少了很多,老闆說 她的履歷過高了,此份工作不合適她。老闆總是想出「合理」的理由讓Amin知難而退。外表稍為改變也令Amin擔心家人會否因此而不接受她?男朋友是否承 受得起?劫後餘生的她,卻彷彿難以重生。Amin有堅毅不屈的精神,盼她的理想快點實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