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界試煉 中港家庭團聚

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

「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以下簡稱聯席)是廿多個為了爭取家庭團聚的團體而成立的聯席。聯席以家庭團聚為前提,要求政府修訂對爭取居港權家庭、中港家庭、新來港家庭的措施及政策,以下是這些受影響家庭的處境。

居港權家庭
楊太是爭取居港權運動的中堅成員,她和丈夫均是香港居民。1999年人大釋法,褫奪了終審庭賦予她的內地成年兒女的居留權。過去十年,她持續不斷地為內地 的兒女爭取居港權。她說︰「我的兒女一直沒有香港居民身份,一家人終日不得安寧。我的女兒結了婚,並在此誕下孩子。但她沒有香港居民身份,難以明正言順地 在此照顧孩子。我會跟其他家長一起爭取,目的也只是為了家庭的正常生活。十年過去了,政府沒有改正錯誤,還我們公道,我擔心自己也沒有幾個十年可再等下 去。」

中港家庭
亞婉跟其他準來港婦女(中港家庭的內地妻子)一樣,因為結婚後要輪候五年才能獲單程證,所以在等候期間,都是持雙程證往來香港照顧丈夫及子女。亞婉說︰ 「雖然差不多每年有300日在這裡生活,但每三個月便要回內地續證,我丈夫又要上班,唯恐獨留子女在家會發生意外,我唯有帶著女兒回去。這樣一來影響了我 女兒的學業,二來很「重皮」,對整個家庭經濟帶來了沉重的負擔。」

黃太也是準來港婦女,結婚四年多,差不多可獲發單程證,但最近她非常擔心 ︰「我們本來打算獲發單程證後才生孩子,可是前幾天發現意外懷了身孕,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快要獲證了,但如果在獲證之前分娩,我們便要繳付三萬九千元的 分娩費,負擔很重啊!」黃太的另一個憂慮,是平時持雙程證來往中港時,入境處人員見她是港人內地妻子,已「特別關照,額外問長問短」,而現在懷孕了,她擔 心過關時更沒好日子過,現正考慮會否進行墮胎。

內地妻子陳太與丈夫結婚已超過5年,一直等待獲發單程證,最近卻獲內地通知,香港政府認為她 與丈夫的婚姻關係未能確定,因此駁回其單程證的申請。陳太憤怒的說︰「我不是持續以雙程證來往香港。曾經有一段頗長的時間,因丈夫患病,我便較頻密來港照 顧他。最近過關時,入境處的盤問越來越苛刻,即使我出示結婚證書,他們也要問我很多過份的問題,例如結婚當晚有否洞房花燭?或問三年前我丈夫在某時候跟我 說過甚麼?我答不到時,他們便說我是假結婚。又由於我們沒有生孩子,入境處亦懷疑我借結婚來香港作非法勞工。但他們憑甚麼認為我是假結婚?我有另一位同鄉 姊妹,丈夫剛去世,她的申請也被駁回。我們本來都是合法成立的家庭,都是等了超過5年,現在竟然無端被取消資格,這樣太不合理了!」

家庭暴力下的單親中港家庭
亞花94年與丈夫結婚,三名子女都擁有香港居民身份,並在香港讀書。亞花由2005年開始,便以雙程證來往香港照顧子女,可是丈夫一直虐待她,更拒絕為她 申請單程證。她哭訴說︰「他虐待我太厲害,我只好離開他。我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但我沒有香港身份證,不能在香港工作和照顧他們。我們一家的生活,只可依 靠小孩的綜緩,經濟相當緊拙。我亦有想過放棄,把三個小孩交給保良局,卻又不忍心,只好咬實牙根,捱下去!」

政府滿口家庭和諧,實質打壓家庭團聚權利
以上的家庭處境都是因為政府不恰當的政策及措施造成的。先有1999年人大釋法剝奪了居港權,造成成千上萬分隔兩地的中港家庭不能團聚。此外,目前的單程 證制度,分隔夫婦最少要等5年時間,內地配偶才可來港團聚。結果不少家庭在這段漫長的等候期間產生不少變化,如感情變異、離婚、病逝等,令到內地配偶因此 不能繼續有關申請。此外,2003年政府推出的《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中,有多項嚴重影響家庭福祉的措施,其中包括將符合領綜緩的資格由來港居住滿一 年改為七年,增加了新來港家庭的負擔,令他們難以取得適應生活的資源;報告書亦同時公布增加準來港婦女的分娩收費,為中港家庭添上更沉重的負擔。

這 種種處境,主要是因為政府罔顧目前中港家庭的變化。面對現今兩地交往越來越頻繁,目前的單程證制度已經不能應付和面對日益複雜的家庭關係,亦非簡單的二分 為夫妻和父母關係便可處理。欠缺靈活和彈性的單程證申請制度,亦令中港家庭的問題雪上加霜。香港政府終日強調「家庭和諧」為施政綱領,對於這些家庭,卻是 一個莫大的諷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