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援交少女的故事──《我的十六歲援交手記》

非非

中山美里《我的十六歲援交手記》寫及性愛場面,想也不能列進中學生好書龍虎榜吧,這真可惜!書寫的雖是日本少女的事,但崇尚物質、感到缺乏家庭關愛、不知自己價值何在等孩子問題並不囿於日本人的身上,加上援交事業早已吹到香港。讀此書,多少會對援交少女有所了解,甚至對社會問題、觀念也多所敲問。

美里認為學校、考試等機制不能凸顯人的個性,只有靠衣著、消閒品味表現出來。她熟悉品牌名稱、流行曲,能說出各種品牌的配搭。誠然,考試成績不能凸顯個 性,但個性不單是由衣著品味而定。但社會可有告訴孩子如何塑造個性?在香港,充耳都是如何提高學業水平之聲,社會亦鼓勵消費享樂,雜誌登載價錢不菲的潮服,哪個少年人不渴望得到?當騙子提到高級餐廳時,美里非常羨慕;聽到援交可得到豐厚收入更令她雀躍不已,最後經朋友介紹,美里便當上援交少女。可觀的入 息讓美里自覺身體有價,而發現身體有價比發現新大陸還有意義,這令美里心裡一亮,因為教育機制、父母的眼光無法全面衡量孩子的價值。而身體有價,便可通過 它而賺錢買貴東西。當美里第一次賺取五張一萬元時,她因得到物慾的滿足而興奮莫名。期間,她曾問過五萬元是否跟性關係對等,可惜最後卻以玩樂角度來看待援交,制止了自己繼續嚴肅地想下去。賺的錢越多,美里越有自信,也就越不能自拔地繼續從事援交工作。以賺錢為目的,美里不管對方是誰,有何要求,承受多少痛苦,都一律接受。

父母很晚才發現美里從事援交。父親忙於工作,母親時常尋歡作樂,不知女兒的近況,只盼望女兒讀大學,後來才驚訝她擁有滿房子的名牌東西。關係疏離是聽慣的社會問題,這對少女從事援交有多少影響?美里提及家庭逐步瓦解,不知道家裡何時開始變得邋遢不堪。她渴望離家自立。

母親臭罵女兒淫蕩,同學迴避美里。人們該怎樣看待援交女?是惡罵?是憐憫?抑或先了解她們的遭遇?美里啞忍別人的惡罵和迴避,因為她們認定援交是件壞事, 不為社會所容。當了援交女,美里不敢表達憤怒和不滿。她在別人家給兩個男生無條件上了,充當泄慾工具,雖感悲哀,卻不敢與人言,因為別人會認為她自作孽, 援交女哪有資格控訴遭受性暴力!她只好獨自承受這悲痛。至於援交時肉體上的痛苦,美里則靠數數字、轉移視線來減輕;受了侮辱,也忍下淚,以笑回應,無法表達真實的感受。

這書另一可貴的地方是美里坦言當援交女的損失。不要以為當援交女斷送的只是寶貴的青春、大好的前途這一類的東西,美里深刻感受到她的價值觀已嚴重扭曲了:她未嘗試過沒有代價的愛情、男人只是花錢買她肉體的人、錢是越多越好,要糾正這些觀念殊不容易。

美里不打算隱瞞當援交女的事實,她願意告知心愛的男人,讓對方了解自己生存過來的整個過程,這是經過深切反省的成熟看法,然而又有多少人有這種勇氣?畢竟社會對性工作者仍存有成見。

本書揭示了援交女接客時受到的凌辱,她們不為親友體諒甚至受到侮辱,援交工作更嚴重扭曲了她們的價值觀,可見援交少女受到的傷害是多重。此外,書中的一些 描述也叫我很惱火,就是在男女交往上,男的總喜歡吃女生豆腐,女的卻不懂拒絕。什麼時候,男生才懂得尊重他人身體,女生才明白自己的身體也得受人尊重?美 里幾次提到不相識的男生隨意走過來跟她說話、偷吻她、摟她、撫摸她。青年男女吸食大麻後,男生便隨意上女生,連前戲也不做,美里給上了,卻懶得拒絕,但又以「只要有洞就好」暗罵男生的卑鄙。我並非提倡矜持,但是女生是否要分清別人撫弄自己的含意,拒絕不合理的要求?女人從來不是任男人上的物體。

書名:《我的十六歲援交手記》

作者:中山美里

出版:文經社

年份:2006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