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現代家庭啟示錄    前言

文: 區美寶

當宗教/家庭價值成為政治議程
近年來出現了多宗以家庭價值成為討論焦點的事件,其中以自去年年底因《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擴大家庭暴力條例保障範圍至同性同居者以下稱《家暴修訂》) 引發出對「家庭」定義的社會討論最為激烈。本來《家暴修訂》於去屆的立法會完結前政府已承諾於今年會正式通過,可是在黃成智及梁美芬兩位新晉立法會議員的 「帶領」下,《家暴修訂》又出現變數。在今年的1月10日及1月23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再邀請了民間團體出席兩天的特別會議,黃梁二人動員了過千基督 教及天主教教眾,高舉捍衛「家庭核心價值」及「反對同性戀婚姻」等口號圍堵立法會。

一眾婦女團體、人權團體、同志團體、律師公會等,本來已 是該小組三年來的常客,為了推動政府馬上履行承諾通過《家暴修訂》,力陳「家庭暴力」與「家庭」兩者在定義上之分別。可惜很多教眾以至教會領袖在黃成智及 梁美芬的引導下,仍然誤解通過修訂等同承認同性戀婚姻,於是在聽證會上不單止極力反對《家暴修訂》,無視家暴受害者的福祉,視同性戀社群為洪水猛獸,更對 同居、單親及同志這些非異性戀核心家庭的模式視為社會問題的源頭,並指責為道德淪亡的象徵。這種論點盡顯反對《家暴修訂》者完全不理解「家庭暴力」問題, 亦缺乏性別觀點的分析;他們對「家庭」的定義,也反映了他們對現代家庭狀況缺乏掌握。

現代家庭模式豈只一種
為了反映同居、單親、同志家庭及其他不同形式的家庭事實上是存在著、是一種生活模式的選擇,只是現實上帶來限制,並非甚麼道德淪亡的社會現象,《女流》編 委以個人網誌、訪問、自述、繪畫、論政等文章,將多元的家庭圖像呈現出來。「單身家庭Blog」中Iris選擇成為單身,但單身的身份卻被置於家庭角色的 矛盾中;而「她與她與她的家庭」中Connie則是單親家庭加上同性同居關係,兩代人互相學習相處共同成長;「在我們的家庭很正常」中小徐解除婚姻束縛 後,卻仍然能與前夫兒子常常一家三口,樂也融融,鄰居也不察覺她已成了單親家庭。

反觀在「家庭角色vs家庭價值理念」Polly新婚加入了 「主流家庭」後,卻因為傳統家庭角色為各家庭成員帶來的壓力而不知所措,為了尋回個人空間現正努力搜索另類家庭模式。而「越界試煉—家庭團聚」的中港家庭 雖然是一夫一妻正式結婚而建立的家庭,可是因為中港兩地政策上的阻撓,使家庭團聚的權利不斷受質疑甚至被剝奪。

家庭──道德操控及社會管治要塞
雖然事實上家庭模式並非單一,但近年一些基督教新教教會卻企圖以其教會的家庭價值來淨化社會。這些教會的主要訴求包括鞏固現時核心家庭、監察媒體對家庭教 育的宣傳、家庭稅務寬減、動員家長學校教育、宣傳性道德、主導以家庭為中心的社會服務,並且以家庭健康是和諧社會的基石來進行游說及連結,有系統地將教會 的家庭政策寫進所有社會政策之中。

本來每個宗教團體按其教義提倡其家庭價值是十分普遍,但「主導社會服務以家庭為中心」與「有系統地將教會 的家庭政策寫進所有社會政策之中」所採取的卻是一個將宗教力量與政治權力結盟的策略,而這種策略跟美國基督教右派背景的世界家庭協會(World Congress of Families)或由American Family Association、Focus on the Family、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等團體成立的Pro-Family Coalition同出一轍。他們認為「家庭價值是最基本的抗疫單位,具體的行動是恢復傳統文化價值,即是重建世俗社會中的宗教價值」。這些美國教會在香 港網絡教會參考了這些美國教會的做法,利用學術及專業人士教眾為這種價值宣傳,並抽取本土傳統思想中能與其宗教價值結合部分,建構一套所謂主流家庭價值, 再動員具政治地位的教眾向權力架構推銷這種宗教/家庭價值,最後受影響及規管的便不再單純是教眾,而是全港市民了。

香港市民生活態度一向較 為實務,由某種宗教/家庭價值規管生活甚至主導施政,市民不一定支持。可是「家庭價值」卻又是一個幫助鞏固政權十分有效的管治工具,特別是香港的特首並非 經過全民普選推選出來,所以需要借助所謂「傳統文化」來支持施政,以期彌補政權認受性的不足。故此,曾蔭權在2006-07的施政報告中便提到「建構家庭 友善的社會,是一項全社會工程,需要各方面,包括社區、鄰里、學校、商界、傳媒、宗教團體、非政府機構等,與政府一起積極合作」,所以社會上任何政治爭 議,特別是有關政制改革的都應「收聲」,因為「家庭」的重要性已蓋過所有分歧。可見「家庭價值」對教會要「重建世俗社會中的宗教價值運動」與曾蔭權政權的 施政都是「不謀」而合地起了很大的作用。

傳統價值對性別平等的限制
無論是宗教或政權所高舉傳統價值的家庭定義對婦女發展都一定存在著限制。例如在2006-07的施政報告中,曾蔭權指「家庭是社會的核心價值觀念,政府應 該從強化家庭的角度出發,社會政策和服務規劃會以維繫及強化家庭作為主要考慮,以推動家庭作為社會核心的主流價值觀。」但是在2007年10月,政府宣佈 成立家庭議會之餘,卻要將婦女、青年、安老幾個事務委員會收入家庭議會管轄之下。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下簡稱︰婦女聯席)即時強烈反對這決定,婦女聯席認為 婦委會存在是香港政府履行《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承諾的必然任務,更重要的是婦委會的使命是推動性別觀點主流化,務使各政府部門以性別觀點 制定政策,改善性別不平等的狀況,若家庭議會取締婦委會,性別觀點主流化工作便不會有專責機構進行。

而且家庭議會成立以來,沒有做過家庭成 效評估(Family Impact Assessment),至今我們仍未知道她的權責及願景是甚麼,更遑論家庭議會的工作藍圖。經過了一輪社會討論及游說工作後,政府將各委員會收納在家庭 議會下的決定改為理順各委員會與家庭議會的關係,各委員會則各施其職,不被取締。

其實婦女團體一向對政府每次強調家庭價值而忽視婦女權益均 存極大的不滿,例如在家暴問題上,婦女團體多年來也批評政府政策及社會人士只顧及家庭和諧,卻沒有以被虐者(家暴個案中受害者大部份是婦女)所需來制定政 策,「我們的家庭很正常」一文中小徐也指婦女因為沒有獨立經濟,面對被虐也不敢輕言離婚。除此以外,據受虐婦女反映,因為警方及社工在提供援助時對女性的 家庭角式已存有大量偏見與歧視,使求助變成另一種折騰。又或在「單身家庭Blog」中提到社區服務多半以家庭為單位,單身婦女彷彿是不存在於社會當中,沒 資格享受社區服務。對於中港家庭來說,因為事涉國家層次,家庭價值便要靠邊站,中港家庭便成為「不適用」範圍,加上制定政策措施時性別觀點欠奉,新來港、 準來港、爭居權的婦女處境便更加為難了。

以上這些婦女面對的問題顯然未能獲政府提倡的家庭價值所保障,同時要「重建世俗社會中的宗教價值」 的教會也沒有對這些婦女有所關注,因為他們關注的是如何阻撓同志享有正式身份以捍衛異性戀核心家庭模式。說到底,教會與政府仍是一個男性/父權主導的權力 架構,兩者提倡的「家庭價值」並沒有包括性別平等及女性自主,所以Polly及Connie正挑戰的是異性戀女性與同志共同面對的宗教與政權合流的「家庭 價值」壓迫。婦女運動應對新社會現象進行層層拆解,建立家庭多元化論述是當前的策略,實行為一場思潮戰作好準備,迎戰獵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