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她與她的家庭  

Iris

家庭,廣東話是「屋企」,通常會聯想到「同一屋簷 下」的「屋企人」。訪問前開宗明義跟Connie講,我們想訪問「同志家庭」。我們相約在咖啡店會面,甫坐下,Connie即興致勃勃的提到自己對家庭價 值的看法,問到Connie的家庭生活,Connie卻說:「我們是一起住過,但我現在沒有跟女友同住,跟母親同住呢!」因此這個訪問,是由Connie 與母親的點滴開始。

與母親:請聽我說說話
Connie認為除了「同一屋簷下」,彼此擁有親密的關係,是家庭最重要的元素,才稱得上是一家人。Connie認為女同志像許多女兒一樣,母女關係會較 好。年少時父母離異,Connie與母親同住,跟母親的感情深厚,想了很多年,終於鼓起勇氣第一次向母親坦白,那時仍讀大學,是由一封信開始。「我本身好 鍾意寫野,又同媽咪關係好好,果封信寫左足足五頁紙,寫低晒自己由細到大,寫到自己廿幾歲既野……」Connie一直覺得家人對同志的支持十分重要,同志 希望對家人坦白,又是如此難於啟齒,Connie感同身受,自去年起展開一個「爸爸媽媽請聽我們說說話」的計劃,鼓勵同志表達對家人的心聲。

與母親與女友:三人行
Connie有一年曾經跟母親和女友,一起過三人行的生活。那一年弟弟搬入大學宿舍,因為怕母親會悶,原本Connie已經和女友同住,二人又決定一起三 人生活。「初時會有唔慣,好似多左個人,又三個都係女人……果一年好特別,我地仲一齊過情人節,同媽咪一齊煮情人節餐,都幾溫馨架。」筆者卻不懷好意,認 為Connie「夾在中間」,總會有「左右做人難」的處境」,「反而有時媽咪有野想話我,就會同女朋友講先,等佢講返比我知……掉返轉……又好似 無」,Connie與女友和母親的三人生活相處融洽,「有樣野令我好感動既係,果一年女友既媽咪過左身,媽咪話會當佢好似自己個女一樣,多左個女,如果一 齊住唔夾,可以搬返出去,佢唔會嬲既。」筆者相信伯母心裡面仍有一句,畢竟「女大女世界」。伯母對Connie的接納,而且愛屋及烏,不但因為 Connie費盡心思,寫了五項紙的信,也是母女間深厚的親情。

與女友:不清楚的關係?
Connie記得與女友組織家庭的開始,都是由女友一個人去找房子的。根據女友的經驗,一個單身女子租客,相比一個女子跟另一位關係不清楚的二人租客,會 更容易獲得業主的信任。不但成功機會大,有時更會獲得減租。「如果業主見到個租客不男不女,仲會有更多想像。」相對於夫婦租客,單身女子租客,也會有不少 想像,金屋藏嬌?抑或一樓一?

愛也有低等?家庭也有不配?
Connie認為社會對家庭的想像,一直只有異性戀的關係,對於其他的可能性,一直拒諸門外,根本不設實際。同志家庭向來被社會漠視,「講到家庭,就好似 從來唔關自己事。」Connie期望同志家庭亦會獲得社會認同,「當我呢半年以來係前線爭取,我覺得好傷心,每一次去立法會抗議示威,就好似我地係低等 既,點解我既愛同你既愛會唔同呢?我同我伴侶既家庭就唔配係家庭咩?」Connie不只一次提到「傷心之處」,「政府提倡既和諧家庭,真係好窄,莫講同志 家庭……係咪單親就唔算和諧家庭呢?佢地其實傷緊好多人既心……家庭價值其實係咩野?點解影響緊大家?我地應該係點樣既家庭長大?點同家人相處?」種種的 疑問,令Connie有更大的動力推展有關「和諧家庭」。Connie在「爸爸媽媽請聽我們說說話」計劃中,收到很多回應,除了結集成書,並會選取其中三 個故事拍成短片,得到很多友好的支持。

Connie在訪問中,一直提到擔心自己「離題」,其實的確令筆者意外的是Connie提及與母親的 故事和三人行的生活,與筆者想像的「同志家庭」有所不同,而所謂不同,其實只是更多元。我們大部人都像Connie一樣,擁有多元的家庭角色,多元的家庭 關係,像Connie與母親與弟弟與女友與女友的母親和兄弟姊妹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