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蕭綺熙

食物之於女性,有多重意義。就像洋蔥頭般,層層瓣開,我們可以觀察、思考得更仔細。最表層而普遍的聯繫,在現今的香港社會,莫過於否定式的「拒 絕」。現時流行纖形瘦身,食物尤其重碳水化合物的,包括薯仔、麵條、米飯,都成了女性的大敵。加上餐桌上其他人對女性食量的評價目光,許多女士都對食物步 步為營。不過,這「拒絕」並不純粹,當中包含有「欲拒還迎」成份。明明調查顯示九成七香港女性不滿意自己的體型,渴望要纖腰1,可是酒店自助餐中的甜品 部、一般甜品店、西式糕點店總是門庭若市,而且女性佔去顧客當中的大多數。「食完先減」、「食完再纖體」的心態,明顯存在於忍口忍得相當辛苦的女性之間。

女性有時是自己選擇不吃,亦有時是配合社會角色,讓給別人吃。母親愛護子女,犧牲自己所吃的以填飽子女,就是偉大。我的母親和姨媽,都是非常喜歡看 著子女吃得豐富,而不顧自己口味、是否吃得足的人。年輕的女性,則享有弄製食物給愛人表達心意的權利:環顧四周,不乏女性甜絲絲地把自製蛋糕向男友送上, 男性這樣做不是不可以,卻沒有那麼理所當然。始終,女性作為caretaker(呵護者)的角色較易為人所接受。

談到這裡,你該不會質疑女性與食物息息相關,用符號表達可以是:「女性  食物」。接下來,我想講得過份一點,變成「女性=食物」。現在先玩遊戲:給你一分鐘時間靜思,請你說出你所聽說過的把女人「食物化」的稱呼!……叮!夠 鐘!大家的答案有沒有包括以下幾個:雞(北菇雞)、條菜、豬扒、(煲)老藕?如果你是女性,面對這樣的稱呼,你有沒有被侮辱的感覺?

這些將女性由消費者(consumer)轉為被消費(being consumed)的隱喻可以傷人於無形,對其滲透性我們要特別警惕。把女性比喻食物,在在折射出人對女性的看法:女人都是可吃的(edible)、可消 費的(consumable),以及可欲的(desirable)。「秀色可餐」四個中文字,就道破了女人的美色等同於食物(可以讓人忘卻肚餓)的這種微 妙關係。加拿大女作家Margaret Atwood完成於1969年的The Edible Woman2 (《可以吃的女人》),就是諷刺社會裡這種看待女性的態度。

故事中的女主角Marian,由男朋友Ainsley求婚,到籌備婚禮,Marian都覺得自己被控制著。透過進食習慣的改變,讀者可以發現她潛意 識裡對婚姻制度的恐懼:Marian開始厭惡食物,食慾不振,後來則變為透過不斷吃東西來發洩,但這偏偏會令她增肥,不能成為美麗新娘子。她還要被朋友罵 她「you’re rejecting your femininity」(編譯:「你在拒絕自己的女性氣質」)。記得大學時期,筆者協助過一位博士生處理厭食症家庭治療的個案錄音帶,得知厭食症患者的幾 種心態:對於食物的操控,一個無力女生重獲自主感覺;透過不進食,身體不發育,就不會遭受親友的侵犯;屬於attention-seeking的一種表 現,因為瘦弱可以引起父母關注。Marian對食物的反應,反映出部分女性視操控食物、操控體形為自主的一種表現。

故事的結局並不美滿,Marian最終拒絕了婚姻,因為她覺得未婚夫正在摧毀她。在分手的那一天,Marian在家自製了一個可吃的結婚蛋糕連新娘 子模型,送上給未婚夫說:「You are trying to destroy me, haven’t you? … But I’ve made you a substitute, something you’ll like much better. This is what you really wanted all along, isn’t it? I’ll get you a fork.」(p.271)(編譯:「你一直都在摧毀我,現在我為你預備了一個更好的替代品,我知你一直都想要的,現在我就給你一支叉,你可以吃掉 它。」)結果,未婚夫沒有吃這具諷刺意味的蛋糕,而Marian則自己吞掉了那位新娘子。作者在這裡擺明車馬要控訴男性往往讓女性感覺被吞噬,因為女性總 是成了object of desire(欲望的客體)。

我們在現實生活裡都輕易找到女性作為object of desire的例子。經過大型廣告牌或燈箱,總會見到豐胸、纖形、瘦身的廣告,半露酥胸的產品代言人,比比皆是;電視、雜誌裡的啤酒、汽車,甚至美食廣 告,總是有個擁有魔鬼身材的女人在搔首弄姿,或以三七面迎向鏡頭地表現「享受美食中」的狀態,擔當激起慾望的角色。這些例子,俯拾皆是,性別定型仍然嚴 重。最近So Good中的蘇絲黃有另類造型,你看能否成為突破的缺口呢?

看似越來越有自主能力的現代女性,有幾多逃得過稱女人為「豬扒」的語言暴力?又有幾多女性其實有份施暴?即使是女性作為消費者,享用食物時亦每每受 到諸多限制。我們也許都像Marian一樣,正在尋找真正的自主,不過在健康食物充斥市場、「有機至上」的口號隨處可見、纖形運動瑜珈廣告多得鋪天蓋地的 廿一世紀香港社會,我們實在需要更高的敏感度和批判度去選擇食物,對食物和對女人自身的價值有更健康的取態。

註釋:
1. 「七成港女最想擁纖腰」,《大公報》,08/05/2008。
2.Margaret Atwood. (1980). The Edible Woman. London: Virago Pres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