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韓小雲

近年陸續有不少著作及研究,企圖重新呈現女性勞動的歷史,發掘個別女性的聲音及生命掙扎。在各項研究方法中,口述歷史正好用作探究女性在較少使用文 字、侷限於私領域的雙重限制之歷史脈絡下,如何走過異於男性經驗的歲月。而這些女性的聲音,若不刻意發掘,往往會隨著時間消失於文字歷史中。

小時候,常聽媽媽說故事,過去的辛酸血淚都活靈活現。今次藉著記錄媽媽的口述打工史,除了是對勞碌一生的媽媽的紀念,亦是透過她的故事,反映那一代女性的生命歷史,如何在社會發展變化中,走過這些歲月。

青春的打工歲月

外公是鄉長,媽媽在年幼時渡過一段舒適安逸的歲月,後經歷日本侵華、國共內戰,家人四散逃難。1949年中國共產黨取得政權,由於家庭被列為打壓的對象,19歲的她逃到香港尋找父兄,開始自力更生的打工歲月。

媽媽先後由親戚介紹在留產所及醫院學習接生及護士工作,但都因為害怕見血而放棄。直至第三份工作,再由親戚介紹到鞋廠做鞋,才咬緊牙關適應下來。 「d鞋廠好臭,d膠好臭,我初時落嚟,搭車都暈車浪,走去鞋廠,日日買包話梅,含住粒話梅做嘢,學兩個禮拜就畢業,做自己工。」那時媽媽要照顧年老患病的 外公,後來鞋業不景氣,生活困難,媽媽經姊妹介紹到一個醫生家庭做湊仔工人,一個月30元,包食住。「我返去話俾老豆聽,我老豆話,『你傻嘅!你點同人打 得工…打工,好下賤,好辛苦!』我話,『總好過喺鞋廠,搵一蚊一日,點負擔你,交租都無錢…』我老豆喊,我都無喊。」

五年後,媽媽因為認識了男朋友,應男友要求辭工,回鞋廠工作。「果時工廠旺,又自由,仲可以跑廠,果d膠鞋,運動鞋,波鞋囉……」那時外公已過身, 媽媽與一班姊妹同租床位,互相扶持地生活。「朝早返六點,由石硤尾,行界限街,九龍城,太子道,轉入土瓜灣,朝晚放工行路……你諗下d路程,我哋六點開始 行,八點返廠開工,我哋著屐,無鞋著,成條街都係屐聲,滴滴踱踱……」

結婚生育,做外發工,咬緊牙關捱日子

結婚後,為著照顧陸續出生的子女,媽媽留在家工作。「咩都做過啦,孭住你釘珠呀,喺獅子山,果時住木屋無電架,點住一盞油燈……釘果d珠手袋,珠 衫。喺屋企搵錢,依家d人呀,喺屋企搵唔到錢呀。以前我哋淨係響屋企湊仔又搵埋錢啦……穿膠花穿到手都痛,穿膠花搵好少錢,但車衫果陣,可能要趕貨,俾一 袋衫限住你趕起貨,規定時間要你交,有時三更半夜要開工,你老豆抆咗我插蘇唔俾我車,話我嘈住人。」

雙職的拼搏歲月,培養子女早自立

兒女稍長,陸續上學,媽媽又回鞋廠工作。「因為做鞋自由呀,分分鐘出入都得,自己工嘛,貪自由囉,可以照顧屋企,係我哋做『痴』鞋呢行,第二d就唔 得架,我喺觀塘返工,你哋都返下晝班。朝早,我買定四個麵飽,俾你哋四兄妹一人一個,我朝早去返工,你哋起身就食麵包啦,飲奶啦,飲完奶又做功課啦,咁我 11點就返嚟買餸煮飯,食完飯就帶晒你哋一齊返學,咁我又去工廠,做到四點又返嚟湊佢囉……有時趕住果手鞋,想做好佢,咁我湊你返嚟,又去過工廠,淨係行 路之嘛,好近。你讀幼稚園,四點幾放學,有時成間學校走晒,我要做埋呢手鞋先走,我遲咗返,走剩你一個,自已一個人坐喺度,無喊……咁樣捱呢d日子!」

「夜晚果餐又要買餸煮飯,果時你老豆打工,打幾十年工,今日無糧出,聽日無糧出,如果唔係亞媽咁樣出去撲錢,邊夠皮駛呀?成日都無糧出架,我揸住果d咁多錢,係要分15日嚟駛,唔敢駛多一個錢,又唔敢問人借錢。」

鞋廠倒閉,媽媽將補償的錢買部衣車回家繼續工作,那時媽媽的腰骨已長期勞損,不能負重,三位哥哥一人一袋幫媽媽孭鞋面,「師傅叫我『你孭唔到鞋面, 叫你幾個仔嚟交咪得囉!』我話『唔得,我唔放心,我一定要跟住,因為要過馬路呀!』唉!腰骨又痛又要車,一路睇醫生一路車。」後來鞋廠都倒閉,媽媽改為車 衫,「牛仔衫,恤衫,公仔衫……你亞媽,咩都車過!」

兒女長大,回到打自由工的日子

媽媽患上坐骨神經痛,手術後,不能再車衣,轉到玩具廠工作,不時拿毛公仔回來給我,一次意外啤斷一小截手指,因為驗傷時已復原,竟沒任何賠償。87 年媽媽轉到製衣廠做查衫,直至65歲才不再工作。子女們都不想媽媽辛努, 可是媽媽不肯。「我返半晝,有25蚊,好過喺屋企坐呀,返到嚟又有得休息。果陣時做到好開心,唔駛負擔,搵到自己儲埋,咁你哋幾兄妹又有俾錢我當家,做到 果d就有得儲囉唔駛洗,以前做到就唔夠用,果時最開心,做一個儲一個架!一個錢都唔駛出去,哈哈!」

媽媽沒再打工的日子,卻走到教會做義工,到老人中心學英文學電腦,她仍是忙忙碌碌的過日子,近年身體欠佳,才多了休息的時間,一個女子,如此走過忙碌而充分發揮自己能量的一生。

女性斷續的工作史

媽媽由年青到港,尋找生活,正值五、六十年代香港勞力密集工業對女工大量需求,無數年輕女性走進工廠日夜拼搏,維持家庭生活,並支撐整個香港工業迅 速發展。婚後,生育迫使大多數女性必須回歸家庭,負擔養育嬰孩及家務勞動的責任,在低下階層,因為丈夫收入不高及不穩定,不能依賴作為維持家庭生活的保 証。生小孩之後,女性通常面臨一個兩難的困局。家中多了一個待哺的嬰兒,各項支出增加,但另一方面嬰兒也需要有人在家整天看護照顧。在那個沒有上一代幫忙 的時候,媽媽惟有做外發工,一邊看顧孩子,一邊賺取收入。而孩子稍長,媽媽便奔波於全職工作及家務勞動之間,在重重壓力下,身兼多職,讓大孩子看顧小孩 子,孩子都早熟,習慣自己照顧自己,這就是那時無數打工媽媽的生活寫照。媽媽持續參與勞動,堅持子女必須好好讀書,讓下一代可以留在學校多受教育,日後得 到較佳的向上流動的機會。

媽媽的打工史反映戰後社會發展中女性就業的普遍經驗。就是一生因應家庭周期變化,進出勞動市場/轉換勞動形式的斷續的生命史。已婚女性人肩負雙重擔 子,以低工資、無保障的工作提高家庭生活水平,協助孩子向上流動。可是,無論女性對家庭或工作單位的貢獻有多大,女性依然被視為只需為家庭賺取輔助性收入 的臨時或次要的工人,她們在就業結構上也被局限於低工資及不穩定的職位。然而,現今的工業轉移,自由的工廠工、外發工已失去歷史舞台,如今,女性仍要面臨 生活、個人自主及家庭責任之間的拉扯,她們能選擇的卻日益狹窄,無論是選擇長時間勞動或是倚賴綜援,日子亦不好過,沉重的生活擔子仍在女性身上。

微小的故事顯映豐富的時代訊息,無數女性,身兼家庭照顧角色,由打工女兒變成打工媽媽、甚至打工婆婆,斷續的工作史成就低微的身份及待遇,低微的待遇及為家庭拼搏的精神成就香港的經濟發展。期望更多有關女性口述歷史訪談計劃的出現,發掘更多女性的貢獻,以豐富我們的歷史。

參考資料
1.新婦女協進會(1998)《又喊又笑-阿婆口述歷史》,香港:新婦女協進會。
2.胡幼慧編(1996)《質性研究-理論、方法及本土女性研究實例》,台北:巨流出版社。
3.保羅.湯普遜(Paul Thompson)(1999)《過去的聲音-口述歷史》,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