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甩哂轆

性教育是甚麼?我們應該如何理解性教育?香港社會的主流論述,往往將性教育理解為解決危機的方法。媒體不時報導青少年濫交和未婚懷孕的問題,然後將 原因歸咎於性教育不足,例如今年二月某份報章便指:「近年來有多宗未婚懷孕個案發生,歸根究底是本港的青少年在感情及性愛觀念開放的同時,性教育知識明顯 不足,學校及家長應拋開思想包袱,向青少年灌輸正確性知識。 」i這種主流性教育論述至少展現了兩種思維,其一,性教育的目的是防止未婚懷孕或控制青少年的性愛觀念,其二,性教育就是灌輸「正確的」性知識。

性知識不足的老調不斷重彈,加強性教育自然是社會大眾的共同結論。不過,性教育真是不足 嗎?台灣學者甯應斌和何春蕤對此有不同看法,他們指出「教 育就是性教育」,即是哪怕學校沒有獨立的性教育課程,學校的教育本身已是一種性教育:「有關性的價值、規範、認同、文化意義、知識、實踐等等,不但是透過 正式課程來傳遞,而且更常是透過「隱藏課程」(hidden curriculum)來傳遞,甚至被內化的(internalized)。」ii除了前線教師的身教言行,會傳遞關於性和性別的價值和態度,學校中儀 式、制服、姿勢規定、空間設置,諸如女生穿裙的規定或廁所的空間設計,皆為學生建立了一套對性和性別的理解。如此,問題便由性教育是否不足,轉變為我們需 要甚麼性教育。

從學理上而言,性教育偏重於生殖和成長,旁及性行為的心理認知和社會面向,以至人際交往和婚姻中的性別角色。iii「性知識」往往給我們一種客觀中 立的印象,有所謂正確的標準答案,黑白分明,但現實卻是主流性教育必然充滿價值取向,而且沾染了濃厚的宗教道德色彩。例如長期倡導性教育工作的香港家庭計 劃指導會,在某本性教育教學手冊中列出了避孕知識的是非題,一條是「永久避孕法的成效率為百份百」,答案為「否」,然後同頁另一條問題「試說出一種成效百 份百的避孕方法」,答案竟然是「禁慾」!iv從生殖醫學的角度看,答案當然沒有錯,問題卻是我們是否有需要追求100%成功的避孕方法?性愛又是否只有陰 道交?

毫無疑問,生殖醫學不能回應一切性疑惑。生殖醫學能告訴我們月經週期受甚麼因素影響或自慰是否有害身體,卻不能告訴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自己的身體,如 何理解性欲。在所謂「灌輸正確性知識」的主流性教育中,生殖醫學處理不了的空隙,答案非常自然地按宗教道德的教條填上:提倡貞潔、異性戀中心、否定性欲、 墮胎是不尊重生命。這種衛教式的性教育,以醫學知識為喬裝,以建立尊重和負責任的性態度為名目,實際上卻是提倡禁欲的價值觀和威權式的道德教育,並且複製 社會既有性別偏見。

性是人之大欲,也是日常生活常見之事,不是甚麼罪惡,也沒有甚麼羞恥。主流性教育論述對此卻往往左閃右避,談自慰必說「雖然對身體無害,但過度沉溺 必然無益」,絕口不談自慰的方法;談性行為必強調要負責任、性病、墮胎,如何在做足避孕措施下行性事則輕輕帶過。這種否定性欲的教育,不只脫離現實無濟於 事,更會加強青少年對在性事方面的罪咎感,妨害了青少年的身體自主和身心的健全發展。在不鼓勵女性表達性欲的男權文化中,這種否定性欲的教育對女性遺害為 甚,同志的情慾經驗和需要更由此進一步排除到我們視野之外。

因此,理想的性教育必然是一種性別平等教育,能尊重不同性別的平等發展,也能讓不同的性觀念平等對話。理想的性教育是讓我們認識和思考自己的身體和 性欲,考慮處境作出不同的判斷和選擇,而不是學習遵循單一的標準答案。由是老師和家長不必再負起提供真理的角色,而是平等地與學生和子女對話交流。理想的 性教育是從青少年自身出發,而不是動輒保護或譴責,以成熟的「大人」自居。理想的性教育是肯定性欲和身體自主,而不是一味主張禁欲和規訓。最後,理想的性 教育不只是一門獨立課程,而是體現於學校的制度和環境、師生的性言談、以至社會文化的塑造。

本專題的幾篇文章,依循以上思路,從不同方向探索推動性教育的問題和可能性。〈現代河伯〉揭示香港學校性教育存在的問題,〈從性別平等教育立法到推 動性教育〉回顧台灣經驗思考本土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的方向,後文會否是前文文的答案?〈我們都是媽媽〉分享了女性主義家庭性教育的經驗,〈問青少年談他們的 性教育〉從青少年主體出發探討主流性教育與青少年的期望與需要的落差,在主流媒體常見的形象中,父母莫不傳統和保守,青少年都是濫交和不會思考,不同的她 們如何看性教育?最後,〈非比尋常性教育〉從主流性教育的平台拉開,學校性教育崎嶇滿途,非正規教育可會是性教育最可行的出路?

註釋:

i〈青少年濫交因缺性知識〉,成報,2008-02-15。
ii見〈邁向多元文化教育視野下的性教育〉。
iii見〈性教育/兩性教育/性別教育/兩性平等教育〉。
iv〈「性」教有方--青少年性教育教學手冊〉,頁107。

參考資料:

一、卡維波、何春蕤:〈他們從來不告訴你性知識〉、〈為什麼他們不告訴你科學的性知識〉,載《為什麼他們不告訴你》,台北:方智,1990。
二、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性」教有方--青少年性教育教學手冊〉,香港:明窗出版社,1998年。
三、張珏:〈性教育/兩性教育/性別教育/兩性平等教育〉,載《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第7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1999。
四、游美惠:〈性別平權教育與女性主義的社會學分析〉,載《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第7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1999。
五、甯應斌、何春蕤:〈邁向多元文化教育視野下的性教育〉,載《從酷兒空間到教育空間》,台北:麥田,2000。
六、游美惠:〈身體、性別與性教育:女性主義的觀點〉,載《女學學誌》第14期,台北:台大婦女研究室,2002。
七、蔡麗玲、游美惠:〈女學生、性器官與性教育:女性主義教學的實踐策略〉,載《兩性平等教育季刊》 第26期,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200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