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政府一直自命香港是亞洲國際都會,為了保持強勁的競爭力,因此要積極主動規劃未來的人口政策,以避免「人口老化」拖跨整體香港發展,而輸入專才計劃是政府認為最能有效「解決」香港人口問題的政策。可惜的是,有關政策似乎未能針對香港現有的人口「所能」及「所需」作出回應。猶甚者,在整個人口政策中缺乏性別視角,令香港人口比例上較高、但社會地位仍較低的女性,長遠在香港的發展中,不但未能夠發揮所能,甚至缺乏最基本的保障。

人口質素以經濟作標準
首先,香港政府所提倡的人口政策,其實只集中研究人口質素的問題,而人口質素高低,也不過是以經濟效益作為指標,但當然如何估量兩者的關係確實成疑。不過,政府積極推動輸入專才計劃,甚至一而再,再而三降低專才來港門檻正因為此。根據政府在2000年進行的人力資源推算調查顯示,2005年教育水平在初中及以下的過剩低技術勞工會超過13.6萬人,但具備專上及高等教育程度的勞工,則欠缺11萬人。然而,香港政府未見積極透過適切的成人教育,提供本港低學歷人士向上流動的社會階梯,以�P時解決低學歷人口過剩,以及高學歷人才短缺的問題。相反,只向外求索,輸入專才,而漠視低學歷勞工的問題。更甚者,如果仔細分析低學歷人士的特徵,不難發現他們主要是中年或以上的女性。

為經濟犧牲個人的增值
香港在1978年開始實施九年免費教育,在此之前,不少女性都未能得到教育的機會。根據政府統計處《1999年香港女性慨況剖析》所顯示,在35歲以上的群組中,擁有中學或以上學歷的女性遠較男性為少。在35歲至44歲的年齡組別中,兩性接授教育程度的相對比率分別是,1000女性:1054男性擁有中學程度;1000女性:1125男性非學位專上教育;以及1000女性:1682男性學位專上教育。較年長的組別中,女性教育程度遜於男性的情況尤甚。究其原因,不少中年女性在七十年代為了家計,或受到重男輕女的思想影響,被迫放棄學業,投身香港的輕工業,以廉價的工資締造香港的經濟起飛。
然而,這批為香港經濟作出貢獻的姐妹們,非但沒有得到今日坐擁龐大公帑的政府體恤,反而再次被貶低她們的價值,被說成是香港經濟結構性改變下的負累,但同一時間要她們為服務業提供廉價的人力資源。然而,政府如能提供適當的教育配套予這批中年低學歷人士,在未來的數十�~,這批人士非但不會成為政府口中的過剩勞動人口,反而是政府所需的人力資源。

不利婦女的成人教育
可惜的是審視香港成人教育,政府自2003年官立夜中學外判後,中四或以下學歷課程的學費由每年約1,200元,勁升至7,200元,而中五至中七課程的學費更高逾1萬元。這令夜中學生人數由1.1萬人急跌至約2,000人。受資助夜中學則由12間減至5間。高昂的學費,只能令低學歷低收入的人士望門輕嘆,未能透過主流的教育途徑,考取中學或預科畢業,與專上教育接軌。有意循這途徑進修的基層女性,除了要面對高昂的學費外,晚間上課時間,也是對有意進修的女性一大障礙。根據2001年第四季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顯示,在三成香港人有意在未來一年進修,然而有意進修的主庭主婦則不足兩成。究其原因,不少受訪主婦表示,無意進修的原因主要是,要照顧家人或處理家務,而無暇兼顧個人進修。無可否認,現時不少基層婦女,仍然受困於傳統社會所賦予的家庭照顧者的角色。無論是在職的或是無酬的家庭主婦,難免要負責家人的晚膳工作。夜間的成人教育無疑未能照顧低學歷婦女的特殊需要。

廉價勞工的再培訓
再者,要數算現時本港基層婦女的進修路向,非「僱員再培訓課�{」(下稱再培訓)莫屬。根據僱員再培訓局的網頁所載,當局自開辦以來,逾百萬人次曾報讀再培訓課程,其中逾七成五為女性,約四成為40歲以上人士。報讀再培訓人士的學歷亦不低,近八成持中一或以上學歷。然而,他們所接受培訓的項目卻仍局限於低技術的課程,包括保安及物業管理、家務助理、陪月、起居照顧員、保健按摩等。這類培訓課程根本無助於基層婦女透過進修,可以獲得資歷的肯定,以及中提高在社會中向上流動的機會。相反,只會造就她們繼續屈從在不穩定的低資工種之中。
至於,婦委會於2004年開始推出「自在人生自學計劃」,亦無助基層婦女解決在香港進修增值主導的困局。計劃主要通過電台廣播及非政府機構的面授課程,教授處理人際關係、理財、健康及其他實際日常生活問題。然而,這類自學計劃,非但面對如再培訓一樣的資歷肯定問題,自學計劃的「興趣班」或的內容,比再培訓更難幫助基層婦女脫困,追趕香港政府一直所提倡的人口質素。

不鼓勵基層持續進修的基金
另一邊廂,政府一直鼓勵在職人士持續進修,在2002年設立持續進修基金,為年齡介乎18至65歲的香港居民提供進修資助,申請人可獲發1萬元,或學費八成,以數額較少者為準。根據政府數字顯示,截至2007年11月底,基金共接獲超過41萬宗申請,其中近六成是女性。然而,有關基金亦未能協助基層婦女轉型。在2008年3月公布的基金資助的課程共有6986項,平均學費為11,327元,意即扣除資助金額,申請人平均仍要用逾千元報讀課程。有關課程亦只限於物流業、金融服務業、旅遊業、語文、設計、創意工業及工作間的人際及個人才能共八個範疇,反而廣大基層工人就業的飲食、物業管理、零售、院舍照顧、美容美髮等都不在獲資助範圍內。當局解釋,這是因為資源有限,而要達到促進香港整體競爭力的目標,便需要把資助用於最有潛力的行業。不過,這做法無疑是公帑補貼在具競爭力的人士進修,讓他們錦上添花,對於真正有需要持續進修的人士則不屑一顧。這無疑是加劇學歷兩極化,令廣大基層婦女在苦無進修機會的情況下,被壓在社會底層。

另外,隨著近年中港兩地在各方面的交流日趨頻繁,新來港人士的人數已由1996年約17萬人,上升至2006年的21.7萬人,其中以家庭團聚為由的新來港女性居多。她們的教育水平,與本港人口政策中所強調的人口質素有重要關係。根據2006年中期人口統計所顯示,來港定居未足7年的人士曾接受中學教育的比率,由96年的59.2%,上升到2006 年69.2%;相反,未受過教育或只受過學前教育的,由6.4%下跌至4.3%。如果香港政府迷信於高學歷人士可以提高香港的人口質素,從而提升競爭力。以上種種數據告訴我們,對香港的人口政策最有利的,不是向外輸入專才,而是為香港的基層婦女,包括新移民婦女,提供合適的進修和學歷認可等途徑,讓她們可以發揮所長,與所謂「知識型經濟」接軌,擺脫過往基層婦女只能從事低學歷、低技術、低收入的困境。

一九九九年按教育程度及年齡劃分的十五歲及以上人口性別比率:

教育程度

年齡組別

未受教育/

幼稚園

小學

中學/

預科(2)

專上教育:

非學位課程

專上教育:

學位課程

15-19

1379

1055

936

828

20-24

630

987

910

828

25-34

369

652

873

836

1114

35-44

353

757

1054

1125

1682

45-54

370

844

1424

1331

2351

55-64

386

1141

1897

1540

2518

65+

316

1668

2233

1534

3622

總計

335

998

1095

1011

1321

註:在各年齡組別中,男性人口數目與每千名女性相對比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