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與種族的交纏:少數族裔婦女在香港|蕭綺熙

少數族裔在香港的人數大約是廿 八萬(包括外傭),女性佔去接近百分之八十三,即是約廿三萬人。分析這群女性的處境和挑戰時,如何定位(positioning)便成了我們衡量給予多少 關注的關鍵。種族(ethnicity)和性別(gender)是影響這群女性的兩大因素。由政府以至普通市民,都會把種族的因素高舉,認為她們所面對的 是在族群內的問題,跟大眾無關;由於她們屬少數族裔(minority groups),因此她們的問題就成了少數的(minority)。其實,只要我們留心觀察、仔細分析,就不難發現她們作為女性這個性別身份,對她們的影 響跟一般香港女性沒兩樣;換轉我們強調的是性別(gender),這群女性所面對的問題就值得受到大多數人(majority)尤其女性的關注。

數篇訪問均反映出,少數族裔婦女面對處境時,性別身份影響極大,以致她們跟香港同等階層的婦女所面對的困難,幾乎一樣。例如Shazia表示巴基斯坦的 婦女被丈夫打都不會反抗,因為她們無法想像離開丈夫後可以怎樣生活下去。這種對丈夫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文化上的依賴,都很容易在香港受虐婦女的個案中找到。 又例如Fermi提到穆斯林的男人愛面子的問題,多數要求女性在家相夫教子,這跟香港同階層的男人沒兩樣,就算太太以經濟原因外出工作,回家後仍然要像 Shazia對丈夫服侍周到,處理好家務。Fermi又提到「女子無才便是德」在少數族裔中仍然備受推崇,雖然在香港這句說話幾成絕響,但別忘了是靠著我 們多少代女性努力奮鬥所得的成果。

無可否認,有一些少數族裔女性面對的問題,是因著文化,尤其宗教的特殊性 (peculiarity)而衍生出來的,例如穿傳統服裝以及盡可能避免與男性接觸等等。這些施加於少數族群女性的限制,是基於性別身份(gender identity)再加上種族身份(ethnic identity)的因素。這讓我們感受到何謂雙重邊緣化(double marginalization),並在現實生活裡所受的雙重歧視(double discrimination)。就如印尼傭工Annie在訪問中所表示的,香港的制度對她們沒保障(即使做滿七年亦不能獲取居留權),紀律部隊人員又經 常對她們呼呼喝喝。

確認少數族裔女性所面對的雙重困境,目的並不在強調她們作為受害者的角色,而是突出她們的脆弱性,讓大眾更明白關 注她們身心需要的急切性。制訂政策時,我們不應該把她們的問題歸為種族問題,然後隔離處理。相反,我們必須先將她們的需要視為女性需要去擔待,然後再因其 種族的獨特性,而作出適切的配合。這樣的安排才能真正做到「消除對女性的一切歧視」,以及把這群人真正地帶入香港社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