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日報, 2006-11-09

態度決定一切 — 這雖然是句十分粗淺的論斷,像是小學生紀念冊中的你一言我一語,但出自有所謂神奇教練米路天奴域在2001年率領中國足球隊衝進世界盃之際,他的一句口頭禪旋即被國家隊隊員掛在口邊,後來更被引伸到社會的庶民文化領域。

很多時候我都不知好醜,認定自己跟大人物其實同出一轍,在「態度決定一切」的強勁臂彎下,我自己也是這樣想像、這樣實踐的。在課堂完結之前,我總是乘機夫子自道一番,說甚麼堅持堅持再堅持,要做個有態度的人 — 寧願不能 please all,也要做個有棱角有固執有顏色有血有肉有口水更要有團火的人。如是者,每個學期總有十多分鐘,我都可以名正言順做回一個有態度的人;至於其他時間,即另作別論。

今天應該很高興,在我還未及判別應否為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高興的時候,我便毫不保留的為《女流》的再生、復刊而歡呼。甚麼是女流?這份本土女性主義雜誌其實一點也不「流」,只是命途坎坷了一點。在14年的寒暑都走過,不過有時是停刊,有時是復刊,有時又再停刊,又再復刊。在停與復之間,每次都牽動住香港社運有心人的脈搏。在06年的今天,她又復刊了。雖然傳媒對此乏人問津,但她的重要性並不會因鎂光燈的強弱而有所虧蝕。

《女流》的第一次停刊,是1992年10月;第一次復刊,是1996年9月,花了4年時間醞釀和再思考;第二次停刊是2002年4月,而第二次復刊即是今天,同樣是花了4年時間的反覆思量,才屢停屢復地在本土的社運生態圈中再出現。雖然,誰都無法保證有沒有第三次停刊和復刊……不過,《女流》每次在停復期,都是在反覆處理自身的焦慮、脫軌,以及檢視自己有沒有失卻方向。

《女流》是一本有態度的雜誌,從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多一點屬於女性的異議微聲,到「女性視點的供應商」,和「時代前沿的觀察者」。她始終如一的以「新銳」的旗幟勵志奮進,為當下的香港主流社會 (mainstream society),和男流社會 (malestream society) 注入了一種全新的精神氣質,並在引領主流的過程中,使自己成長為主流的一分子。今回復刊,多了一個點子,就是開放空間給社區婦女,通過文字或圖像表達她們的聲音,甚至把社區事情報告出來。觸碰到「基層婦女媒體實踐的力量與可能性」的女流雜誌,我的而且確感覺到她的體溫 — 她敏感的神經連接到這個社會女性奔流不息的情感冷暖,使歷史也因此成為有生命的歷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