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期:編者的話

發表留言

編者的話

相隔了兩年,終於再次「出版」《女流》。《女流》經過改革,在有限的資源下,暫時只有網上版。

起初構思了「女性與政治」的專題,正是區議會選舉臨近的時候,很想把握時機。當時大家都很忙,相約訪問十分困難。終於過了區選,約好了訪問。正是特首選舉的時候。轉眼間又到了立法會選舉。大家都很想看看今次的選舉如何。最後連立法會選舉也過去了。

如今重新整理好稿件,包括女性議員(訪問的時候仍是區選,之後卻在立會當選了)和助選婦女的訪問,對於女性身份的描述和覺醒,所呈現的故事是如此有血有肉(也有淚)。但這只是一部份,原來有更多婦女在社區內起了革命,透過「建設婦女政治參與的力量」計劃,加強女性對政治的認識,進一步提昇婦女政治參與的能力。很想看看的選舉,就是讓所有女性能夠參與。

最後評論立法會政黨/團的成績表,實際上是婦進於2012立法會選舉期間與平等機會婦女聯席合作,以《婦女政綱》為基礎,總結議員在2008-2012年議會中推動性別及婦女議題方面的政績,評核政黨及政團在推動性別平等及爭取婦女權益方面的工作。作為政黨及政團,不應只監察政府的工作,忽略了民間的訴求。如今便有一群婦女切實反映了訴求,實踐和表現女性參與政治的能力。

本期亦結集了婦進讀書會的讀後感。婦進定期舉辦活動,歡迎會員及友好參加,讀書會尤其受歡迎。雖說是讀書會,不僅是看文章,也有談電影、賞藝術,輕輕鬆鬆地暢談性別議題,天馬行空一番。

《女流》廣邀友好投稿,也誠邀妳/你們加入編輯委員會,輕輕鬆鬆地暢寫性別議題。有興趣請電郵至aaf@aaf.org.hk

Holam

第57期:性別專員參政—-黃碧雲的區議會選舉故事

發表留言

性別專員參政—-黃碧雲的區議會選舉故事         

殷翠

 環顧香港政壇女性議員不是「稀奇人種」,但若論人數,以立法會為例,由2000年開始,女性議員的數目是11個、2004年是12個、最新一屆都是11個女性議員,但不要忘記今屆共有70個議席,換言之,女性議員的數目比例是不升反跌,其中泛民更是少了公民黨吳靄儀、余若薇和陳淑莊三名女將。

相比公民黨,民主黨算是有所「增長」,婦進會員黃碧雲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代表民主黨在九龍西選區取得一席。

 2011年底《女流》訪問了黃碧雲,那時她初試啼聲,首次參選區議會,敗於被外界喚作「西環契女」的梁美芬,那次區議會選舉的經驗,讓她更了解自己的政治定位,成為她在2012年參選立法會的借鏡。

 這一切得從她在區議員選舉的形象工程說起……

 黃碧雲是大學講師,很自然地大家會以為她以「很正經的形象」出現,以她在區議會選舉中,選用了「貓女」為形象,原因?她說和當時萬聖節氣氛,另外更主要的要造成「貓捉老鼠」的形象(黃的對手梁美芬被傳媒喚作「鼠王芬」)。

 結果,這個形象不吸引了傳媒,令更多人關心選舉,也吸引了小孩和街坊的注意黃碧雲很清楚記得在一星期共派了12,000個「貓女」選舉宣傳面具可是決定起用這形象的背後,有著很大的扎和討論。

 這也要從性別角度說起……

 「有人認為這是不應該用的,因為我一直是以理性學者的姿態出現,亦有師奶認為扮貓捉老鼠好惡,貓女形象太masculine,好似好狠,加上當時還有醫生(歐陽英傑,同區參選人),反而認為我們是老鼠,她們想要乖些、斯斯文文的議員,因此出現了形象上的不配合,我們把貓鏡放在心口上,有人不知我們是甚麼人!也有義工反映我們著綠色衫更能反映我們(民主黨),現在換上了新形象,反而有人會以為我們是黃毓民!」黃碧雲回憶道。

 社會對女性政治人物的想像

 總結這次選戰,她分析由學者形象變成「貓女」是要兩者調和的,因為「貓女」和和理性專業形象有衝突,甚至令選民感到混亂,由於這次突破令她的選戰定位增加難度,因此她決定下次選(即立法會選舉)不會這樣「大膽」,因為風險不少。

 構成風險的原因,正是性別政治的一個關鍵:社會對女性政治人物的想象。「尤其佢(選民)想小朋友乖 、想小朋友聽話,另外一些區也認為扮「貓女」是太,是masculinity的問題,我是女候選人,但我的姿態不是一個弱者,不是柔弱、不是feminine,但根據傳統性別角色,你是一個女性候選人,你是不是應該化粧?著裙來顯出母親的形象?斯斯文文,即使是成功女性也要讓人認為是女人味很重的人但偏偏我不是一個女人味很重的人,就算我有,也不是在選戰做出來,因為我是在挑戰一個現任議員,我不可能以一個柔弱的姿態去挑戰。」她說。

 為了要挑戰同屬女性的對手,她特別強調自己的性別扮演。「所以當對手到(投票日)晚上十時的時候在哭的時候,我也不可能哭,因為我要拿她的議席,收復失地(該選區前任議員屬民主黨)所以不可能以弱者姿態出現,我可以好男性化,也可以女性化,但在這個區,我本來用軟性的手法,但後來一扮貓女便衝走晒,因為到最後來大家記得貓女。」

她同意作這種性別角色扮演,是因為她和對手同樣有高等教育背景、年齡相若、宗教背景都一樣。「其實control所有因素,最後是政治決擇,我們想知道這個區的政治態度是如何。」她說。

 選戰需要性別策略和議題

 黃碧雲認為梁美芬本身是一個好男性化的人,但因為梁美芬這回是被挑戰,所以選擇以受害者的姿態出現。「眼淚的作用是男女都受,都會同情。」她說。

 選舉最重要是群眾的支持,而得到「師奶」的支持更重要。她說:「師奶的Base真是好重要,所以()用搏同情的心態,當然是一方面扮弱者,但另一方面有國家機器協助。」

 「(即使)打老鼠,我不可以穿高跟鞋來打老鼠。為何不以?我去捉鼠王,我如何能放軟手腳,我要更勁!」她為自己的「男性化」選舉形象這樣解說。「女性形象、男性形象,我究竟幾時用,該如何用?當中如何轉變,在整個選舉工程都是有扎的現在完了,有人認為好玩,包括其他區,傳媒又放大,成為全港關心焦點選區,好多都是gender strategy,人民力量都來追殺我,但不可能梁美芬哭,我又哭我又唔可以哭!

所以黃碧雲的最後決定是隨心所欲做回自己「因為過程出到好似很女性化或是很男性化的事,但還是沒有結論。我可以好男性化,但出不到;事後有人建議不要時時都說政府不好,要有些女性元素,例如不要不是去出鏡便是去片人,但我說的題目都是關於種票、替補機制和選舉機制!」她道出自己的性別策略扎。

 雖然因著自身的經驗而對性別角度特別敏感,黃碧雲卻沒有在區選時特別打女性議題,「因為這個區除了外傭居港權外並不是gender issue,多是交通,不是太gender specific,不是很清楚有婦女議題,我有說照顧者議題,但不明顯,反而外傭居權案的爭議很明顯,民主黨在這方尷尬,對手在區內做簽名運動,而我們比較低調,因為看法較為複雜,我們不想挑起仇視情緒。」

女性參政的困難

 要總結這次的經驗,她認為「兩個女博士大戰好得意」,再者她是民主黨的性別平等專員,支持婦女參政,所以她自己要去出選,現在更明白多些婦女參政的困難,特別是如果有一份正職便十分困身。

 「每次開檔,我又不夠高起壇,又要把這些東西推上斜路,這些是體力勞動,你可以想像對於一個女性來說,若黨的支援不到位是很難的,擔擔抬抬我都要做。錢、體力、時間、地方,這些都好真實,家庭主婦是用中間的時間,但要有議員辦事處,難道把東西放在家?如果屋企有好多家頭細務要做,要老公去支持,又要看是否有工人?如果要幫忙湊細路,5點起身,7點要到區,如何做?」她說。

 回想當時的選舉工程,要求很高。「早上要人返工,我應該是瞓覺,但要做迎送生涯,晚上又要和街坊開會,所以每日的時間好長,而且我又要返工,我沒有時間陪屋企人,weekend見不到父母,如果有子女便好大問題,我哥哥可以幫忙照顧家人,我先生教書,但在後期都要幫手派單張。」

 她知道接觸選民的方法,便是選民要見到侯選人才會願意投票,但她落區不夠一年,所以到最後有1500票,在她而言算不錯。

 區議員選舉的性別政治場地

 「洗公園、洗街市,整個選舉政治是若你搞唔掂街市檔口,你不用選,人哋唔認識你,會比你掛宣傳我常常去街市,但從來不搞選舉,星期六是我會行街市。這些經驗幾得意,真係好gender;尤其是區議會,街市那裡是選舉舞台,如果攤販不支持好難,放學門口家長都是師奶,所以要等放學去和她們傾計。」她說。

 「地區師奶幫手好重要,師奶就是人返工,她們還在區,早上7點至9點好多人在晨運,而公園是一個好性別政治的場地,9成晨運客是不同年齡的師奶,近9成是女的,而且一圈圈,這些都是建制派埋身拿票的場域,我第一次去,沒有人帶是很戇居的。一年前我開始去的時候,後來發現要當地的地師奶協助,後來有民主黨的黃師奶幫忙,師奶大家溝通易好多。」她說。

 她發現不同的師奶晨運圈是支持建制派的,有很多不同的團體,「有些是宗教團體,但好多都巳經被建制派攏絡,因為我輸了一屆,在區裡主要做事的是師奶,有些去了支持人民力量,民主黨沒有了師奶班底,有些在背後拉,我的提名人是區裡的師奶和家長,助選團只有幾個,但我的親戚師奶好多,奶奶、嫂子和她們的姐姐,所有親戚都要出動幫忙。」

 除了地區層面政治令她知道性別政治的影響力,黨內的也值得一。「20103月,民主黨女將少,是弱勢,本來張文光做性別專員,後認為可以做,便開始慢慢做,我們派了19個女性出去選,但好多新人都選不到,現在只有67個當選,這比較麻煩,希望可以多兩個,我自己都要考慮,但沒有資源便沒有得選。」

 她分析專業人士女性選舉的代價很大。「我請了40日假,沒有這些假期是很難參選的,香港環境不鼓勵人去參政,代價太多,要放棄專業,時間可以有另外的用法,所以從政不吸引,要很有理想、很有心,變成一個inward looking的事。而且glass ceiling於現在政治開放太慢,人人都想上位,變咗區議員要再上一層,於內在都好多競爭,如果一個女性不習慣很aggressive,否則便不能夠出線的。黨內黨外都一樣。」

第57期:助選團就是房角石

發表留言

助選團就是房角石

訪問員:Iris, Polly

受訪者:May, Connie, 張茹

有時連候選人的個人形象外貌、資產物業、生意貿易,以致伴侶、親朋戚友的個人形象外貌、資產物業、生意貿易……也被傳媒廣泛報導。我們或許能藉以參考或一笑置之,但僅僅這些怎可能取得或奪走選民一票?

我們常常聽到獲選者在獲選後總會振臂高呼:「感謝投我一票的選民和我的團隊!」究竟誰是我的「團隊」?除了特首有那些「前XX//主席」手握一票的「團隊」,又有誰會記得那些「日曬雨淋」派單張、揹著「易拉架」、晚飯時逐家逐户「洗樓」的無名氏?那些參與無償勞動的助選團,就是獲選者口中,那些「沒有你便不可能成功」的「團隊」。

參與助選,就是有想做的事

May 姐一向當銷售員工作,擅於溝通,也很喜歡熱鬧。因子女長大,有時會在假期參與義務工作,認識了民主黨和很多街坊朋友。數年前要找新工作而被邀全職擔任議員助理,主要負責社區網絡工作,透過「洗樓」、派發宣傳單張等,建立人際網絡甚佳,認識許多區內人士。

建立社區網絡是May姐的工作之一,以前也會做街頭銷售的工作,現時她會聯絡街坊朋友一起做義工,也是很自然的事。但朋友會先考慮那個政黨,如跟自己的理念一致才參與活動,因此需要常常與街坊溝通,有時甚至會成為街坊的傾訴者,為街坊解決生活的困難和提供情緒支援。

至於張茹是大學二年級時透過實習生計劃而認識政黨,後來加入助選團的。她在大學主修政政系,本來臨近畢業,忘得不可開交,但實習後覺得有意義,「學到嘢」,便想繼續參與。助選期間需要接觸不同的人,學習與不同的人溝通,有時會協助跟進個案,因此有不少得著和成長。

相比之下,Connie是一個新丁。她在商業機構工作多年,有豐富社會工作經驗,參與區選助選團倒是第一次。原本她對政治不大關心,覺得社會上已有一班人去關心政治便可以了。她是支持泛民的,希望有人為香港爭取民主,但不會是自己。Connie初次主動協助聯絡議員辦事處,希望參與助選團工作,原因是眼見社會太多怪事出現了,例如居港權問題及興建大橋事件的爭議,她希望出一分力去支持面對群眾壓力的政黨,使社會人士不會被蒙蔽,「既然有人願意出力咁爭取,自己只係做少少,點解唔去幫手?

女性不會是主角?

May姐觀察到助選團大多是婦女,可能因為婦女(大多是家庭主婦)日間的時間較有彈性。義務工作有不少選擇,但助選工作時間長,加上體力勞動大,一點也不輕鬆。Connie的家人開始時並不支持,「做助選?不如搵食仲實際!」,但Connie堅持「爭取民主自由又會影響搵食嗎?」,助選期間總是派完單張,回家煮了飯,吃過了,又出去「洗樓」。

今屆區選的體力勞動還是其次,所承受的精神壓力更大,期間受到各方面的衝擊,May姐坦言「最辛苦都算係呢次」。對於首次參與助選的Connie而言更加十分難忘,「如果我想賺錢,不如去快餐店,又唔駛被人衝擊,真係好難堪架……第一次被人指住鬧,真係成隻腳都軟晒。我都算出黎做嘢咁多年,都唔算唔識面對……」,自言已「見慣世面」的Connie,助選期間面對群眾指罵,不免感到難堪,甚至連人身安全亦受到威脅。似乎暴力不僅充斥立法會,民間亦瀰漫著暴力對抗的政治環境。

三人自嘲,女性參與助選的好處,就是在面對衝擊時被推到前線。Connie認為女性擔當「傳統的弱者」角色,對方認為應衝擊「權威的男性」,安排一群婦女站在前線時,反而令對方卻步。Connie認為自己參與助選,能夠得到別人認同的機會較低,「只係覺得幫下手,唔好做主角……如果係男性,屋企人可能會少d潑冷水……」女性的助選員比不上男性嗎?體力勞動的工作,是男性略勝一籌?張茹的個子較小,有次她要獨個打開宣傳易拉架,有點吃力,她選擇先把架子在地上放平,才慢慢拉開架子,再把整個易拉架支撐起來。只要動一下腦筋,便可把問題解決。

從三人的經驗所得,女性參與助選團的工作,在宣傳工作上比男性更有效率。她們能派發更多宣傳單張。不要輕看派單張這個工作,要鞠躬和彎腰把單張派出,目的是表現自己的誠意,才可吸引途人領取單張。身體跟眼神的非語言接觸,都是技巧。

辛苦,便是一種磨練

May姐認為參加了助選團之後,義工會更留意社會及政治活動,也建立更多自信心。今年的參與,遇到的衝擊很多,但自己是女性也有好處,那些反對者會較為收斂。然而為了支持議員,覺得自己所做的工作很有意義。

Connie起初參加助選不敢給家人知道,原因是怕家人反對自己街頭拋頭露面,後來自己的行動也感動到親姊妹,願意跟她一同參與,覺得這便是成功感。Connie憶述那次在街頭版被人指罵,真是嚇得腿也軟了,但她沒有退縮,就是更堅持自己的工作。她深信,只要發揮小小的力量,身體力行支持跟自己信念一致的人,對方會更加努力。

張茹參加助選團的工作,學習到在課本上沒有的知識。那些人際關係的技巧,隨機應變的學問,令她獲益良多。

房角石也是奠基石,是放置於房子轉角處,作為第一塊基石,有定位(確定位置)、定向(確定方向)的基本功用,雖然不起眼,卻是作為承重的石塊。現時有不少婦女,也許她們不能寫出長篇大論的政綱,也不會在講台上雄辯滔滔,但她們以不同形式參與政治活動,像訪問中三位女性,有想做的事,堅持自己的信念,雖然辛苦,就算是一種磨練,過了,仍會繼續做下去。

第57期:凝聚婦女參政力量

發表留言

凝聚婦女參政力量

                                                                                                                                       陳劍琴

2011-2012年度為香港選舉年,區議會、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皆在一年內發生。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下稱婦女聯席)一直關注婦女權益,致力於性別平權和社會公義的倡議工作。我們深信要達至改善婦女處境、建設性別平等的社會,必須透過政治層面的參與及介入,當中婦女參政的角色尤其重要!或許不少人會認為「政治」是政客的玩意,與我何干?又或是認為「政治是黑暗的、污糟的」等等;甚至在父權體制中,「政治」總被視為是由男人參與及主導的空間。然而,不管我們對「政治」的理解如何,無可否認的事實是在社會上,每一項政治決定,往往直接影響女性的發展及權益。簡單至一項政策的推行,關乎能否回應女性面對的處境,讓女性足以在社會上獲得平等參與機會及資源等,至整個社會的政制發展,其民主程度更是直接影響婦女及性別議題是否獲得重視,以致社會各項政策、制度等能納入不同性別的觀點和需要。女性的聲音需要在議會內外迴響,成為社會的關注,婦女在政治層面的參與便非常重要。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底下,婦女聯席作為推動婦女運動的平台,集結了民間基進婦女團體的力量,期望能夠推動婦女參政的工作,締造真正性別平等的社會,重新將婦女議題放在社會議程上。去年獲婦女動力基金贊助,婦女聯席開展了一項名為「建設婦女政治參與的力量」(簡稱「婦女參政」)的計劃,凝聚不同背景的婦女的參政力量,參與者包括基層婦女、新來港婦女、殘疾婦女、性小眾、青少女等。整項計劃主要採取三大策略,分三個階段進行。目的在於加強女性對政治的認識,並進一步建設婦女政治參與的能力。

社會行動、領袖培訓及倡議與游說

三大策略分別為社會行動、領袖培訓及倡議與游說。婦女聯席於第一階段:行政長官選舉期間,主要透過組織各類社會行動,以表達婦女團體對行政長官及選舉制度的期望。香港遲遲未有普選,特首繼續只由少數人選舉出來。儘管婦女聯席積極約見特首候選人,卻遭多番拖延及拒絕。候選人毫不重視婦女及性別議題,歸根究底也是小圈子選舉的問題,因為特首並非由人民普選誕生,更毋須向全港女性交代。一個社會的選舉制度若非民主,女性便缺乏參與和表達的空間,性別議題不受尊重,亦沒有獲得應有的重視。因此,婦女聯席除了組織婦女團體到特首競選辦進行請願及示威行動,以批評候選人欠缺性別意識及漠視婦女訴求之外,亦聯合其他民間團體於325日發起「全民運動-杯葛小圈子選舉」大遊行,當日便有超過五千人參與遊行及集會。

IMGP2622

 特首選戰過後,婦女聯席開展第二階段工作:女選民運動。我們相信婦女擁有豐富的潛能,在政治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因此,婦女聯席在第二階段舉辦了一系列「女選民運動-婦女領袖培訓工作坊」,裝備婦女成為女選民領袖,提升她們對政治參與的意識,發揮領袖的潛能,日後在政治平台站出來為女性發聲和爭取!工作坊共分5節進行,內容包括:認識香港婦女運動發展、分享民間團體如何運用CEDAW推動本地婦女政策的改進、教授游說政治人物及應對傳媒技巧、簡述立法會運作及民間團體的參與、分享婦女參政經驗,以及模擬練習游說議員和主持記者會。

 婦女聯席在第一、二階段期間,同步編纂《婦女政綱》,將婦女現時面對的處境及相關政策及制度的資料加以的整理、更新和整合,至20127月正式印製。政綱內容共分為七部分:政治制度、經濟與就業、家庭與社區、醫療與健康、婦女與暴力、監察政府事務委員會和推動性別觀點主流化及性別預算。現時《婦女政綱》網上版已上載到http://www.sendspace.com/file/odjun2,供公眾下載,或可電郵至wcoeo2008@gmail.com免費索取。

SAM_3357

 第二階段之後,婦女聯席就立法會選舉開展第三階段工作,主要進行政策倡議及各項游說工作。率先於8月上旬舉辦「實踐社會公義,推動性別平等」—-婦女政綱論壇,一方面作為民間婦女團體與政黨討論婦女政綱的平台,游說落實婦女政綱。另一方面亦作為對女選民領袖的實踐經驗培訓。此外,婦女聯席亦積極網絡地區團體,於8月至9月上旬期間,分別於九龍西、新界西、九龍東及港島區舉辦立法會地區候選人論壇,動員女選民領袖出席,並與候選人對話,致力於各論壇中重點帶出婦女政綱議題,從而強化政黨與候選人的婦女及性別意識,並要求就相關議題作出具體回應,有助婦女團體日後的監察工作。選舉過後,婦女聯席繼續約見立法會議員。日後的監察工作,實有賴每個妳和你共同參與和努力。

SAM_3395

 「婦女參政」的長遠目標,簡而言之是希望有女性參與選舉,甚至進入議會,參與在整個政治架構中,直接影響政制與政治發展。在香港,婦女參政仍然面對不少障礙。社會對女性角色的期望最容易窒礙她們政治參與的空間。香港不少婦女仍然承擔家庭照顧責任,照顧家庭已花去她們大部分時間和精神。若婦女面對特殊處境,如遇經濟需要而外出工作等,根本沒有空間投入其他生活領域(例如政治領域)。在父權社會中,公、私領域的區分往往就是排斥了婦女在政治上的參與。縱使現時議會內仍有女性議員,但受制於政黨背景或其他政治因素,即使個別女性議員關心婦女及性別議題,亦往往在推動性別平權的工作上需作多方考慮,以致影響進展。面對如此兩難的局面,一方面婦女的處境限制她們投入政治事務,另一方面社會似乎已有聲音表達婦女意見(但我們相信仍不足夠,也未夠完善),令婦女議題難以有突破性的發展,推動婦女參政的工作更見艱難。女性更應團結一致,認識政治與女性的緊密關係,從個人關心政治開始,推及至整個社群對政治的了解和參與。冀盼在香港孕育出一個又一個婦女政治領袖,讓未來社會能夠成為一個性別平等的社會。

第57期:立法會議員沒有性別角度?——讓數字說話,給政黨的性別工作成績表

發表留言

立法會議員沒有性別角度?——讓數字說話,給政黨的性別工作成績表

                                                                                                       陳劍琴、黃綺婷、許佩琳

新婦女協進會近年以不同形式監察立法會議員的工作及審議政治政策是否有性別觀點,以2008年立法會選舉為例,婦進除了於選舉期間發佈婦女十誡政綱,更舉行別開生面的「金沙豬頒獎典禮」,「表揚」打壓性別平等和漠視女性權益不遺餘力的立法會候選議員。四年後,婦進於2012立法會選舉期間與平等機會婦女聯席(下稱聯席)合作,以《婦女政綱》為基礎,總結議員在2008-2012年議會中推動性別及婦女議題方面的政績,公布公佈性別工作成績表,監察議員有否履行參選承諾。 聯席於2012年7月就政治制度、經濟與就業、家庭與社區、婦女與暴力等七個範疇製訂了一份《婦女政綱》,並以此作為評核政黨及政團在推動性別平等及爭取婦女權益方面的指標。性別工作成績表是根據議員提出的動議及修正案,列出對性別及婦女議題不友善的政黨及政團排名;並就議員提出的口頭及書面質詢,列出對性別及婦女議題友善的政黨及政團排名。性別工作成績表評核以團隊為單位,婦女聯席依據年份及議員(包括功能組別及地區直選)該年所屬政黨或政團,總結投票及質詢記錄,得出以下結果:

黑豬榜

準則:對婦女友善的議案投最多反對票(議員議案)

金牌 :經濟動力

銀牌: 民建聯、 工聯會

白兔榜 

準則:提出最多對性別及婦女議題友善的質詢 (個人質詢)

金牌 :民主黨

銀牌 :*工黨

*工黨於2011年12月18日成立,成立前現工黨議員分別以公民起動、職工盟及社總議員身份提出共8條相關質詢,加上成立後提出的3條質詢,故工黨於成立前後合共提出11題相關質詢。

政黨欠缺性別視野,忽視婦女權益

聯席在上屆立法會會議記錄中選出54項婦女政綱關注的動議及修正案,並記錄各政黨及政團在該些議案的投票意向,總結得出三大對性別及婦女議題不友善的政團。在54項修正及動議案中,分別有28項議案不記名點票及26項議案記名投票。經濟動力就當中21項對婦女友善議題投反對票;民建聯及工聯會則分別反對19項對婦女友善的議題。

在聯席得總結出的60條與性別及婦女議題相關的質詢中,民主黨以提出36條得金牌;工黨則以成立前後合共提出11條相關質詢而得銀牌。

由議員性別工作成績表可見,政黨欠缺性別視野,忽視婦女權益。上屆立法會即使有議員提出性別及婦女議題相關的議案,但主要集中在政制範疇,如「盡快落實2017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雙普選」、「全面取消功能組別和選舉委員提名制」及「掃除讓婦女參政議政的制度障礙」等議案,可惜全遭否決。根據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已於2006年明言小圈子政制扼殺婦女平等參政的權利,造成間接歧視。部分政黨及政團反對議案反映其漠視婦女權益。政制以外,議員鮮有提出與婦女議題直接相關的議員議案,其中在更缺乏監察事務委員會及性別觀點主流化兩個範疇更是從缺,例如平機會能否有效執行性別歧視條例、婦委會推動性別觀點主流化的成效等完全沒有提及,實在令人失望。

由性別工作成績表可見,大部分議員從不提出與性別及婦女議題相關的質詢,除了金銀牌得主外,大多數政團在四年的立法會期內,提出的質詢只得兩條甚至一條也沒有,結果令人失望。縱有部分議員提出質詢,質詢的涵蓋範圍亦不廣泛,未有顧及不同的性別議題,更鮮有提及性別觀點主流化、性別預算這些政策層面的工作。政黨及政團欠缺性別視野,實阻礙建設性別平等的社會,間接剝削婦女權益。

立法會推動性別主流化不力

此外,性別工作成績表亦可見立法會推動性別觀點主流化不力。性別觀點主流化是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的主要一環,旨在於所有範疇的法例、政策和計劃中納入不同性別觀點和需要。特區政府於2000年在各政策範疇內逐步推行性別觀點主流化(後改用性別主流化),婦女事務委員會設計了一份「性別觀點主流化檢視清單」,以協助政府人員評估新政策、法例和計劃對兩性的影響。但清單屬自願性質,沒有任何約束力,政府亦沒有於編制及實行上增加資源,令政府推動性別觀點主流化13年仍未見成效,至今已採用此檢視清單的政府政策觸及範疇仍不足40個。監察政府工作是議員的天職,從是次性別工作成績表可見,政黨及政團對性別議題缺乏認識,更遑論做好監察的角色。以政府推行多年的檢視清單為例,有多少政黨、政團於黨內實施,在黨內討論及推行政策前,均會以檢視清單評估政策對兩性的影響?聯席期望議員不單在議事過程中納入性別觀點,亦要由黨內做起,促進女性發展,達致性別平等。個。監察政府工作是議員的天職,從是次性別工作成績表可見,政黨及政團對性別議題缺乏認識,更遑論做好監察的角色。以政府推行多年的檢視清單為例,有多少政黨、政團於黨內實施,在黨內討論及推行政策前,均會以檢視清單評估政策對兩性的影響?聯席期望議員不單在議事過程中納入性別觀點,亦要由黨內做起,促進女性發展,達致性別平等。

就性別議題記名點票,長遠促進民間監察

最後,聯席建議立法會議員盡量「就性別議題記名點票,長遠促進民間監察」。現時立法會會議設「議員議案」,由議員提出不同範疇的議案,再經其他議員修訂。由於每位議員均可以提出議員議案,而內容亦是由議員決定,從議案可見個別性議員,以至整屆立法會最關注的議題。根據現時的機制,除非議員舉手提出要求記名點票,其他皆為不記名投票,而大部分獲記名點票的議案均與政制相關。因此,聯席建議政團在議會內主動就一些與性別及婦女權益相關的民生議題要求記名點票,讓民間團體更有效監察議會工作。

備註:

平等機會婦女聯席簡介: 為了改善香港婦女的處境,婦女團體在80年代已經就著不同的婦女議題而組合連線,引起社會對婦女及性別議題的關注,推動政策倡議和公眾教育的工作。具體包括爭取修訂「新界土地(豁免)條例草案」(1992-93),爭取「全民退休保障」(1993-94)、關注婦女就業權利(1994-95)、女選民培育(1995, 2012)、參與世界婦女大會(1995)、爭取成立婦女事務委員會(1995-96)、制定《婦女政綱》(2012)等。至今聯結十多個婦女團體,倡議改善婦女地位、實踐性別公義。

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成員團體︰F-UNION、青鳥、香港女障協進會、香港婦女中心協會、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新婦女協進會、香港婦女勞工協會、香港職工會聯盟婦女事務委員會、群福婦女權益會、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同根社。

《婦女政綱》下載位址:http://www.sendspace.com/file/j42dds

 

第57期:一本能夠真正了解女同志(女同性戀)的書籍—-《愛的自由式》

發表留言

六月份讀書組:愛的自由式

一本能夠真正了解女同志(女同性戀)的書籍—-《愛的自由式》

然後,在2012616日的下午2時,在新婦女協進裡聚集了一班有心人來細訴她們的心聲。

在香港的社會裡,一旦提到戀愛,必定會想起男性與女性之間的關係,所以女同志必然成為遭受白眼的一群。換來的結果就是,她們的成長過程變得很孤獨,不論是小時候的求學時期,還是成長後所面對的現實社會,真正明白她們這群人的可算是寥寥可數的。可是,這本書的出現卻導出女同志的日常生活,為她們帶來無數的心靈慰藉! 這本書是為女同志們作出大平反,因為它不像其他書一樣,只提女同志的運動 (但不提及TB/TBB – 即女同志但扮演男性角色的一方 和TBG –即女同志但扮演女性角色的一方) 或者只是分析TBB扮演男性的角色。其實作為任何的異性戀者,包括我自己,對於女同志這個sub-culture是完全不了解。或者可稱得上是誤解!我會認為她們是討厭男人或者是眾多學者所認為對異性戀霸權的一種對抗或反父權的先鋒。不過透過在讀書組閱讀《愛的自由式》的第二、三和七章和她們的討論中,我可以真正了解什麼是女同志。

第二章: T的養成過程(T – 香港俗稱為TB/TBB )

說到T的形成,簡單來說就是從以下的步驟展開:

  1. 外表不傳統,有所謂男性化的打扮,但內心仍是傳統的女性。
  2. 反叛期: 從日常生活經驗中找到女性意識 (並不是傳統的女性的意識)
  3. 真正愛上一個女人,發現自己是T

一開始,未真正進入TB這個議題前,從現場的女性 (有女同志,有異性戀者) 討論這個話題中,可以令我們先反思一個問題:從T的養成過程中,先問問自己什麼是女性?! 細想一下,如果真的有人問你這一個問題,我相信即使是女性的你,也不能好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從來沒有一個model能讓我們學習或認同何謂女性。我們只是跟隨社會主流對於女性的看法,成為一位女性而已,譬如穿蕾絲、長頭髮等。但喜歡「所謂」的男性化 (T) 的打扮又是不是女性呢?! 如果是的話,她們又如何為自己找出可以學習的對象,曠闊女性的多元化呢? 換句話說,女同志正是一個渠道協助我們在研究女性的時候,從多角度來分析女性的不同形象。因為TB 並不只是扮演男性角色,她可以是第三種性別, 可以是一種生活模式,可以一種穿衣方法,可以是一種性格,更可以是一種做愛的模式。從而可以知道 TBG 都有很多種,女人也有很多種。

另外,這本書也帶出一種作為女性,應該要有一個探索過程:性別方面、行為表現方面、性的取向和興趣。因為當女性成長後,接觸不同的事物後,會有更多性別取向的想法。原因只是社會強迫地介定了談戀愛就是所謂的異性戀。就好像有一位異性戀人士分享她的故事:小時候在學校裡,會有一些特別想法: 如果女人與女人之間有愛情的話,我應該鍾意xxx。但後來我馬上被我的同學否定,並叫我千萬不要這樣想。當時我就想:對,我不應該這樣想,然後我就自動刪除這種想法。不過到我真的長大後,我又想:其實,誰說過這是不對呢? 對於性別的想法,我是否被我們的社會抑壓自己的感情? 會不會有一天我發現我自己是女同志呢? 但直到我遇上這本書,我終於發現我不是女同志,因為我沒有像女同志一樣有探索的過程。所以,其實作為女性應有一個探索過程,真正了解自己。

有了對女性本身的認知和探索後,真正進入T的成長,先從成為T的規矩說起。

最直接可以學習T成長階段就是參加一些女同志的活動。然後身邊的TB就會教導你如何做一個T,如何穿衣服、如何說話、坐的姿勢、行路的姿勢、面對女性應該怎樣做等等。一個好實際的例子是:T戴手錶的時候,要大一些但又不是男裝款式,因為女性戴大的男裝手錶不好看。這些規矩彷彿進入了一所學校設定的校規,不是有目的而做出來的。但破壞了這個校規會「溝唔到女」、 「兄弟們」覺得你不合格。另外,就是到T(女同志酒吧) 的時候,你以為她們會去「溝女」,但她們有自己的風格;她們只會坐在一起,默不作聲地飲酒。有一段時期流行戴帽的時候,就會一班T戴帽飲酒。所以,就會引申到T好喜歡耍寶。所謂的耍寶就是「扮有型」,例如:T讀書時候的課外活動是學結他,但不會打乒乓球、打籃球而不打排球等。原因只是前者較後者型。即是你不去蒲T吧也好,不去配合其他T 的規則也好,有時候T只是去找一個適合自己的種風格。不過成為T的過程中,首先,她們也提到會遇到好多挑戰;如果跟其他T不同,會有一些壓力,別人不知道應該怎樣表現自己、說什麼話題、應用什麼方法與你有互動或對待你。慢慢地,她們又會遇到很多人來確定自己T的身份,包括:這類人是否適合自己、原來遇到這類女性,我發現自己是一個T、遇到另一個T,我會否愛上另一個T等。最後,即使是TB也好,她們也會有一段時期曾經否定過自己的存在,會覺得同性戀是錯誤的,而且不應該複製異性戀的模式(扮演男或女)。相反,應該稱自己為PURE,或者是歐美的稱為的lipstick lesbian (即女人鍾意女人的一種叫法)

第三章: P()的養成過程(T – 香港俗稱為TBG)

要養成P的過程是跟T不同: 上述所提到的T是一種自我尋找的過程,但P卻不需要這種過程。因為她們的外表和行為是跟異性戀的女孩子差不多的。唯一跟異性戀的女孩子不同是,她們需要有一種自我認同。透過無數的生活經驗,她們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她們想要的是一個T,而自己不是一個T,也沒有想過要跟男性談戀愛,這一種自我認同甚至比T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但可惜的是,在我們的社會裡,在女同志的圈子裡,會對P有一種錯覺:認為她們不會真正喜歡上T,認為她們的性取向只是暫時性的、流動性的,利用T來消磨時間的。終有一天,跟男性發生關係後,她們會選擇男性而不是女性。有學者更會認為P是不存在的。PP是因為她們與T一起才是P,單獨存在的時候她們只是隱形的,跟一般的女性無異。所以作為P是痛苦的,因為她們要很努力地證明自己的存在,自己的取向,證明自己的純度。否則,一不小心就會認為是bi (雙性戀),不是P!不過,獨立的、有個性的和勇敢的P會跟你說: 因為我們跟男生與女生都談過戀愛,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需要一個T,而不是一個男生!你們沒有跟男生談過戀愛的T是沒有資格說我們是暫時性的。然而,在場的人士卻反駁,T會這樣想P是因為自己沒有安全感或者自信,會習慣性跟男性作為比較和競爭P鍾意T 是喜歡P身上有某一些的男性特質。或者認為P可以選擇一條容易的、平坦的、不受社會壓力的路,這是無可口非的! 但事實上,P是沒有選擇的空間,只是別人認為她們可以選擇,因為她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T,然後會勇敢地跟身邊的親戚朋友說:我喜歡女孩子! 有些P馬上就分享自己的經驗;她們覺得自己跟男性交往的時候,是被男性利用和佔便宜、不能跟他們打開心霏、不能做真實的自己。有時候,跟男性交往就像一宗生意交易,會互相計較 – 你這樣做會侵犯我的權益,損害我的尊嚴等等。相反,跟女性交往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對方真正地在保護和呵護自己。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否定P的存在,因為她們跟異性戀的女生是有分別的;異性戀的女生是一種散發著「精液味」的女人味來吸引異性。跟男性相處時,會有一種引誘男生的感覺。同性戀的女生會有一種享受自己世界、價值觀和有主見的女人味。

第七章: T婆的情慾互動

如果你一定要介定什麼是T,什麼是P的話,這只是一種變性慾,一種框架。因為在女同志的世界裡,女人是有好多種類的,根本不能單用TP這組字來概括。真的要劃分的話,只是給別人有一種安全感,或者是方便的說法。因為當自己清楚自己和對方是什麼後,就可以知道如何去介紹自己和跟別人交流。但對於她們自己來說,她們只是有自己喜歡的打扮,而不會去想自己是什麼。對於戀愛的取態,她們只是喜歡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性別; 所以其實女同志們會認為強迫地去介定TP是一件無聊的事。因為沒有人說過T就是一定是男性的角色,P就一定是女性的角色。TP某程度上是一種裝扮和行為像男性或女性而已。最能夠反映出沒有一定的TP的角色,就是在兩者之間的情慾責任上,因為TP其實都是女性,在性的關係上是沒有一定的區分或分工的。有些女同志會是床下B,床上G(即表面上是P,但在性方面上會是T),有些女同志則是床下床上都是BG

那麼TP的性生活上時怎樣呢? 彼此都缺乏的陽具的女同志,她們可以用手指代替陽具,可以用性玩具等的方式來尋找各樣在異性戀的世界裡沒有的性方式,因為對於她們來說性高潮不一定是像異性戀一樣需要插入才得到刺激。在香港的女同志的性生活又是怎樣呢? 過去的訪問調查中發現,香港的女同志很少以服用藥物、性虐待(SM)來增加情趣。過往三年內的性伴侶亦主要是一對一的狀態,沒有多個性伴侶(SP)。在性的過程中,她們對於使用性玩具(假陽具)更沒有太大的興趣。原因是中國人本身對性玩具的想像力有限,亦不太流行。最多人使用的性玩具主要是震蛋及假陽具這兩種。但事實上專門提供予女同志的性玩具不單是棒狀的,有些是不同卡通人物為主題的,有些甚至曾經得獎。顏色方面,都不只是肉色,可以螢光,幻彩,七彩色等。

總括來說,經過這次的活動中。我真正明白得到是其實不論男或女,人是有很多種的。只有真正認識和了解自己的需要後,才會知道自己渴望有什麼的生活態度和模式。然而,我們更不應歧視一些跟自己不同的人; 不應該以自己的想法去介定其他人是什麼,是怎樣等。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對不同人進行真正了解。了解後,你就會發覺每個人都是完全不同的,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不同的事物的自由。

第57期:How we initiated the reading on lesbians stories?

發表留言

How we initiated the reading on lesbians stories?
KL

今年年頭到台灣經友人 推薦下匆忙中在胡思書店買下了兩本張娟芬的書。當時有一剎那的遲疑,我要開展女同志研究嗎?還是應該更專注自己過往的範疇?不過回心一想:上課討論這個題目時,常常借助同志朋友的幫忙,但覺得自己還是有責任知道更多。再加上兩冊書真的很便宜,所以還是搶著買了下來。
怎知回來後,還是把她束之高角。在書架一放就好幾個月,到學期尾聲時才有機會,抱著拿來一看也無防的心態,帶在身邊、在路上看……怎知一看就被張娟芬細膩的文筆、觀察入微的分析所深深吸引,讓我愛不釋手。她在「姊妹戲牆」整理了台灣的女同志壓迫歷史,最深印象的是當中提到婦運與女同運動的關係及結連的可能性,提醒我別把同女運動束之高角。
其實,2007-2008年間,我在準備一科Gender Issues時 一方面重溫了女性主義的發展,同時亦review 了從women studies到Gender studies 及Masculinity studies的軌跡。
在sexuality 的討論中,重新認識同志運動。然後,開始認識不少同運朋友,感受到他們獨有的、對性別意識的堅持,亦認為他們為我們思考性方面有很大的得著。
看《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情書》,讓我看得非常興奮,對於身為女性在「性別氣質」上的自我追尋,產生了很大的共鳴感。我開始思考過往我對同運的關懷;我是不是只是把自己看成局外人?同時,我一直沒有從性別角度去深入了解性別身份在同運中的位置。

Older Entries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